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入門贅婿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眾矢之的

入門贅婿 第一百七十五章 眾矢之的

作者:黑夜的瞳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4 21:23:23

-

從來冇有人敢當著毛愛琴的麵質疑她。

她是誰?

她可是南派中即將提拔為骨乾那一批啊。

她可是國內九州國醫術界知名的專家權威啊!

現在,她居然被一個看起來不過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數落,還說自己冇有資格教他……

毛愛琴怎麼可能忍受的了?

她是氣的渾身直哆嗦。

“你……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毛愛琴咬牙切齒滿麵漲紅。

那程常生派來的幾個人直接在暗處偷笑。

“原本以為這小子是個刺兒頭,冇想到是個白癡,現在得罪了毛愛琴,看他今天是不死也得扒層皮了。”一男子壓低嗓音笑道。

“跟程少說一下吧。”

“不必,程少的意思是能拉開就拉開,如果拉不開也就算了,畢竟要收拾這小子的大有人在呢。”

幾人嘻笑道。

而此刻,已經有人要衝上來揍林陽了。

倒不是毛愛琴真的德高望重,實在是有小道訊息稱毛愛琴可能會是此次醫王大會的主考官。

所以大家想要在毛愛琴的麵前表現一二。

然而就在那些人還未衝過來時,林陽開了口。

“剛纔你所講的內容裡有一處錯誤的理論,就拿你說的半刺來講吧,半刺是五刺法中的一種,半刺刺入很淺,並很快拔針,不傷肌肉,如拔毛狀。這是古代應用於治肺病的一種針法,但你卻是把半刺的刺法給說反了,你說半刺之法,刺入需快,拔針需慢,這是錯誤的施針手法,應當是刺入慢,拔針快,雖然嚴格來講是有治療效果的,可對治療者而言卻是事倍功半,你這套理論下去,不是誤人子弟嗎?”

這話一落,人們瞬間啞了口。

那些欲論拳胖揍林陽的人也停下了,大為震驚。

“放屁!你在放屁!”

毛愛琴氣的肺都要炸了:“這半刺手法我用了十幾年,從來冇出差池,我所講的東西都是我實踐理論的東西,怎麼可能會錯?你是懷疑我醫術有問題?”

“如果你的確是按照你所講的這套理論在行醫,那你的醫術的確有問題。”林陽道。

“你說什麼?”毛愛琴近乎尖叫。

“去你嘛的玩意兒,你敢質疑毛講師?給我滾出來,老子要好好教訓你!”一名脾氣火爆的學者便要衝過去開揍,他實在忍不住了。

“住手!”

秦凝立刻站裡出來,攔在了林陽的麵前。

看到這樣一個大美人為林陽擋箭,許多人的心裡就像是吃了檸檬一樣難受。

“美女,你讓開。”那人沉道。

“這裡是南派,誰要是敢亂來,不怕被取消醫王大會的資格嗎?”秦凝道。

人們色變。

“這個誇誇其談不知所謂的傢夥,如果他是來參加醫王大會的,那麼很遺憾,我要取消他的資格!”毛愛琴指著林陽道。

“誇誇其談?如果你覺得我是誇誇其談,不如我們就現場證明一下,如何?”林陽開口道。

現場立刻安靜了下來。

毛愛琴稍稍發矇。

這個人怎如此自信?

難道是虛張聲勢?

毛愛琴暗哼一聲:“現場怎麼證明?”

“很簡單,從這些學員裡找兩個肺病患者我們當場治一治不就可以證明瞭嗎?”林陽道。

這話一落,許多人直接笑出了聲。

“我看你是傻子吧?我們是來這聽課的,不是來這看病的,還找兩個肺病患者?你說說我們誰有肺病?”一名體態臃腫戴著眼鏡的胖子譏笑道。

可下一秒,林陽指著胖子身旁的女孩跟另一頭的一名三十歲的男子道:“你們兩個都有肺熱,我們現場給你們治吧。”

這話一落,二人臉色瞬變。

毛愛琴也不由一愕,朝二人望去。

而在這時,二人都不適時宜的咳嗽出聲,那女孩更是臉色有些發紅,完全是一副發燒的樣子。

這症狀,肺熱是冇跑了。

許多人恍然,卻也心驚肉跳。

這個人居然一眼就看出二人有病……看樣子是有些本事。

“以你的方法,治療肺熱至少需要三個療程,也就是要整整一天的時間,而以我的方法,一遍即可治癒,毛愛琴,如果你覺得你有資格能教我,那我們就來比試比試吧。”林陽淡道。

毛愛琴一聽,臉色瞬間煞白了無數。

三個療程?

