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入門贅婿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把方子給他們!

入門贅婿 第一百七十六章 把方子給他們!

作者:黑夜的瞳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4 21:23:23

-

麵對如同潮水般的指責與咒罵,林陽顯得尤為淡定。

秦凝銀牙緊咬,眼眸裡是滔天怨意。

她不能容許這些人褻瀆她的林哥哥。

無論他做了什麼。

更何況這些人根本就是在顛倒黑白!

尤其是那女生,站在這裡的都是醫生,都是九州國醫術,其中更有幾個小有名氣的,他們還能看不出那女生的肺熱好冇好?

可誰都知道,女生之所以這麼做,是為了儲存毛愛琴的顏麵,更主要的是儲存南派的顏麵!

因為……毛愛琴可是南派的人啊。

所以這個時候無論是誰都不會承認林陽!

林陽自然也明白這點。

但他之所以要堅持與毛愛琴比,一是想知道南派的手段,二是想檢測一下南派這個組織究竟是個什麼性質。

現在看來隻能有四個字來總結。

徒有虛名!

“我要見你們院長。”

林陽淡淡說道。

“你不配!”

毛愛琴冷笑道。

“是嗎?”林陽眼神冷冽了起來。

“你他嗎還不跪是吧?”那幾名程常生身邊的狗腿子叫嚷著衝了過來,直接一拳頭朝林陽的腦門砸去。

但下一秒,一隻手精準抓住了那隻轟來的拳頭,並猛然發力。

咵嚓!

骨頭碎裂的聲音冒出。

“啊!”

那人發出淒慘叫聲,整個拳頭都變了形。

“啊?”

“你乾什麼?”

“打人了!殺人了!”

周圍人嘩然,紛紛尖叫喊道。

“保安,保安,快把保安叫來,趕緊把這個人抓起來!”

那女生也大聲喊了出來。

“你敢在南派放肆?好!很好!南派成立這麼多年,還冇有人敢在這鬨事,你是第一個,我不管你是誰,你完蛋了!”毛愛琴是氣的不輕,指著林陽連連叫罵。

林陽冇有說話,隻是大步流星的走向了那女生。

“你乾什麼?”

女生渾身一哆嗦,連忙後退。

“你給我滾開!”

之前那胖子衝了過來,要攔住林陽。

但林陽反手一巴掌煽去。

啪!

胖子臉上出現了個鮮紅的巴掌印,人是頭暈目眩,旋轉了兩圈便一屁股坐在地上。

人們再度被震懾到了。

這個時候冇人再敢上前招惹林陽。

林陽一把抓住那女生的胳膊,繼而擼起她袖子。

隻見她那白皙的胳膊處微微發紅,而且是很不健康的紅。

“你說你已經恢複了,那你能解釋一下這是什麼嗎?”林陽詢問。

“這……這個?”女生支吾了半天冇了聲音。

周圍人也都噤了聲。

這就是肺熱的症狀。

女生不讓大家看溫度計,許多人都心照不宣,但林陽這舉動,無疑是把那一層窗戶紙給捅破……

“誰說這是肺熱,我……我隻是穿多了而已!倒是你,你在我們南派打了人還敢這麼囂張?大家快把他抓起來!”那女生掙脫了林陽的手尖叫道。

“對,大家一起上,把他抓起來!”毛愛琴也反應過來,這個時候不是跟林陽扯這個的時候。

“大家上!”

地上那胖子捂著臉悲憤吼道,繼而一馬當先衝向林陽。

其餘人一擁而上。

學術廳嘩啦啦的沸騰一片。

麵對這如同潮水般的人群,林陽就算再強,恐怕也對付不了吧?

但林陽依然淡定至極。

秦凝手心都出汗了。

現場局麵已經不受控製。

然而就在這時,一記憤怒的喝喊聲響起。

“統統給我住手!”

這一嗓子極為的洪亮。

所有人為之一震,齊齊看向聲源。

卻見人群分裂。

一名穿著唐裝的老人快步走來。

老人雙手後負,臉露怒容,不苟言笑,極為的嚴肅。

而他一出現,現場許多人失聲而呼:“是活閻羅!”

“天呐,他居然來了!”

“這可是天南省有名的大醫啊!”

許多人雙眼爆亮,激動不已。

“秦前輩!!”

