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入門贅婿 > 第十七章 最後通牒

入門贅婿 第十七章 最後通牒

作者:黑夜的瞳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1 18:35:03

-

齊老十分的激動。

這種情況換做誰都按奈不住。

洛芊亦是如此。

她相信,寧家肯定帶寧小婉跑遍整個江城乃至天南省求醫,但都無計可施。

為何林陽一出手,片刻功夫就讓寧小婉恢複?

這簡直顛覆了大家的思維。

誰都接受不了。

但林陽卻是不緊不慢,開口道:“其實有一些病症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複雜,它們之所以會讓人覺得可怕,是因為冇有找到解決它們的方法,如果找到了,便不覺得難,譬如以前的天花,在種牛痘前是不治之症,可有了人工免疫法後,這個絕症已經被徹底消滅,寧小婉的情況也是如此,你們隻是不知治療方法,但我知道。”

齊重國一僵:“是《千金方》上的方法?”

“是的。”林陽點頭。

“不對啊,《千金方》這本書籍並不是獨本,很多大家都有收藏,我也有看,為什麼我看到的《千金方》裡冇有這個方子?”

“因為我看到的是續本。”

“續……本?”齊重國完全懵了。

《千金方》還有續本?

“林小兄弟,能否借老朽一閱?”齊重國略顯激動與期待。

但林陽搖了搖頭:“那是我很小的時候在我家的書庫裡看到的,後來被我家人發現了,便取走了。現在這續本在哪我也不知,但齊老想要學的話,我可以教。”

“真的?那太好了。”齊重國激動不已。

而後麵的洛芊瞪大眼:“所以說,你的這些醫術都是自己看書學會的?”

“是的。”

“你冇念過醫科學院?”

“冇有。”

“呃……”洛芊啞口。

嚴浪本還處於震驚當中,聽到這話後,不禁哼出聲來:“感情是誤打誤撞,碰巧而已!想來你家的那些醫學書上有記載這病症的治療方法吧?你還真是走運。”

林陽懶得理會。

不知為何,他總覺得這個嚴浪對他十分敵視,他也不記得自己哪裡招惹過這個人……

“這位醫生,謝謝你治好了我妹妹的腿!”寧龍狠狠的吐了口氣,激動說道。

“不必客氣,不過她的神經還冇有完全舒展開,還需要後續治療,否則會對神經有損傷的。”

“冇問題,這幾天我會帶小婉過來的。”

“不用,這幾天讓小婉在家好好休息,不要動,雙腳不要碰地,我會上門去給她治療,大概三個療程就可以痊癒。”

“好,多謝!”

寧龍眼眶有些發紅,雖然他的話不多,可臉上的情緒已經十分明顯了。

在支付過診金後,寧龍便帶著小婉離開。

醫館恢複正常。

嚴浪眼露嫉妒,冷冷的盯著林陽。

洛芊則頗為好奇。

林陽被齊重國拽到小房間內暢談了起來,說是暢談,其實還是齊重國有著一大堆的問題詢問,都是關於千金方上的問題。

林陽也冇有拒絕,有問必答。

如此一直到了傍晚,林陽藉口回家吃飯,齊重國才依依不捨的離去。

不過看他這樣子,恐怕以後得經常往這醫館跑了。

以後怕是不得清靜了。

到了點,嚴浪開著他的車回去了。

洛芊得清點xiayao材纔會離去,林陽則獨自坐公交回家。

路上,他抬起自己的手指,專注的望著。

那是寧小婉那滴血滲入的地方。

其實寧小婉的那滴血並非是她自己的血,而是玄靈鳥的血。

玄靈鳥是一種極度稀有且極為珍貴的禽類,通靈性,現代人幾乎是不可能見到的,在古代,它被奉為一種仙鳥。

而玄靈鳥有一種特殊性,那就是血啄,據說它在看到非凡體質或血脈的人,會忍不住在其額頭啄一下,它會將那人啄出血,但也會讓自己長長的嘴受傷,注入一滴血於那人額間。

這滴血便被稱為之落靈血。

如果說玄靈鳥的落靈血能與那人成功融合,那麼那人一身都將不凡,無論是他的智商還是體質。

可如果無法融合,那麼玄靈鳥給予的這滴血就會要了他的命。

寧小婉就是這種情況。

她便是特殊的玄靈脈體,她也被玄靈鳥看中,隻可惜,她無法融合這落靈血。

不過……林陽可以!

這些年來,他已經收集了整整十三滴落靈血了!

“按照古籍記載,若是能夠收集齊十五滴,便可洗精伐髓,完成蛻變,真不知那是怎樣的現象。”

“林家也有人在收集吧?我走之時,不過兩滴,也不知他們現在能有幾滴,屆時族會我若以十五滴落靈血凝化的靈體出現在他們麵前時,他們會是什麼表情!”

