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陸隱 > 第四千一百六十一章 先禮後兵

陸隱 第四千一百六十一章 先禮後兵

作者:隨散飄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2:53:17 來源:siluke

-

“一擊而已就達到上限了,絕對是永恒生命,我的死亡會有意義,啟動非常規武器-晶落。”

“晶落啟動中,晶落啟動中,晶落啟動完畢。”

“發射。”

橢圓形光芒對著陸隱與青蓮上禦方向,突然發出一根萬米長金屬桿子,穿透虛空,朝著他們射去。

陸隱再次屈指輕彈,力量對著金屬桿子撞擊,砰的一聲,金屬桿子破碎,他詫異,這麼脆弱?剛想到這,隻見破碎的金屬桿子化為無數更小的金屬桿子,又或者是,針?

無數的針朝著陸隱與青蓮上禦刺來,每一根針都洞穿虛空,宛如能撕開一切,帶著淩冽寒芒。

青蓮上禦驚訝:“好厲害的範圍攻擊,每一根針都足以殺死最普通的渡苦厄生物,這武器絕對厲害。”

儘管武器厲害,但麵對陸隱與青蓮上禦毫無意義。

陸隱再次隨手一揮,所有針停頓,任憑其發射出來有多大的力量,都在一瞬間停下。

橢圓形光芒內不斷傳出警報:“晶落失敗,晶落失敗…”

“果然失敗了,畢竟是永恒生命,將最終報告發送給帝國。”

“報告發送中,報告發送完畢。”

“如此,我的任務就結束了,哪怕隻是一次簡單的出手,也能看出這種生物的習性,慣用力量等等,等帝國下一次找到你們,你們將陷入被動。”

“現在隻剩最後一步,隻要他們敢來,帝國就能知道更多。”

“警告,防禦超上限,警告,防禦超上限。”

“什麼?居然不來?還真謹慎,結束了。”

遠方,陸隱抬手,握起,恐怖力量降臨,將那橢圓形光芒直接捏碎。

對方已經對他們出手,而且用的都是殺招,也就冇必要客氣了。

至於那橢圓形光芒內是什麼生物,目的什麼的他很想知道,卻不能接近。

越接近那種東西越可能被髮現更多。

直接抹消最穩妥。

一切煙消雲散,包括前方宇宙文明內那些光芒。

光芒看似無害,但陸隱卻清楚,他們之所以被髮現,就與這光芒有關,這是一個以光芒作為探測方式的文明。

下一瞬,陸隱帶著青蓮上禦消失。

不管那個文明多強大,瞬移這種能力都是不可能被追蹤的,除非那個文明可以探測的範圍將陸隱瞬移所有的點都囊括,可這根本不可能。

這個範圍會遠超因果大天象。

陸隱相信那個科技文明擁有強大到超越人類文明的實力,甚至可以相信其能超越七寶天蟾,但卻絕不相信超越青蓮上禦那麼多。

有人類文明的青蓮上禦與冇有人類文明的青蓮上禦是兩回事。

與此同時,九霄宇宙,因果大天象外一抹流光穿梭,直入因果大天象,在進入因果大天象的一刹那就被血塔上禦發現。

青蓮上禦與陸隱臨走前讓血塔上禦可以監視整個因果大天象,如同當初讓驚門上禦監視一樣。

血塔上禦走出九霄,遙望遠方,神情凝重。

好快,什麼東西?不是生命,卻有永恒生命的氣息。

若非如此,他也無法察覺。

流光並未朝著九霄宇宙而來,在進入因果大天象穿梭月餘後就停下。

血塔上禦一步踏出,朝著流光而去。

流光的速度遠超尋常永恒生命,哪怕隻是月餘的速度,也已經很接近九霄宇宙了。

血塔上禦也不過穿梭了兩個多月便接近。

望著前方流光散去露出的東西,他驚異,這是什麼?令牌?

星空,流光溢彩下,一塊七彩類似令牌之物靜靜漂浮,令牌上雕刻著湖泊山川以及荷葉,而背後雕刻著一隻星蟾。

這是七寶天蟾之物。

人類文明一直等著七寶天蟾的到來,冇想到七寶天蟾冇來,卻等來了一塊令牌。

血塔上禦抓住令牌,身體陡然一震,星穹倒轉,依稀間跨越無儘遙遠距離,看到了一雙眼睛,一雙渾濁卻充滿煞氣的雙目俯視著他,那雙眼睛無限變大,取代星穹,取代天地,要將他壓垮。

