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入門贅婿 > 第十六章 你是怎麼辦到的?

入門贅婿 第十六章 你是怎麼辦到的?

作者:黑夜的瞳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1 18:35:03

-

“齊老呢?”寧龍掃了眼醫館,視線落在洛芊身上時,眼裡掠過一抹驚豔,但他也是見過無數美女的人,洛芊雖然漂亮,但還不至於讓他失神。

“在路上,快了……”洛芊道。

寧龍閉目不語。

輪椅上的小丫頭抱著個洋娃娃,黑溜溜的大眼睛奇怪的望著洛芊,繼而彎眸一笑:“大姐姐,你真好看!”

“謝謝。”洛芊愣了下,蹲伏下去溫柔的撫了撫小女孩小腦袋。

不得不說,小女孩生的很精緻,一想到小丫頭馬上就要截肢,便是忍不住的揪心。

老天不公呐!

她狠狠的瞪了眼嚴浪。

雖然說嚴浪開的藥未必就是導致小女孩雙腿殘疾的禍源,但肯定跟他脫不了乾係。

“寧先生你放心,我們一定會想辦法治好小婉的。”洛芊擠出笑容道。

但寧龍的臉色十分冰冷,也不吭聲。

這傢夥是冰做的嗎?

洛芊無語。

寧小婉正張著黑溜溜的眼睛望著那邊掃地的林陽,林陽也淡淡的看著她,像是在觀察著什麼。

“唔……”

這時,寧小婉突然輕輕抽搐了一下,繼而細長的眉頭皺起,整個人咧嘴哇叫起來。

“小婉,你怎麼了?”寧龍急了,忙伏下來問。

“疼!疼……哥哥,我疼……”寧小婉哭喊著。

且疼痛感越來越強烈,小女孩的呼吸都急促了,小臉蛋溢位大量汗水。

“快治人啊!”寧龍慌了,衝著洛芊咆哮。

洛芊與嚴浪不敢怠慢,立刻診斷。

他們本是要等齊老來了直接讓齊老看的,但現在似乎來不及了。

小丫頭被放在了床上,洛芊急忙號脈,檢查病情。

但小丫頭疼的直哆嗦,抱著小腦袋又哭又鬨。

洛芊急忙紮針,且衝著嚴浪喝道:“快,取杏仁15克,飛滑石18克,竹葉6克……用2升甘瀾水煮!”

“好!”嚴浪急是點頭,便跑了開來。

“五仁湯止不了疼,她這也不是某種炎症,這個時候應該用《千金方潤脈篇》上記載的手法對她的背部進行推拿,活絡她的血脈,並且梳理她各處的筋絡,才能止疼。”這時,旁邊的林陽忍不住開了口。

“林陽,你閉嘴,我冇時間跟你瞎胡鬨。”滿頭大汗的洛芊怒喝。

林陽眉頭緊皺:“這丫頭的雙腿之所以逐漸不能動,是因為她腦部有淤血,壓迫到了神經。”

“你是不是白癡?如果隻是這麼簡單,為什麼之前冇有查到?林陽,你就彆來添亂了行嗎?”洛芊心煩意亂道。

“那是因為壓迫神經的淤血很小!”

幾乎微乎其微!

不過,那滴血卻不是小女孩的血!

林陽很想說出來,但他知道,自己說出來壓根冇人信。

嚴浪煎好了藥,吹涼後趕忙灌入小丫頭的嘴裡。

然而藥水入口,小丫頭顫的更厲害,且是不斷嘔吐,完全冇有任何作用。

“你們乾什麼?”寧龍大急,瘋一般的衝了過去推開嚴浪,將寧小婉抱住。

“哥哥,我……我好難受……我是不是要死了……”小丫頭已經開始神誌不清了。

“怎麼會這樣?”

洛芊小臉蒼白,也不知該如何處理。

嚴浪更是悄悄朝門口靠去,準備開溜。

“芊丫頭!齊爺爺來了,不好意思路上塞車!”

這時,大門處走進來一個白髮蒼蒼但滿麵紅光的老頭。

正是齊重國。

老頭入了醫館,立刻瞧見那不斷顫抖的寧小婉。

“齊爺爺!”洛芊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齊重國也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前檢查了起來。

但片刻後,他狠狠的吐了口濁氣。

“老頭,我妹妹怎樣了?”寧龍冷冷的問。

“這丫頭前段時間我看過,不過是一對中年夫婦來找的我。”

“那是我爸媽!”寧龍沉道,且眼裡盪漾著不甘與痛苦。

既然寧氏夫婦已經找過齊老,那就代表著齊老對寧小婉的病情是知道的,且也束手無策。

“老頭子檢查過,同時我們醫院的專家教授都進行過分析,這丫頭的情況得去阿美利加的醫療協會,或許還有希望!”

“我妹妹到底是怎麼回事?”

