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入門贅婿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戰神

入門贅婿 第一百二十五章 戰神

作者:黑夜的瞳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1 18:35:03

-

穿過竹林,是一個別緻的小院,小院靜謐,鳥語花香,中間還有個小池塘,幾條紅黃鯉魚在裡麵遊動。

景象本該是靜雅悠然的。

但在池塘邊,竟是狼藉一片。

隻見地上都是些被砸爛的瓶瓶罐罐,中藥西藥撒了一地,而在這些藥物的前麵,是一張椅子,椅子上一名乾瘦的老人正被一塊布包著。

他的頭髮稀鬆,身上穿著大衣,臉色無比的蒼白,且在瑟瑟發抖,完全就是一副風燭殘年即將步入塵土的年邁老者模樣。

然而誰又能想到,這位‘老人家’實際上纔剛滿五十歲。

而他,正是十年前名震九州國的戰神鄭南天。

其實林陽剛到江城時就知道了鄭南天被安排在這個療養院進行恢複治療。

十年前,鄭南天因為一次秘密行動而身負重傷,憑藉著先進的醫療水平及秦柏鬆等一係列九州國有名的九州國醫術搶救治療,鄭南天算是撿回了一條命,但也隻是撿回命而已,他的實力甚至他的身體都遭到了極大的損傷,實力大大下降,已不如昔日之輝煌。

林陽曾聽秦柏鬆說過,鄭南天中了毒,而且是奇毒,毒不清理,肉身難以恢複,而鄭南天中毒十年,毒已入了骨髓,再想治癒已是天方夜譚,所以秦柏鬆已經是判了鄭南天死刑,讓他好好把剩下的歲數活完就好。

當然,鄭南天作為戰神,可以說是代表人物,他負傷的訊息第一時間被封鎖了,且他療養的地方也輾轉了好幾處,就是避免被一些敵國之人發現,畢竟他負傷之事如果散佈出去,不僅會引起慌亂,更會讓那些敵國強者覺得有機可乘,繼而對九州國進行騷擾,造成巨大的影響。

但一晃眼十年過去,鄭南天的訊息也慢慢被傳出。

有人說他已經死了。

也有人說他實際上是在閉關修煉。

各種傳言都有,當然,最真實的其實還是關於他中毒的訊息。

不過這些已經不重要了。

鄭南天十年未出麵,出現了不少年輕俊傑,甚至也有號稱戰神傳人的存在。

不過他的影響力是絕對不會低的。

林陽被那兩人帶了進來。

渾身瘦弱不堪的鄭南天瞧見林陽走來,頓時更加生氣了。

“說了老子不要醫生!滾,都給我滾!!”

鄭南天氣急,便要站起來打砸周圍,可他身軀實在太瘦弱了,剛一起身,便是站不穩又坐了下去。

旁邊一名年輕穿著保衛服的人忙扶著鄭南天。

但鄭南天卻猛地掙脫開來,隨後一個不穩摔在地上。

幾人大驚失色,手忙腳亂的將鄭南天扶在了椅子上。

鄭南天這回是摔疼了,兩條乾瘦的隻剩下皮包骨的腿都不能動了,隻能痛苦的望著兩邊人將他扶起。

他閉起了眼,忍著淚不讓流出來。

連站都站不穩了嗎?

何其悲愴!

其實他知道,他什麼都知道。

他之所以如此抗拒治療,隻是想一死百了。

畢竟一個號稱戰神的男人,卻變成了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糟老頭子,連走路都變得如此困難,這是誰能接受的了的?

鄭南天深吸了口氣,平複著躁動的心,隨後打開眼望著周圍那滿含關切的人,渾身突然湧起陣陣疲倦。

“算了,你們叫醫生來吧……”

“好的大人!”旁邊的小趙急是點頭,隨後對林陽道:“醫生,快檢查檢查大人的身體,看看大人到底怎麼了!”

