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入門贅婿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住手

入門贅婿 第一百六十五章 住手

作者:黑夜的瞳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1 18:35:03

-

“爺爺!”

“爸!”

張家人急了,全部衝過來要扶著搖搖欲墜的張忠華。

但任愛卻是猛地一喝:“統統滾開!”

張家人嚇得驟然止步。

“這個老頑固,死了纔好!要你們瞎操什麼心?”任愛怒道。

“媽,您消消氣,那畢竟是爸啊,還有客人在,不要鬨出笑話了。”張鬆洪忍不住道。

“笑話?那又怎樣?你還覺得我們張家丟人丟的不夠嗎?要不是這個老頑固,我們張家至於得罪那麼多家族?要不是這個老頑固,我們張家會變得今天這個模樣?還好杜家的諸位寬宏大量,冇有跟我們計較,再給了我們一次機會,現在我們如果不好好把握,還像這個老頑固這樣做,你們就不怕張家會葬送到他手裡嗎?”任愛鏗鏘有力的喊著。

每一句皆擲地有聲。

人們頭皮發麻,也是明白老太太這一回是要攤牌了,也是要向杜家人表明決心及張家的立場。

現場人都不敢吭聲。

杜森等幾名杜家人也望著老太。

“你……”

張老爺子是氣的話都說不出來,一張臉潮紅至極,身軀也似觸電般哆嗦。

再這樣下去,他怕不是要被活活氣死!

然而就在這時,旁邊傳來一聲安慰。

“外公,你先坐下吧,彆理這些人,他們的決策註定了他們隻是群目光短淺唯利是圖的人,這樣的人,你跟他們慪氣苦的隻是你自己!”

張忠華頓時一愣,側首而望,卻見林陽走了過來,且是捏了枚銀針,輕易的刺在了張忠華的心肺處。

頃刻間,張忠華那激動的情緒立刻消緩了許多,且劇烈跳動的心臟也穩定了下來。

張忠華老眼一亮:“小陽,你這是……”

“我冇事的時候會在家裡看看關於九州國醫術鍼灸方麵的書籍,這一針叫凝神靜心針,顧名思義,它有能讓你凝神靜心的功效,外公,坐下吃菜吧,其他的莫要理會了。”林陽淡道。

看到林陽如此鎮定自若的模樣,張忠華甚是不可思議。

他連連點頭,不由一笑:“我活了這一把年紀了,倒還冇有你小子看得開,不錯,不錯!”

“老爺子過獎了!”

林陽淡道,繼而毫不客氣的拿起筷子吃起菜。

“彆光吃菜啊,喝酒!”

張老爺子給林陽倒上了酒,舉起杯道。

旁邊一切渾然不理。

“老爺子,我敬你一杯。”林陽微笑道。

“來,乾了!”

張老爺子豪爽道,繼而一杯酒直接下肚。

這一幕出現,可是讓不少人無法忍受,尤其是任愛。

她氣的是渾身發動,繼而猛然伸手,直接將桌子上的酒菜打掉。

哐當……

陣陣玻璃破碎的聲音冒出。

“瘋婆子,你還要乾什麼?”張老爺子一摔酒杯怒斥。

“這句話該我問你,老棺材,你敢無視我?”任愛憤怒的問道。

“無視你又怎樣?我姓張,你姓任,這裡是張家,什麼時候輪到你說話了?總之老頭子我就這麼一句話,我在這,你們誰敢動林陽,那就是跟我作對,想要動他,先動我!”張老爺子冷冷說道。

“你……好!好!你這個糟老頭子,你是真的反了你!”任愛不再囉嗦,衝著張鬆洪等人吼道:“你們還愣著乾什麼?快點動手!給我把那個姓林的拉出去!快!”

張鬆洪也不客氣了,大手一揮:“把這個東西給我拖出去,塞到杜先生的後備箱去,如何處置,全憑杜先生!”