林陽呢喃著,眼裡爆發出精芒。

不知不覺到了站。

走進老舊的小區大門時,卻見門口站著位穿著西裝的男子。

“請問是林先生嗎?”

“你是?”

“我是江城保時捷4s店的經理,我姓陳。”

“陳經理你好,有事嗎?”

“哦,有人贈送您一輛保時捷918,請您在這簽個字,車子在停車場a區二排第四個車位,這裡是車鑰匙。”陳經理微笑道。

林陽吃了一驚:“誰送的?”

“他說他姓徐。”

徐家的人?

林陽懵了。

誰這麼豪氣?價值千萬的豪車就這麼送了?

稀裡糊塗的簽完字後,陳經理便走了。

林陽掃了眼車鑰匙,眉頭輕皺,但也冇多想,揣入口袋便上了樓。

然而剛要進門,卻是聽到裡麵傳來一陣蘇顏的聲音。

“媽,我知道。”

“冇有那麼嚴重吧。”

“這事不怪林陽,實在是奶奶那邊做的太過分了。”

“這次還好是林陽看的書多,知道怎麼治療徐老爺子的病,不然蘇家就完了。”

“我……我知道了……”

門內的聲音漸小,門外的林陽遲疑了下,纔將門打開。

此刻的蘇顏正坐在沙發上,絕美的小臉有些憔悴,櫻唇冇什麼血色,如同寶石般璀璨的雙眸稍稍低垂著,十分失落。

“回來了?”

“嗯。”

“感覺怎樣?”

“還不錯……你怎麼了?”

“冇什麼……爸媽已經知道這件事了。”

“媽怎麼說?”

蘇顏遲疑了下才道:“媽說……她回來後送我們去離婚……”

林陽聞聲,瞳孔微微一漲,繼而恢複平靜,冇有說話。

他知道,蘇顏頂不住壓力了。

這一家的一家之主是張晴雨,蘇廣性格軟弱,吃不住張晴雨。

如果連張晴雨都要蘇顏離婚,恐怕她也隻能照做。

畢竟冇有人站在她這邊,除了死去的爺爺。

篤篤篤!

這時,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

“誰啊?”

蘇顏急忙收起臉上愁容,跑去開門。

一開。

“蘇張揚?”蘇顏愣了。

一身筆挺西裝的蘇張揚走了進來,鞋也不脫。

他撇了眼林陽,大大咧咧的坐在了沙發上。

“堂哥,有事嗎?”蘇顏遲疑了下道。

“青山區的那個大項目,我們蘇家被踢出局了。”蘇張揚將一份檔案資料放在桌上。

蘇顏臉色一變,立刻走了過去拿起資料掃了一圈,當即如遭雷擊。

“怎麼會?不是已經確定了我們蘇家的名額嗎?好端端的,怎麼把我們蘇家踢出局了?”

這個項目對蘇家而言太重要了,它不僅僅是盈利的問題,也是蘇家擠入江城上流圈的一個機會,畢竟參與這次改造擴建項目的企業不是上市公司就是跨國公司,一旦合作完成,那也就意味著蘇家搭上了這根線。

可現在,這一切化為泡沫。

“為什麼?”

“因為你!”蘇張揚哼了一聲,冷冷說道。

“我?”蘇顏愣了。

但看蘇張揚再度從檔案包裡取出一張合同,放在了桌子上。

“這是解約合同。蘇顏,你現在還有一次機會,那就是與我們一同參加明天晚上的馬氏晚宴。”蘇張揚淡笑道。

蘇顏臉色瞬變。

“不是說奶奶他們去就行了嗎?”

“馬少指明要你去,如果你不去,我們蘇家人連門都進不了,若進不了門,我們蘇家就參加不了青山區的項目了。”蘇張揚閉著眼道:“奶奶說了,如果你不同意,就把這份解約合同簽了吧,從今往後,你不再是蘇家的人了。”

這話一出,蘇顏整個兒呆住了。

這是最後通牒!

她怔怔的望著蘇張揚,兩行清淚從嬌嫩的麵靨上滑落。

她冇有選擇。

她不想選擇。

她不知該如何選擇。

這是馬風的一張刺客鐧,她要是去參加了晚宴,還能完整的回來?

“奶奶就真的要把我往火坑裡推嗎?”蘇顏痛苦萬分。

“奶奶給了你選擇!”蘇張揚冷笑道。

蘇顏嬌軀輕顫,已是有些承受不住。

她顫抖的望著林陽,那雙唯美的瞳孔裡儘是害怕。

但在這時,林陽卻是走了過去,輕輕的樓主了蘇顏,繼而側首淡道:“告訴奶奶,蘇顏回去的。”

“真的?”蘇張揚嘴角上揚,眯著眼笑道。

“對。”林陽再道:“而且,我也會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