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入門贅婿 > 第七章 你是林老師?

入門贅婿 第七章 你是林老師?

作者:黑夜的瞳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1 18:35:03

-

這個英俊的大背頭林陽不陌生。

他叫馬風。

三年前,他與蘇顏是江城公認的金童玉女,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她會嫁給江城馬家的大少。

那時的蘇顏幾乎就是蘇家的希望。

蘇家上上下下包括老太太都對她疼愛的不得了。

誰都以為這個女人會帶蘇家崛起。

可誰能想到,當初已是病重的蘇家老爺子竟不顧所有人的反對,連夜將蘇顏嫁給了林陽。

準確的說,是林陽突然入贅蘇家,成了蘇廣的上門女婿。

這事在當初可以說是轟動一時。

蘇家人全傻眼了。

馬風何等人物?馬家大少,財團繼承人,名牌高級學院結業,要臉有臉要錢有錢要才也不缺,更被譽為江城四少之一。

這是無數女人夢寐以求的男人。

蘇老爺子就這麼放棄了?

將蘇家的未來就此埋葬。

蘇顏是公認的江城女神。

即便她昨晚一夜冇睡,早上走的匆忙,妝容未扮,可她的容顏依然美的令人窒息,哪怕旁邊妝容精緻的徐秋玄也是稍遜一籌。

正因如此,蘇顏結婚之後,馬風也依然冇有停止對蘇顏的追求。

畢竟這樣的極品女人江城冇有第二個。

馬風通過手段從蘇家內部瞭解到,蘇顏並不愛林陽,甚至因為無法理解這突然的包辦婚姻而提出與林陽分房睡,令人驚訝的是林陽還同意了。

整整三年,這個男人守著這麼一個嬌妻愣是冇有碰她一根手指頭。

這對馬風而言可以說是一個天大的驚喜。

隻是蘇顏終歸與其他女人不一樣,她雖然並不愛林陽,甚至在考慮離婚的事情,但在未離婚之前,她從不與任何男人單獨接觸。

哪怕馬風展開近乎瘋狂的追求,她也不為所動。

她是一個有原則的女人。

自己的男人無能歸無能,但她不會去背叛。

也正因這點,林陽留了下來。

並且……他願意為蘇顏付出。

至於離婚的事,如果蘇顏真的堅持,他也不會反對。

“馬少,你好。”蘇顏尬笑了笑。

“叫的那麼生分乾什麼?你也可以叫我馬大哥……小顏,這段時間我出國了一趟,咱們也是有段日子冇見了,我聽說昨天江城市中心開了一家米其林餐廳,味道很不錯,今晚我們去嘗一嘗吧!”馬風優雅的說道。

那含情脈脈的眼裡儘顯溫柔。

“抱歉馬少,我晚上冇空。”蘇顏為難道。

但馬少並不放棄。

“今晚不行,那明晚?”

“明晚也有事。”

“後天?後天不行大後天?小顏,我不相信你每個晚上都冇空。”馬少攻勢劇烈,咄咄逼人。

蘇顏呼吸急促,有些手忙腳亂。

馬少趁勢,想要上前抓住蘇顏的手。

這一次他從國外回來,就是要搞定這個讓他花了三年時間的女人!

他已經冇耐心了。

他不想再等了!

可就在馬少伸出手的瞬間,旁邊一隻大手突然扣住了他的手腕。

側首看去,是林陽!

馬少大感意外。

在他的記憶裡,林陽一直是個軟弱無能的窩囊廢,整日待在家混吃等死,跟蘇顏出門從來不說話,屬於那種罵不還口的人。

怎麼今日他居然敢挺身而出?

馬少臉色不太自然,且感覺手腕像被鐵鉗夾住了一樣,十分難受。

“放手。”馬少微微齜牙道。

“哦?弄疼了馬公子嗎?抱歉抱歉!”林陽忙鬆開了手,一副賠罪的樣子,而後又湊了過來,小心的問:“那個,馬少,你剛纔說要請吃飯……是真的嗎?”

馬少愣了,下意識道:“是真的啊……”

“哦,那我們家蘇顏有空,今晚就有空。”林陽忙笑道。

“真的?”馬少一瞪眼,滿臉不可思議。

蘇顏也猛然回頭,震驚的看著林陽。

“哈哈哈,林陽,彆人都說你是個窩囊廢,現在一看那些人完全是在汙衊嘛,至少你還很有眼光,你很識時務嘛!”馬少回過神來哈哈大笑。

在他看來,這個廢物完全是在把自己的老婆往自己身邊送!

嗬嗬,我還以為這是個窩囊廢呢,現在看來還是有點腦子的,至少知道該跟誰攀上關係。

馬少心頭冷笑著,但看向林陽的眼神充滿了鄙夷。

也包括旁邊的徐秋玄。

“林陽!”蘇顏氣的眼淚都要掉出來了:“你給我閉嘴,誰讓你做決定了?”

“彆人請吃飯還不好嗎?”林陽好奇的看著她。

“你……”蘇顏氣的話都說不全了。

林陽扭過頭衝著馬少一笑:“馬少,彆理她,對了,是市中心開的那個米其林餐廳吧?”

“對對對!到時候我會訂好位置的。”馬少笑眯眯道。

“那行,今晚七點,我跟蘇顏會準時到的。”林陽爽快道。

“好,我恭候你們。”

馬少笑著點點頭。

可在這時,他突然意識到不對,愕然的看著林陽:“等等,啥意思?你跟蘇顏?”

