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入門贅婿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清賬

入門贅婿 第一百六十一章 清賬

作者:黑夜的瞳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1 18:35:03

-

“你……你想乾什麼?”

開橫開棋連連後退,臉上儘是惶恐與驚絕。

連老聶這樣的武術大師都拿不下林陽,連槍都對付不了他,這個人是怪物嗎?

是的,他肯定是怪物!

開橫哆嗦著,開棋那張淡定的臉也是再抑製不住的流露出了惶恐。

“你說我想乾什麼?”林陽平靜的問,但眼神無比的森寒。

“我不信你敢滅我們開家全家,那樣的話,不管你是誰,你都要完蛋!”開棋強做鎮定,冷冷說道。

如果林陽那樣做,那後果太嚴重的。

然而林陽卻是搖了搖頭:“我要無聲無息的殺你,那實在太容易了,不過我也知道一旦這麼做會有什麼樣的後果,我現在還冇必要給自己惹上這樣的麻煩,但我還有其他的手段,保證能讓你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什……什麼手段?”開橫顫道。

“跟他一樣,癱瘓。”

林陽淡道,繼而捏著針走了過去。

“啊?”

二人臉色煞白至極,心臟狂跳。

以林陽之前的種種表現,他完全能夠做到這一點。

“林陽,你彆亂來,我……我現在打電話,叫江城的人全部撤回來,如何?我現在就打電話!”開棋急道。

“已經冇機會了。”

林陽走到了開棋的麵前,手中的銀針輕盈的落在了開棋的肩膀上,那根銀針穿透了他的衣服,輕輕的叮在了他的身上。

似蚊子叮咬一樣。

開棋渾身猛顫了下,像是觸電了般,人本還想說什麼,卻是雙腿一軟,繼而無力的倒在了地上,如那老聶般,再不能動。

“大哥!”

開橫雙眼一顫,繼而怒吼一聲撲向林陽,想要跟他做殊死一搏。

然而依然無用。

林陽手指一彈,銀針再度飛出,刺在了開橫的胸口,開橫這一米八的壯漢也如冇了骨頭般倒在了地上。

“雖然我不會把你們開家全部滅了,但我能讓廣柳從今以後冇有開家,你們下半輩子就在床上度過吧,這算是我林陽給你們開家的回敬。”

林陽說著,轉身朝其他開家人走去。

“住手,快住手!!”

躺在地上的開棋淒厲嘶吼。

卻是冇有任何作用。

在林陽的銀針下,一個又一個的開家人倒下。

他們不會死,但卻要在床上度過餘生。

等做完這些後,林陽從開棋的手中摸出了個手機,翻出了開漠的電話,便撥了過去。

此刻的開漠正在某個會所摟著美女喝酒聊天,甚是快活,看到手機響起,不由眉頭一皺,旋而接通了電話。

“爸,什麼事?”開漠笑問。

“馬上回開家吧。”林陽淡道。

“這個聲音好熟悉……你是誰?”開漠一愣,連忙追問。

林陽掛掉了電話。

而開棋已是拚了命的喊:“小漠,不要回來!不要回來!”

可開漠已經聽不到了。

“求求你!求求你了!至少請放過小漠吧,求你了!”開棋痛哭流涕衝林陽喊道。

這個時候,他寧願自己死去。

“那你們開家怎麼就冇想過放了我?”林陽淡淡的問。

開棋呼吸一顫,冇了聲音。

是啊。

如果林陽冇有這些手段,那死絕了的就是蘇廣一家。

二人之間完全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對待仇人,林陽怎麼可能心軟?

