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入門贅婿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的手段如何?

入門贅婿 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的手段如何?

作者:黑夜的瞳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1 18:35:03

-

方是民渾身一顫,一張清秀的臉寫滿了畏懼,人忙是低下了頭。

那模樣……就像是犯了錯的孩子一樣。

來人是一名穿著白襯衫的老人。

他神情嚴肅,眼含怒氣,死死的盯著方是民快步走來。

待站在方是民的麵前時,他再是一喝:“抬起頭來。”

方是民緩緩抬頭,哪還有半點名震國內的大律師的風範?

啪!

一記巴掌狠狠的煽在了方是民的臉上。

方是民被打的連連後退,捂著臉,右臉頰一個鮮紅的巴掌印十分的氣息。

“啊?”

周圍人瞬間傻眼了。

記者們也懵了,全拿著個話筒攝影機,怔怔的看著這駭人聽聞的一幕。

林陽安靜的看著。

他早就算到會有這一手。

因為這個老人就是方宏!

方是民的父親!

起初見到方宏時他還覺得眼熟,後來在走出療養院後,他才猛然驚覺,這個方宏似乎就是從燕城來的,仔細一想,方是民來這也不是巧合,便也釋然了。

方是民極為的敬畏他這個父親,方宏對這個兒子管教的也是極為嚴格,如果讓方宏出麵,方是民定會收手。

所以,林陽將方是民要替洛北明打官司告陽華的訊息在第一時間內通知到了方宏的耳裡。

方宏得知之後,氣急敗壞,立刻殺出療養院衝到了這兒來。

“爸,你……你不是去見鄭伯嗎?怎麼會在這?”方是民不敢生氣,隻低著腦袋問。

“我要不在這,你險些要鑄成大錯了!聽著,你馬上給我滾回去,這案子我不準你插手!”方宏氣的滿麵漲紅,連連指道。

聽到這話,方是民臉色煞白,他朝林陽狠狠的望了一眼,繼而咬牙道:“爸,我是一名律師,既然我已經接受了委托人的案子,我就必須要儘到我自己的義務與責任,我不能離開!除非這場官司已經打完了!”

“你……你敢不聽你老子的話?”方宏氣的渾身哆嗦。

“爸,我從小到大一直都很聽你的話,但這次我不能,如果我退縮了,我方是民的聲譽便儘毀了!我還配是一名律師嗎?我知道,肯定是這個林董搞了什麼鬼,請得你出麵製止我,但我得在這裡表個態!我方是民絕不會離開!”方是民低著腦袋堅定道。

從小到大,他從未忤逆過方宏任何,但今天不行!

今天在這大庭廣眾下,他要是退了,那他還能在律師界混嗎?

“你……你……你……”

方宏渾身狂顫,老眼瞪得巨大,彷彿要從眼窩裡掉出來,情緒無比的激動。

“你當真要不聽父親的話?好!好!好!既然這樣,那我就冇你這個兒子!”

“父親!”

方是民淚流滿麵,無比的糾結。

卻見方宏突然身軀動開,拿腦袋朝旁邊的鐵門撞過去。

方是民大驚失色,連忙拽住方宏。

“爸,你乾什麼?”他急切呼喊。

“與其眼睜睜的看著你做傻事,我不如死了一了百了!你以為你護住了你自己的名聲就相安無事了?你丟的是我方家的臉,你是要我方家做罪人啊!”方宏情緒激動,老淚縱橫。

方是民呆住了。

他從未想過事情會如此的嚴重?

也從未見過父親如此的痛苦,如此的自責。

是的。

他並未去怪方是民,而是在怪自己,彷彿是覺得這一切是自己的錯。

父親究竟怎麼了?為什麼他寧願死也要阻止自己?

方是民不能理解,但他知曉,光憑一個林董,還不足以讓父親這樣做。

裡麵……絕對有什麼隱情!!

方是民暗暗捏緊拳頭,望著父親那忽然之間蒼老了十歲的麵容,他一咬牙,淚灑當場,痛苦道:“爸,算了,我……我聽你的,放棄這場官司!”

“什麼?”

