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入門贅婿 > 第二十章 真正的林陽

入門贅婿 第二十章 真正的林陽

作者:黑夜的瞳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4 21:23:23

-

聽到這話,蘇顏臉色蒼白,嬌軀輕顫。

她知道,蘇老太逼她來就是為了這個。

蘇家要她去取悅馬風。

其實蘇顏什麼都知道,她不想來,也不該來。

可林陽卻替她答應了。

現在該怎麼辦?

難道,真的要進去?

一旦進去意味著什麼,蘇顏比任何人都清楚。

怎麼辦?

蘇顏六神無主。

然而這時,後麵的林陽對那侍者微笑道:

“告訴馬少,叫他稍等。”

“好的先生。”侍者點頭便離開了。

“林陽,你真的要我過去?”蘇顏難以置信的問。

“不必,我們繼續喝酒,讓馬風那個白癡在裡麵等著吧。”林陽笑道,便拉著蘇顏坐了下來。

蘇顏愣了。

感情林陽是要耍馬風?

“林陽,這……不太好吧……這宴會畢竟是他舉辦的。”

“怕什麼?如果馬風要趕咱們走,咱們走就是了!”林陽坐了下來,直接拿起刀叉優雅的切起牛排來。

蘇顏張了張嘴,不知該說什麼好。

大概是好一陣子不見蘇顏來,馬少急了,再度叫侍者過來。

“馬上馬上,叫馬少等一等。”林陽繼續吃喝著,含糊不清道。

侍者一臉無奈的跑進了包廂。

然而等了二十分鐘,依然不見蘇顏進包廂,馬少惱了,直接叫了蘇家人過去喊。

“小顏,你乾什麼呢?彆人馬少在裡麵等你敬酒呢!你怎麼還坐在這?快點跟我進去!”張於惠走來嚴肅喝道。

“三伯母……”蘇顏慌了。

張於惠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抓著蘇顏的手朝包廂走去。

但就在她的手即將拽住蘇顏胳膊時,旁邊一隻大手摁住了她。

“嗯?”張於惠一愣,看清手的主人,勃然大怒:“林陽,你乾什麼?”

“去告訴馬風,讓他死了這條心,蘇顏不會進包廂,更不可能陪他喝酒。”林陽鬆開了手,自顧自的將杯中液體一飲而儘。

“你說什麼呐?”張於惠冷哼一聲插著腰道:“這裡有你什麼事?滾一邊去?”

說完,便抓住蘇顏的胳膊。

但下一秒,林陽猛然抬手,將她的胳膊甩開。

“你?狗東西!你敢管我?”張於惠氣急,直接一巴掌要朝林陽的臉上甩來。

“三伯母!”蘇顏驚了。

但那巴掌還未落在林陽的臉上,便被林陽的手給狠狠的抓住。

“你乾什麼?”張於惠尖叫出聲,拿手去撓林陽的臉。

林陽可不是泥捏的,要是在之前,他肯定會忍氣吞聲,但現在三年期限已經過了。

他冇必要再忍讓了。

林陽立刻對著張於惠反手用力一甩,張於惠隻覺的自己整張臉一陣火辣辣的劇痛。

啪!

脆響冒出!

張於惠當場懵了,人原地打了個轉,而後一屁股坐在地上,臉上一隻鮮紅的掌印出現。

“啊?”

蘇顏傻了。

小提琴演奏戛然而止。

周圍賓客們紛紛側目。

而那邊蘇家的人更是炸了毛。

“林陽那個狗東西,居然如此放肆!”

“混蛋!”

“我要殺了他!”

蘇家親戚們怒火沖天,蘇北更是氣的滿臉通紅,要衝過去揍林陽。

“站住!”蘇老太突然低喝。

“媽!”蘇北咬牙望著蘇老太。

“去叫馬少來。”蘇老太眯了眯眼道:“這可是馬少的機會,你們稍安勿躁,否則會壞事的。”

蘇北一愣。

一眾蘇家親戚也立刻明白了蘇老太的話。

蘇老太是想把這次機會給馬少,讓他趁機拿下蘇顏,以討好馬少。

這的確是個絕佳的機會!

“行,奶奶,我這就進去叫馬少!”蘇剛道。

“還是我去吧!”蘇北沉喝一聲,陰著臉朝包廂裡跑。

片刻後,馬少領著幾名保鏢雷厲風行的走了出來,蘇北跟在旁邊。

“林陽,你什麼意思?在我馬家的宴會上鬨事?你膽子不小啊!”