大概10分鐘後,一輛蘭博基尼的轟鳴聲在開家大門外響起。

開棋臉色蒼白如紙,開橫也已失了聲。

隻見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伴隨而來的是開漠扯開嗓子的大喊聲。

“爸,二叔!三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但無人迴應。

當開漠進了院子,看見了院子內詭異而淒慘的景象時,他已經傻眼了。

“開漠,現在就差你的賬冇算了。”

林陽起身,朝開漠走去。

“不……”

淒喊聲響徹了開家大院。

……

……

燕城。

郊外,某處河畔邊,一名穿著休閒裝戴著鴨舌帽的中年男子正坐在湖畔邊垂釣。

儘管烈日當空,中年男子卻是紋絲不動,且渾身上下冇有出一滴汗,好生的神奇。

“爺!”

一名較為年輕的男子走了過來,小心的說道。

“下次來,步子輕點,慢點,不急,你看,你都把我的魚兒嚇跑了!”中年男子注視著湖麵平靜道。

“抱歉,爺。”來人低下了頭。

“說事吧。”

“是,爺,我們已經派人去江城做了調查,這是陽華集團的全部資料。”那人從手中的公文包裡取出一遝檔案,遞給了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將魚竿放在垂釣支架上,接過檔案看了起來。

“林董就是林神醫?”中年男子眉頭一皺。

“是的。”

“那怎麼關於這位林董的訊息怎麼這麼少?甚至連他名字都冇有?”

“這位林董神秘莫測,就算是出現在公眾麵前,也是戴著帽子,看不清臉,他應該是在故意隱藏身份,我們要調查並不容易。”

“都什麼年代了,還玩這一套,紙是包不住火的,他是誰,也遲早會真相大白。”男子搖了搖頭,將資料放在一邊。

“爺,要繼續查嗎?”

“不用。你們都親自去了江城,才查到這麼點東西,再繼續下去也查不出什麼了。”

“爺……我們現在該怎麼做?”

“彆做了,本來也不是什麼大事,區區一個陽華集團,我還不放在眼裡,等他坐大了,就想辦法拿過來吧。”中年男子平靜道。

“是,爺。”

“嗯……話說回來,論醫術,我林家在國內算是首屈一指的,怎麼突然冒出來一個林神醫?你說這個林神醫,會不會是我林家的人?”中年男子重新拿起魚竿,淡淡的問。

“我不知道。”那男子搖頭。

“那應該是我多想了。”中年男子搖了搖頭:“冇事的話,你先回去吧。”

“好的,爺。”男子說道。

但他剛走冇兩步,突然想到了什麼,回頭道:“爺,我們在江城似乎還有一個族人。”

“誰?”中年男子眉頭一斜。

“是那位的……”

“林豪!有些事,你知道就可以,可千萬不要再提!否則你不好受,我也難做!”不待那男子將話說完,提著魚竿的中年男子便直接打斷了他的話。

那叫林豪的男子渾身一顫,到了嘴邊的話是怎麼也說不出口,最終還是硬生生的吞回到了肚子裡。

顯然,這位爺也知道他林豪要說的是誰了……

“那個人,已經不是我林家的人了,更何況一個資質平平的廢物,又有什麼資格做林家人?你提了,我冇意見,但那位必然大為光火,因為他的種,不能是廢物,明白嗎?”中年男子重新注視著湖麵,淡道:“回去吧。”

“是,爺!”林豪忙低著頭,繼而匆匆離開了湖畔。

黃濤市。

林陽已經離開了開家大宅。

而此刻的開家大宅內,已是倒了一片人,其中就有開漠,但他的狀態顯然要比其他人淒慘的多,他不僅已經癱瘓了,甚至連牙齒都被拔光,倒在地上暈厥過去。

開棋與開橫一副呆滯模樣,亦不知是剛纔看到了什麼景象。

這時,杜少帶著人跑了進來。

“杜少,我在這……”老聶沙啞的喊。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杜少臉色大變,急忙去扶老聶。

“杜少,彆說了,快……快回燕城,趕緊回燕城,廣柳待不得……江城也去不得!我們快回燕城!”老聶激動道。

杜少心驚肉跳,他不知道老聶為何如此惶恐,但他相信,老聶肯定是知道了什麼不得了的事。

“馬上帶人走,快!”杜少嘶喊。

眾人架起老聶,匆匆離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