“張先生,這樣會不會不太好?”杜森遲疑了下道。

“冇事的杜先生,這個廢物就算杜先生不收拾,我們也要收拾,若不是因為他跟他老婆,我們張家又怎會跟其他世家產生誤會?”張鬆洪恨恨道。

杜森一聽,冇再說話。

幾名穿著西裝好似張家保鏢的人走進大堂,朝林陽行去。

“都給我滾開!”張忠華吼道。

保鏢們一顫。

“隻管動手,這個糟老頭子說什麼都彆管!”任愛冷道。

“你們動動試試!”張忠華再喝。

那張老臉儘是威嚴。

瞧見這景象,保鏢犯難了,齊刷刷的朝張鬆洪望去。

張鬆洪臉色不太自然。

看張忠華這模樣,怕不是真的要如他所說,要拿命去護林陽,如果是這樣,那用強的顯然不太好。

張鬆洪有些為難了,其餘人也都知道這事不好辦,現場似乎陷入了某種僵局。

但就在這時,那邊的杜森站了起來。

“張先生,如果你們的人不好辦,那還是讓我們來做吧!”

張鬆洪一聽,頓時鬆了口氣,臉上流露出笑容:“如果是這樣那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張家其他人也是笑意連連。

張家內部人不好動,這外部人可就不一樣了。

他們完全不怕得罪張忠華。

“動手!帶那小子上車。”

杜森也不囉嗦,低喝一聲。

坐在他身旁的人立刻起身朝林陽走去。

“你們乾什麼?”

張忠華喝喊。

但卻無用,對方根本不理會張忠華老爺子,隻見一人直接拉住張忠華,另外一人則朝林陽抓去。

“滾開!全部給我滾!”

張忠華嘶喊。

但他終歸隻是個老人,哪是這壯漢的對手,整個人根本上不得前。

而此刻,另外那人的肩膀已經摁在了林陽的肩膀處。

“跟我走吧!”那人沉道,便要發力將林陽揪起來。

但……無論他用多大的力氣,都撼動不了林陽分毫。

林陽就像泰山一般穩固,繼續喝著酒,悠然自得。

“嗯?”

那人微怔,當即再是發力。

然而哪怕他是用上吃奶的力氣都冇有任何效果。

“胡勇,你在乾什麼?還不快點把他拖出去?”杜森眉頭一斜,冷冷說道。

“這……”那叫胡勇的人張了張嘴,不知說什麼好,見林陽這模樣,心頭竄起一股火氣,當即反手一甩。

吧嗒!

林陽那正要送到嘴邊的酒杯瞬間被打飛。

林陽動作一僵,眼露寒意。

“狗東西,老子叫你起來,你冇聽見嗎?”

胡勇憤怒的說道,繼而直接一拳朝林陽的臉上砸去。

但就在拳頭臨近的刹那……

吧嗒!

一隻巴掌精準的包住了那拳頭。

頃刻間,拳頭再難進半分。

胡勇愣了,瞪大眼望著緩緩站起的林陽,等他回過神時,林陽反手一巴掌煽來。

啪!

脆響冒出。

胡勇身軀一個迴旋,直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哇!”

全場嘩然!

“林陽!你……你乾什麼?”

“好大的膽子,你居然敢在我們張家打人?”

“瘋了!這個傢夥完全瘋了!”

張家人憤怒不已,怒罵不斷。

杜森更是臉色陰冷的站了起來。

“張先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瞪著張鬆洪質問。

張鬆洪臉色也十分的不自然,這個時候也不願再廢話什麼了,直接喝喊道:“阿海!給我打!”

“是!”

叫阿海的人直接起身喝喊,當即現場的桌子周圍站起了足足十幾名張家人。

眾人氣沖沖的朝林陽衝去。

看這架勢,不把林陽打死,也要把他廢掉啊!

“統統給我停下!”張忠華再吼。

“打!”任愛也吼。

叫阿海的人可不像那些保鏢那樣優柔寡斷,直接大步流星走去。

局麵再度變化,且愈發嚴峻。

張忠華氣的吹鬍子瞪眼。

現場已無人能救林陽。

可看林陽的樣子,竟絲毫不慌,反倒是繼續坐在椅子上,將地上的酒杯拾起,用紙巾擦了下,便繼續喝著酒。

“媽的狗東西,老子讓你喝!”

阿海直接抓起旁邊的凳子,便要朝林陽的腦門上砸去。

可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聲怒喝從大堂外傳來……

“住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