不錯!

她用這種半刺手法的確要三個療程!

這個人居然連她要治幾個療程都能說準,難道說……他的說法是對的?自己的半刺手法……的確錯了?

毛愛琴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尤為不自然。

但周圍這麼多人看著,她若是退縮了,那不得身敗名裂?

對於她這種自尊心極強的人,她哪能接受?

“好!既然你要比,那咱們比一比!”

毛愛琴一咬牙,硬著頭皮上了。

“拿針來!”

呼喊聲響起。

很快有人跑下去準備了。

而那兩名得了肺熱的學員也被安排到了學術廳的中央,二人坐在椅子上,撩起了胳膊。

二人得了針後,也開始施了起來。

現場人屏住呼吸。

也有不少人被學術廳的事給吸引過來,門外都擠滿了學員……

林陽來南派不是真的要參加醫王大會的,他是要來踐踏南派的醫術的。

在他看來,要擊敗南派完全不用從正麵,隻需要從其擅長的領域將其擊碎即可。

畢竟那些大人物看重的是南派的醫術,當南派的醫術不再是國內之最,那些大人物也就不會死心塌地的站在南派那邊,同時他們也不會得罪林陽。

如此一來南派能量大打折扣,再動它,也就不會有什麼顧忌。

所以這一次,林陽不會留手。

銀針入手,林陽直接施布。

他雙手如龍,在麵前那男子的身上遊走,一根根銀針行雲流水的墜落下來,穩健的刺入他的皮膚內。

半刺手法林陽是用的爐火純青。

周圍人都看傻了眼。

再望毛愛琴。

雖然她的半刺手法也十分嫻熟,但與林陽相比,差的不止是一點半點。

瞧見這一幕,人們算是明白。

這個傢夥……怕說的是真的。

他是真真切切的懂半刺。

畢竟從他施針手法來看,這個人的醫術造詣絕不低……

難道這又是一個天才醫生?

許多人心驚肉跳,暗自腹誹。

大概十分鐘後,林陽突然收針。

“結束了!”

林陽淡道,繼而給男子倒了杯水:“喝口水,然後測測體溫,切脈診斷,看看你是否還有肺熱吧。”

“好……”

男子點頭,按照林陽所說的去做。

片刻後,他舉著溫度計,驚訝道:“神呐,我不發燒了,肺熱……完全好了!”

“什麼?”

現場一片嘩然。

那邊的毛愛琴大急,一咬牙,也是停了下來。

“好了!”毛愛琴冷喝。

“啊……就好了?”

那女孩有些意外。

“你現在感覺怎樣?”毛愛琴盯著她問。

女孩嚇得渾身一哆嗦,哪敢直視毛愛琴,尤其是想到毛愛琴的身份,便立刻擠出笑容道:“毛……毛講師,我……我……我感覺很好,我現在很健康!”

“很好!”

毛愛琴嘴角揚起笑容,盯著林陽道:“看到了吧小子,我這半刺手法並冇有你說的那麼差。”

“利用身份威逼利誘罷了,她有冇有肺熱,查一查便知。”

林陽將體溫計遞了過去:“測吧。”

女子遲疑了下,接過了體溫計測了起來。

人們齊齊注視著她,默默的等待著。

毛愛琴也是如此。

她手心都是汗。

其實這場比試很勉強。

她也知道,自己肯定得輸了。

還是趕緊找個理由吧,至少得挽回顏麵……

毛愛琴閉起雙眼,快速的思緒著。

然而片刻後,女孩突然拿出了體溫計隨便看了眼,大聲說道:“我……我好了!我冇有發燒,我肺熱好了!”

“拿過來給我看看。”

林陽起身道。

“有什麼好看的?你難道還懷疑我?”女孩冷哼。

林陽一聽,眉頭一沉,隱約間意識到了什麼。

卻見女孩快速將那體溫計放入旁邊的水杯裡,旋而大聲道:“毛講師治好了我的肺熱,我現在健康的很!我宣佈,毛講師的理論冇有錯!”

這話一落,現場瞬間沸騰了起來。

“毛講師厲害了!”

“我就說了,毛講師怎麼會有錯?”

“這個傢夥根本就是在胡攪蠻纏!”

各種聲音響了起來。

而之前那人直接走到林陽麵前喝道:“現在你還要什麼說的?還不快點跪下來向毛講師道歉?”

“對,道歉!”

“快跪下道歉!”

“道歉!”

人們紛紛指責林陽。

林陽儼然成了眾矢之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