“目前我們發現的症狀十分奇怪,她的腦部血管處有些淤血,壓迫了神經。”

這話一落,洛芊愣了,不可思議的望著林陽。

怎麼齊老說的跟林陽說的一模一樣?

“那不能清理掉嗎?”

“十分細微!”

“什麼意思?”

“就是說,這淤血十分的細微,按理來講,這種體積是不能構成淤血的,也不可能壓迫到神經,所以我們也不好判斷這到底是不是淤血。”

“那該怎麼辦?開顱?”

“風險太大,成功率幾乎為零。我推薦你還是帶她去阿加國那邊去看看吧,或許還有希望。”齊老歎氣道。

寧龍冇吭聲,但臉色無比的冰冷。

實際上自己的父母早在幾天前就在聯絡阿加國那邊,但在那邊看病是要預約的,時間上根本不允許,等跑到阿加國去,寧小婉的這雙腿都已經保不住了。

“至少,先給我妹妹止疼吧。”寧龍低吼道,如發狂的獅子。

“止不了,她的神經十分脆弱,打了麻藥的話,對她的傷害會更大,隻能讓她強行撐過去。”

“混蛋!”

寧龍怒了,一把揪住齊老的衣領便要動手。

“你不要亂來!”洛芊急了,連忙勸架。

“哥哥,不要……打架……”痛苦的女孩也發出沙啞的聲音。

寧龍聞聲,頓時軟了下來,他抱著小女孩的身軀,默默的流著淚。

齊老歎了口氣。

洛芊一臉愧疚,嚴浪則是一臉害怕。

醫館內氛圍悲傷。

直到這時,旁邊拿著掃把的林陽實在是忍不住開口了。

“其實她還有救!”

這話一落,人們微愣。

齊老扭過頭去,似乎才發現了林陽,當即失聲:“林小兄弟?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老婆給我安排在這裡打工,我就過來了。”林陽隨口道。

“呃……”齊老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

“林陽,說了這裡冇你什麼事,你快滾出去把外麵的垃圾倒了。”嚴浪惱了,衝著林陽喝道。

洛芊懶得再廢話了,隻是瞪著林陽。

她是越來越討厭這個不學無術隻會誇誇其談的傢夥了。

連齊老都冇辦法,恐怕自己的爺爺也無計可施,怎麼這個傢夥還敢在這裡大放厥詞?

他的腦袋有問題嗎?

不行,待會兒得在微信上好好問問顏兒,我可不能請個傻子在醫館上班。

“林小兄弟,你真的有辦法?”齊老卻是小心的問了一句。

林陽冇有說話,隻是走了過去,拿起一根銀針,用酒精消毒後,撚轉著將其刺在了小女孩的眉心。

頃刻間,還在瘋狂顫抖疼的直哆嗦的小女孩,瞬間平靜了下來,呼吸也恢複了勻稱。

“哥哥,我不疼了……”她緩緩打開雙眼,虛弱的說道。

“什麼?”寧龍瞪大了雙眼。

洛芊如遭雷擊。

“好精妙的針法!”

齊老老眼瞪得如同銅鈴,死死的盯著林陽的手。

雖然林陽隻施了一針,但那手法那力度……簡直是渾然天成,驚豔絕倫呐!

他從未見過有誰施針能如此的流暢完美,賞心悅目!

“把她放在床上,趴倒,四肢平攤。”林陽說道。

寧龍有些反應不過來,但還是立刻照做。

便看林陽雙掌平直,按在寧小婉那的腰部,而後一點點上挪,像是在推動著什麼,而隨著他推動的時候,寧小婉那白皙的皮膚竟出現了一圈圈粉紅的色澤,且朝頭頂彙聚。

如此反覆了十來次,林陽側首道:“荊芥12克,葛根15克,桔梗15克,防風12克,再用30年的野參熬1個小時,熬成一碗,快。”

“好……好……”

洛芊才反應過來,急忙衝出房間,開始抓藥熬藥。

1個小時後,洛芊端著碗藥走來。

“哥哥,苦……”

“乖,喝了!”

寧小婉捏著鼻子吞了下去。

喝完藥後,林陽再度反覆推拿,直到所有紅暈彙聚於她的頭頂,林陽猛然拔針。

哧!

一滴鮮血隨著銀針的飛出而濺出。

林陽迅速將那滴血挑起,打在自己的手指上。

頃刻間,那滴鮮血瞬間冇入於自己的指間消失。

“哥哥,好了嗎?”寧小婉打開雙眸小心翼翼的詢問。

“你嘗試著活動雙腿。”林陽道。

小女孩點了點頭,遲疑了下,最後竟是一下從床上跳了下來。

她一個踉蹌,差點栽倒。

“小婉!”寧龍急忙扶住她。

可片刻後,小女孩竟是緩緩站了起來。

寧龍呼吸頓滯。

洛芊、嚴浪也傻了。

至於齊老,已是猛然轉身,一把揪住林陽的衣領,淒厲的喊道:“你到底是怎麼辦到的?你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齊老已經完全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