現場瞬間炸開了鍋。

無數人的大腦頃刻是一片空白。

尖叫、愕呼聲不絕於耳。

記者們發了瘋般的拍照詢問。

這可是爆炸性的新聞啊!

堂堂燕城三大律師之一的方是民,居然放棄了這場官司!

“方律師!你……你怎麼能這樣?”張清恒率先回過神,急忙上前詢問。

“很抱歉,違約的相關賠償及法律責任,我會一併承擔,對不起……”方是民沙啞道。

張清恒瞬間啞口了。

“誰要你的賠償?”這邊的蘇珍突然尖叫出聲,直接衝了過去要撕咬方是民。

旁邊的人急忙攔住了她。

卻見她揮舞著雙手,淒厲的嘶喊著:“你是大律師,你收了錢,你就應該幫我們打這場官司!你怎麼能出爾反爾?你這個混賬!你這個狗東西,你去死!你去跟那個姓林的一起去死!”

蘇珍不斷的叫罵著,一張臉都扭曲了。

她無法接受這種現實,也包括蘇北。

蘇北驚恐的望著方是民,又望了眼那邊的林董,突然間,一股寒意襲湧上來,他是從頭寒到了腳。

“貌似真的如林董說的那樣,方是民連大門都冇進啊。”

“雖然洛北明這邊掌握了充足的證據,可證據這種東西也是可以造假的,冇有方是民打這場官司,洛北明拿什麼跟康佳豪鬥?這場官司怕是冇了。”

“林董究竟用了什麼手段讓方是民屈服的?”

“太可怕了!”

周圍的人議論紛紛,一個個再看林董的眼已經充滿了畏懼。

“臭小子,算你還算有些良心,快,跟我回去,跟我回去!”

方宏知道自己的兒子心都要碎了,但無可奈何,便拽著方是民的手,顫顫巍巍的朝路邊的車行去。

很快,方是民揚長而去。

現場人已經轟動了。

有人用手機將這一幕傳到了網上去,頃刻間,網絡一片震動。

誰都冇有想到局麵居然會有這樣巨大的反轉。

有人罵林董,說是林董收買了方宏的父親,利用方宏的父親逼的方是民妥協。

但這個猜想很快便被否定了。

因為方是民的父親方宏……那可不是一般人物,哪是錢能收買的?

發生這事之前,人們都不知方宏何許人也,隻知其在燕城工作,為人低調,然而經過此事發酵後,很多人沉默了。

一直在燕城的管理級任職。雖然退休下來,但是資曆還在,也是妥妥的愛國人士。

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被錢收買?

他林董哪怕有天大的本事,也驅使不動這種人呐!

於是乎,劇情變得撲朔迷離了起來。

而失去了方是民的洛北明,也仿若失去了柱梁的大殿,直接崩塌。

得知方是民放棄審判後,洛北明長歎一聲,直接選擇停止審判事宜,但他知道,這邊已經冇了勝算。

結局已定。

蘇北與蘇珍失魂落魄。

“怎樣?我的手段如何?”

林陽麵無表情的注視著這幾人。

“你……你彆得意!”

張清恒咬牙切齒,冷冷說道:“雖然官司你們贏了,但陽華集團造假及壓榨工人的事還冇完,你們股市大動盪,我們上宇集團已經開始發力了,你們就算不能完蛋,這一次也定叫你們元氣大傷!”

“所以,你真覺得我們陽華集團就怕你們上宇集團了?”林陽突然道。

張清恒不由一愣:“你們一個剛剛起步的公司,規模能有多大?資產能有多少?如何跟我們鬥?”

“雖然我們是剛剛起步,但你要說資產規模小,那我可就不答應了!”

林陽取出手機,撥通了個號碼。

“小子,事情我都知道了,你放心,這事我來解決!”電話那邊的鄭南天沉聲低喝,話語之中還有濃濃的怒氣。

林陽淡淡一笑道:“有鄭前輩這句話,我就放心了,不過鄭前輩,我還有個事想跟你講。”

“什麼事你說!”

“就是之前我拒絕的那筆補助金的事,我想問一下大概有多少?”

“這個……恐怕我隻能跟你申請到70億!”

“我要了。”林陽平靜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