星穹不再是黑暗,而是煞,無邊無際的煞,囊括了整個方寸之距,如同一個旋渦要將他吞噬,即便是他都在一刹那無法掙脫。

心臟停止跳動,血液,汗水,思想,力量,一切的一切都在停滯。

不過一刹那而已,何等生物那般恐怖?僅僅是留在令牌內的一股煞氣,卻恐怖到難以想象。

血塔上禦緊咬牙關,再難也壓不住我,不過是一股煞氣,一股煞氣而已。

在那股滔天煞氣下,他發出低吼,狂暴的殺戮之氣沖天而起,搖曳星空,以自身為中心蔓延。

方寸之距震動,因果大天象都在沸騰。

煞氣與殺戮之氣的爭鋒令遙遠的九霄宇宙都震顫,無數人望去,本能充滿了惶恐與不安,體會到了最原始的死亡。

忽然的,煞氣頓消,巨大的眼睛消失。

血塔上禦一口氣吐出,緊緊握住令牌大口喘息,汗珠順著額頭滴落,瞳孔忽大忽小,整個身體都不自覺顫栗,不是害怕,而是過度反抗導致的短暫失去對身體的控製,也可以說剛剛一瞬間用力過猛。

過了好一會他才緩過來,目光看向令牌。

半年後,陸隱與青蓮上禦歸來。

這一趟去了活性宇宙,讓青蓮上禦驗證了他的猜測,可惜陸隱還是拿不到。

也讓他們對決了那個神秘的科技文明,並且後來又看到一個宇宙文明,同時將最後看到的那個宇宙文明的母樹摧毀了。

此前他們遇到過兩個文明,都冇有摧毀母樹,因為那兩個文明的母樹與人類文明對待母樹一樣,認為母樹是萬物之源,繁盛的母樹不該被冒然摧毀,至於最後一個文明,因為其內部的戰爭導致母樹千瘡百孔,陸隱便送了它一程。

他們原本是想替人類找可以安置的新的家園,但尋路石能看到的範圍太有限了,若想找到冇個千百年不可能,他們冇時間耽誤,便歸來。

陸隱把希望放在驚門上禦提起的那個看的很遠的文明上,隻要他能看的很遠,就可以蛻變瞬間移動。

剛回到九霄,青蓮上禦就發現不對,因果大天象有過沸騰。

他與陸隱當即出現在血九層,見到了血塔上禦。

血塔上禦見他們歸來,抬手,令牌出現,遞給青蓮上禦:“看看這個。”

青蓮上禦接過,一看:“七寶天蟾的令牌?”

血塔上禦麵色凝重:“半年前,這塊令牌突然出現,我接下了,差點被煞氣衝死,真夠狠的,那老怪物。”

青蓮上禦將令牌給陸隱,陸隱接過,煞氣冇有了,就是一塊普普通通的令牌而已。

血塔上禦看著兩人,麵色肅穆:“有些怪物隻有麵對了才知道,接住令牌的時候我們也受到了邀請,七寶天蟾那個老怪物邀請我們前去做客,歸還星蟾,既往不咎,這是這塊令牌出現的來意。”

青蓮上禦揹著雙手:“先禮後兵嗎?”

陸隱深深看著令牌:“看來對方也並不想與我們開戰,與不可知有關。”

“這是好事,但前提是要去七寶天蟾一族。”青蓮上禦語氣低沉。

方寸之距文明與文明本就冇有交流,這七寶天蟾一族不固定在某個位置,而是不斷漂流,就跟垂釣文明一樣,已經不走尋常路,而今更是送來令牌要與他們對話,還讓他們上門對話,誰敢去?去了,命就未必是自己的了。

“扛天永生怎麼說?可瞭解這塊令牌?”陸隱問。

血塔上禦搖頭:“它不知道,令牌拿到手的一刻我就問過了,用它的話說,它們一族冇資格被七寶天蟾送出令牌。”

陸隱沉吟:“七寶天蟾一族既然送出令牌,而不是直接開戰,代表了其誠意,不管這份誠意有多少,我們隻能接著,否則與它們開戰對我們不利。”

苦燈大師來了,他也知道令牌的事,道:“若直接歸還星蟾呢?”

陸隱冇回答,也在沉思。

青蓮上禦搖頭:“令牌,代表了一族的尊嚴,七寶天蟾一族既然以這種方式發出邀請,不去,就是不尊重它們,以前或許會因為顧忌不可知,顧忌我人類文明的實力而不開戰,可令牌一出就不行,尊嚴是每個種族都會維護的。”

苦燈大師不解:“這不就把它們自己架上了嗎?”

陸隱目光凜冽:“這可能就是那個老怪物的目的,它應該忍了太久了,本身也極具自信。”

青蓮上禦看向血塔上禦:“對那老怪物感覺如何?”

血塔上禦臉色難看:“是個老怪物,反正我頂不住。”

扛天永生來了,看著令牌上刻畫的星蟾,一臉厭惡。

“扛天,以你對七寶天蟾的瞭解,這份邀請能不能去?”青蓮上禦直接問。

其實他是傾向於去的,對方是古老的永恒生命,應該不會行矇騙之事,也冇必要,到了他們這個層次,有些事是不屑做的。

但還是以防萬一,問一問的好,畢竟如果真要赴約,必然是永恒生命前往,否則太不給麵子了。

一個永恒生命如果被騙死了那才冤。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