“怒急攻心,加上長期躁怒以至於血壓升高,血脈淩亂才吐的血,不是什麼大問題。”

林陽一邊鋪針一邊說道。

“那就好。”小趙鬆了口氣。

“醫生,我還有多久才死?”鄭南天有氣無力的問了一句。

對他而言,在這個世界上多活一天都是煎熬……

“死不了。”

林陽回了一句。

鄭南天滿是絕望。

卻見林陽拔出一根銀針,對著他的手臂輕輕刺了過去。

銀針輕顫,卻又似紮豆腐般直接冇入了鄭南天的手臂。

鄭南天渾身一顫,隨後將目光朝自己的手臂望了過去。

不知為何,他感覺自己的這隻手臂暖洋洋的,彷彿有一股暖流在裡麵流動。

但看林陽再起一針,刺在了鄭南天的另外一隻胳膊上。

頃刻間,暖流再起。

“好舒服……”鄭南天忍不住發出了聲。

周圍的人一臉的莫名。

以前大人可是一直都不配合治療,怎的現今如此的溫順?

林陽一絲不苟的施著針,眾人都大氣不敢喘一下。

如此持續了半個小時,林陽在鄭南天的手腳都紮滿了針後,方纔停下。

“年輕人,我冇見過你,你是新來的醫生嗎?”鄭南天莫名的看著林陽問。

“算是吧。”

林陽隨口道。

“以前也有過九州國醫術過來給我看病,但他們的施針手法跟效果與你比簡直是天壤之彆,冇想到你如此年輕卻有這樣的造詣,真是難得。”

鄭南天道。

“多謝誇獎。”

“這不是誇獎,這是事實,隻可惜我這已經是廢人一個了,任憑你醫術再好,這針再厲害,都不能讓我恢複了。”鄭南天歎了口氣道。

在他看來,林陽的這些舉動都是毫無意義的。

林陽冇有說話,隻是站在原地,靜靜的等待著。

片刻後,他伸出手在鄭南天的四肢上摁動了起來。

“呃……”

鄭南天渾身猛然一顫,一股劇烈的疼痛感令他直哆嗦,臉上更是留下豆大的汗水。

“你乾什麼?”

旁邊的小趙急了,連忙要阻止林陽,一把將他推開。

“我警告你,不要得寸進尺,如果大人有什麼三長兩短,老子斃了你!”小趙怒氣沖沖道。

“你身邊的人都是這種性子?”林陽奇怪的看了眼小趙,而後詢問鄭南天。

“退開!”鄭南天嗬斥。

小趙一愣,旋而退到了一旁。

“人是你們找的,給我治療了你們又在這推三阻四的,你們要乾什麼?”鄭南天哼道。

“大人,我……”小趙張了張嘴,不知該說什麼好。

林陽繼續為鄭南天捏著手腳。

鄭南天依然疼的直哆嗦。

片刻後,林陽停了下來。

“小醫生,累了吧?累了就回去休息吧,做做樣子就可以了,我這病……治不好的,你彆白費功夫了。”鄭南天虛弱的笑道。

林陽依然冇說話,隻是開始一根根的把鄭南天手腳上的銀針拔了下來。

當銀針取下時,人們能夠清楚的看到那冇入於體內的銀針部位竟是漆黑一片……

鄭南天瞪大了眼。

“這是……”

“毒!”

“毒?”

“你站起來試試!”林陽淡道。

鄭南天呼吸發緊,人望了眼自己的雙手,他緩緩抬起,而後稍稍用力……

啪啪啪……

十指握成拳時,竟發出了陣陣劈裡啪啦的響聲,雖然他的雙臂依然是皮包骨,但隱約間,有一股蒼勁在裡麵盤旋。

“我……我好了?”

鄭南天猛的站了起來,神情呆滯了。

片刻後,他那呆滯的表情發生了變化,慢慢變得激動,變得狂喜,變得扭曲,是興奮到了極致的扭曲!

“我好了!我好了!我……我真的好了?哈哈哈哈……”

旁邊的小趙可是擔心無比,立刻上前要攙扶鄭南天。

但看鄭南天突然抓住小趙的手,而後猛地發力。

小趙當場呆住了。

這是……他的力氣?

可是……他不是一直是手無縛雞之力嗎?

小趙目瞪口呆,難以置信的望著那乾枯的手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