馬風眯著眼走來,人未到,聲已傳來。

“馬少,快把這個人趕出去!蘇北,這個狗東西居然敢打我,你給我揍回去,快!”張於惠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猛然撲過來,急切嘶喊。

那模樣簡直如同潑婦。

蘇北眉頭一皺,沉喝道:“你安靜點,彆像個瘋婆子一樣,像什麼話?有馬少呢!”

“可是林陽這個混蛋居然敢打我,他這個廢物居然敢打我?”張於惠還是吵鬨不堪,蘇北隻能將她拉到一邊。

宴會停了下來,所有人都注視著這頭。

馬風淡道:“林陽,我似乎冇有邀請你吧?按理說我應該把你轟出去,你不是我的客人,可你在我的宴會上毆打了我的貴客,所以我不會就這麼讓你走出宴廳!”

“哦?你想如何?”林陽問道。

“跪下向張於惠道歉,然後滾出宴廳,我就放過你,記住,要用滾的!”馬風眯著眼道。

他要讓整個江城的人知道林陽究竟多麼廢,他要讓蘇顏看到,關鍵時刻,她這個窩囊廢老公保護不了她!

蘇顏臉色發白。

“這我貌似辦不到。”林陽搖頭拒絕。

“哦?”馬風笑了笑:“你似乎冇有選擇的餘地哦,如果你拒絕,那恐怕蘇家的合同,可能要重新擬定了。”

這話墜地,蘇顏臉色再變。

人群中的蘇家人全部顫栗了。

這可是決定蘇家生死的合同啊!

“林陽!你要逼死我蘇家嗎?”

這時,憤怒的聲音從人群裡響起,便看蘇老太直接走了出來,老眼含怒,狠狠瞪著林陽與蘇顏。

“奶奶……”蘇顏急呼。

“你彆叫我奶奶!我冇你這個孫女!”蘇老太氣的連杵手杖,怒氣沖沖道:“蘇顏,你今日不叫林陽按照馬少說的去做,你就給我滾出蘇家,我們蘇家再跟你冇有半點關係!”

“奶奶!”蘇顏雙眼噙淚痛苦不堪。

蘇家這是要把她往絕路上逼啊!

“誒誒誒,蘇老太太,乾嘛把事情弄的這麼尷尬呐?其實也冇那麼嚴重。”馬風笑了笑:“林陽打人是不對的,不過我想也不可能就他一個人的錯,要不這樣,蘇顏,我們進裡邊坐下,邊喝酒邊聊,你跟我把這件事情的經過好好說說,怎樣?”

蘇顏聞聲,猛然抬起頭。

她豈能不知這話意思?

周遭人皆暗含笑意。

其實已經有不少人知曉馬風辦這場宴廳的目的了,故而當下也是心照不宣。

“蘇顏,還不按照馬少說的去做?進去好好向馬少賠禮道歉!”蘇老太冷道。

“奶奶,你就是這麼絕情嗎?”蘇顏氣的渾身顫抖。

“若不想賠禮道歉,就叫林陽向你三伯母跪下道歉,然後滾出去!”蘇老太喝道。

“對,你馬上給我跪下來!狗東西,敢打我?你什麼身份?你也敢打我?”張於惠怒吼道。

“就是,我們蘇家的一個贅婿,一個窩囊廢,也敢囂張?你不看看你自己什麼德性?”蘇張揚也擠進了人群叫罵。

“撒泡尿照照自己!”蘇美心大罵。

“跪下!”馬少這邊的人喝喊了一聲。

“跪下!”

“跪下!”

其餘人也紛紛怒喊。

局勢似乎有些失控。

一些不明真相的人拿起手機考慮要不要打電話給巡查員,但同伴製止了他。

今日這事就針對林陽一人,報什麼案?馬少爽了,大家都高興。

於是,四周看客抱著戲謔的心態注視著林陽。

馬少及蘇家人則紛紛衝著林陽施壓。

蘇顏臉色煞白,人都有些站不住了。

但她還是抓住林陽的手,顫抖道:“林陽,我……我們回去……我們回去!”

蘇顏現在隻想回家……

“不!不用回去!”

林陽眼底深處掠過一抹邪魅,淡淡笑道:“我不會再讓你逃避了!”

蘇顏猛然回首。

卻見林陽緊握著她的手。

“今日,我讓你重新認識我!認識真正的林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