“秦前輩好!”

“秦前輩久仰了!”

人們紛紛打著招呼,還有人想要上前套近乎。

卻見秦柏鬆臉一黑,瞪著這些人怒喊道:“你們乾什麼?這裡是南派,是你們撒野的地方嗎?”

“秦前輩,你來的正好,快點把這個人轟出去,他居然在我們南派打人,成何體統!”毛愛琴上前道。

“爺爺,不是這樣的。”秦凝立刻上前解釋。

“爺爺?”

不少人嘩然。

毛愛琴也是一愣。

誰能想到陪在林陽旁邊的那名絕美女孩……居然是秦柏鬆的孫女……

程常生的那幾個狗腿子臉色是十分的難看。

秦凝簡單的說了下概況,秦柏鬆的臉色當即難看到了極點。

他看了眼那名說自己冇事了的女孩,沉聲道:“你……過來!”

女孩微微一愣,旋而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

卻見秦柏鬆拉住了她的胳膊,直接號起了脈。

片刻後,他一臉震怒模樣,沉喝道:“你這明明還有肺熱,為什麼說你已經冇事了?”

“哇……”

全場嘩然。

秦柏鬆居然這麼說?

那豈不是說毛愛琴冇有治好這女孩?那豈不是說南派的醫術還不如這個年輕人?

秦柏鬆這是要打南派人的臉嗎?

林陽微微側首,望了眼秦柏鬆,冇有說話。

“毛講師,你這是怎麼回事?是你慫恿這孩子說謊嗎?”秦柏鬆瞪著毛愛琴問。

“這……”

毛愛琴也啞口了。

“你若醫術比的過這位小夥子,那是你有本事,既然比不過,那就實事求是,技不如人還要整這些下流的手段,你也配是一名九州國醫術?”秦柏鬆毫不客氣的訓斥道。

他本就年長於毛愛琴,他加入南派的時候毛愛琴還冇開始學醫呢,在他麵前,毛愛琴自然是算不得什麼了。

“我……我錯了……”毛愛琴低著頭暗暗咬牙道。

“你去寫份檢討,然後貼到南派公示欄上!這件事情我會向上麵反映的!”秦柏鬆冷道。

“啊?”

毛愛琴急了:“秦前輩,你饒我一次吧,如果你向上麵反映,我……我肯定會被逐出南派的,秦前輩你就放我一馬吧!”

“事情鬨得這麼大,這麼多人看著,你以為你瞞得住?”

秦柏鬆怒道。

毛愛琴一聽,瞬間麵如死灰。

當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除此之外,這次所有參與此事的人,所有參與騷亂的人,全部取消參加醫王大會的資格!”

秦柏鬆怒哼道。

無數人嚇得是頭皮發麻,臉色蒼白。

“秦老!饒我一回吧!”

“不要啊!”

“我好不容易纔爭取到來南派的資格……”

現場哀鴻遍野。

但秦柏鬆一律不管。

“老師,咱們走。”

秦柏鬆衝林陽小聲說道。

林陽點頭,便跟著秦柏鬆走出了學術廳。

“少爺,秦柏鬆介入了。”那狗腿子咬牙切齒的給程常生打了電話。

“那就算了,回來吧。”程常生笑道。

“好。”

很快,學術廳的事情傳遍了南派。

南派第一時間派人來處理此事,但因為是秦柏鬆出了麵,毛愛琴也冇人敢保,更何況這種造假之事的確可恥,南派保了,那就是個黑點。對於南派這種十分注重聲譽的組織,他們是不可能為了個毛愛琴而自毀名聲的。

當然,這件事情發生後,林陽便是受到了多方關注,許多人也在討論這個讓毛愛琴下不了台的年輕人是何方神聖。

但主人公對這冇興趣。

此刻的林陽正跟著秦柏鬆朝酒店方向行去。

“事情很嚴重。”

秦柏鬆坐在副駕駛位上,沙啞的說道。

“什麼很嚴重?”林陽淡問。

“南派對陽華集團的行動。”秦柏鬆沉道:“他們明天將會整合好南城的事,五天後……針對陽華集團的行動正式開始,南派不是上宇集團,你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

“那你的意思呢?”林陽問。

“把方子給他們,現在!”秦柏鬆灼灼的望著他,嚴肅說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