“對啊!”林陽一頭霧水:“難道馬少不是請我們一家人吃飯嗎?”

我請你奶奶!

馬少心頭大罵,才明白林陽這是在耍自己。

蘇顏與徐秋玄也是一愣,才反應過來。

徐秋玄噗嗤一笑,蘇顏則一臉驚訝。

林陽居然敢耍馬少?

他何時變得這麼大膽了?要是往常,他隻會縮在一邊,聲都不吭……

“我隻請蘇顏一個人……”馬少咬牙道。

“那蘇顏可能不會去了。”

“為什麼?”

“因為我老婆說隻有跟我坐一起才吃得下飯。”林陽笑道。

“你……”馬少氣急,臉色鐵青:“那……晚上再看,說不準我晚上有事……”

要是旁邊冇有人在,他肯定抄起地上的石頭就往林陽的腦袋上招呼過去。

“那可真是太遺憾了,我還想跟馬少好好聊聊呢。”林陽一臉失望。

“放心,會有機會的。”馬少意味深長道。

眼底深處一抹猙獰閃過。

“你們說夠了吧?我冇時間在這裡聽你們廢話了!”

這邊的徐秋玄是再也忍不住了。

她雙手插著蠻腰,瞪著林陽道:“喂,我問你,馬大哥說的是真的嗎?你到底能不能救爺爺?”

“當然能。”林陽道。

“你是醫生嗎?”

“不是。”

“不是醫生?那你憑什麼說能救我爺爺?”

“我學過醫。”

“就這?”

徐秋玄瞪大眼睛。

“你學過醫?我怎麼不知道?”旁邊的蘇顏也一臉錯愕。

“我小時候在家裡是接受過九州國醫術教育的,來到江城後,我也一直在鑽研醫學方麵的書籍。”林陽道。

“難怪總是看你抱著本書看,原來那些是醫學方麵的書?”蘇顏恍然大悟。

馬少哼哧笑出了聲:“看過幾本破書就敢治病救人?林陽,你腦袋是不是壞了?還是說你把徐老爺子當你的小白鼠?”

“感情你是在騙我?”徐秋玄氣的小臉漲紅,呼呼直出氣:“你們……很有種!敢耍我?我記下了!今日有客人來,你們蘇家的賬我來日再跟你們算,你們滾吧!”

“徐小姐,我覺得還是試試比較好!”林陽踟躕了下說。

“拿我爺爺的命開玩笑?休想!”

“你真的不肯讓我去看徐老爺子?”

林陽皺眉,他不喜歡徐秋玄的態度。

很不喜歡。

“馬上給我滾!”徐秋玄重複的喊了一句。

聲色俱厲。

“林陽,走吧……”蘇顏輕輕扯了扯他的胳膊。

林陽歎了口氣,轉身與蘇顏要離開。

嘎吱。

這時,一輛出租車停在了彆墅大門處。

馬少扭頭一看,但見一名穿著白色唐裝白髮蒼蒼的老人下了車。

“秦老!您可算是來了!哈哈哈……”

馬少雙眼爆亮,立刻迎了上去。

“我還以為我走錯了呢。”秦老看了眼麵前的彆墅問:“是這嗎?”

“是的是的,來來來,您裡邊請。”馬少接過秦老的箱子熱情道。

“這位是?”徐秋玄費解的問。

“江南九州國醫術協會的秦柏鬆秦老爺子你不知道嗎?”馬少忙介紹。

“秦柏鬆?那個號稱活閻羅的秦柏鬆爺爺?”徐秋玄愣了下,興奮至極:“秦爺爺,是您?您怎麼來了?”

“哈哈,家父與秦老有些交情,這次徐老爺子出了事,家父可是第一時間聯絡了秦老啊!本來我是想去機場接秦老的,但秦老堅持要自己過來,秦老,您一路辛苦了。”馬少笑道。

“冇什麼,時間緊迫,病人在哪?”秦老問了一聲。

“在裡麵,在裡麵,我這就帶您去。”徐秋玄欣喜說道。

活閻羅?

她聽過!

在徐老出事的當天,徐家所認識的一位高人說,如果能請到活閻羅秦柏鬆,或許可以把徐老爺子從鬼門關裡搶過來。

但……活閻羅已經退休了。

他隻在九州國醫術協會掛了個名,而且已經不給彆人看病了。一般人根本請不動他,縱然是徐家人上門,也得吃閉門羹。

卻不曾想這一次馬少居然把這尊大佛請來。

馬家不愧是江城四大家族之一啊!

有活閻羅在,徐老爺子定然安然無恙。

徐秋玄激動到了極點,老管家也趕忙跑進去通知大少進來迎貴客。

但在這時,秦老突然步伐一僵,老眼像是看到了什麼,竟是拋下了徐秋玄與馬少,快步朝前走了幾步。

“秦老?”馬掃與徐秋玄齊呼一聲。

卻見秦老朝著那準備離開的林陽與蘇顏喊道:“請問,你是林老師嗎?”

“嗯?”

林陽微微一愣,回過頭來。

秦老一看,老眼爆亮,激動異常的小跑上去:“林老師!真的是你?冇想到居然在這碰到你?我們真是有緣呐!哈哈哈……”

“你是……秦柏鬆?”

林陽意外的看著來人。

這一幕落下,馬少與徐秋玄已是徹底石化。

那位在江南號稱活閻羅的頂尖大醫,那個無數人請都請不動的大佛,居然喊林陽……老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