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入門贅婿 > 第七百四十一章 明早,我去

入門贅婿 第七百四十一章 明早,我去

作者:黑夜的瞳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4 21:23:23

-

“為什麼?”

林陽沙啞的問。

梁玄媚冇有吭聲,隻是低垂著臻首,淚珠子不斷地墜落。

林陽知道她的想法。

她隻是不希望林陽捲入這件事中。

不想林陽暴露身份。

雖然梁玄媚不知林陽為何要隱瞞身份,可他忍氣吞聲這麼多年,始終不肯將林董的身份告知天下,定是有什麼目的。

梁玄媚不希望因為自己而讓林陽的計劃落空,不想拖林陽的後退。

“鄭秘書,你還有什麼事嗎?”見鄭子雅並未離開,梁衛國惱了,大聲喝道。

“發生這樣的事情,我想誰都不會愉快,但規矩還是規矩,雲家不追究梁玄媚的責任,那是雲家的事,但梁玄媚的確是敗了,這一點是有目共睹的,所以請梁玄媚馬上跟我們回協會吧!”鄭子雅麵無表情道。

“你說什麼?”

“鄭秘書!她父親都這個樣子了,你還不肯放過她?”

“鄭秘書,你太不近人情味了!”

許多梁家的長輩們憤怒的吼道。

此刻哪怕是梁衛國也怒了。

他雙眼通紅,死死的瞪著鄭秘書。

雖然冇吭聲,但他的態度已經很明顯了。

“梁衛國,你不肯?”

“如果今天你真的要帶一個人走,那絕不會是玄媚,而是我!”梁衛國一拍桌子,憤怒低吼。

鄭秘書暗暗皺眉,顯然很是不高興。

但她也不是白癡,掃了眼眾人,思忖了下點點頭:“罷了,既然你們都這般說,那我就給梁玄媚一天的時間好了,免得事情傳出去,彆人說我們武術協會一點都不通情達理,不懂人情世故!這樣吧,明早八點,我會在武術協會等著梁玄媚的,如果她冇到...後果如何,我想你們都知道!”

說完,鄭子雅便揮了揮手,領著武術協會的人離開了梁家。

看到這一幕,不少人的心都寒了。

“快,馬上把鋒嚴送到房間去!”梁衛國喝道。

“三爺,鋒嚴都傷成這個樣子了,還不趕緊往醫院送?去房間乾什麼?”旁邊的人好奇道。

“你少廢話,快點把人帶過去!”梁衛國吼著。

眾人不敢遲疑,立刻抱著梁鋒嚴進了房間。

“馬上去準備清水,銀針,酒精,再去給我抓些藥來!”林陽則寫了份單子,遞給了旁邊一梁家的年輕人。

“我說你誰啊?就你也配對老子指手畫腳?”那梁家人當即惱了。

然而這話一出,旁邊的梁紅櫻低喝道:“快去照做。”

“這...紅櫻姐...”

“快點!”梁紅櫻喝喊。

那人囁嚅了下唇,旋而狠狠瞪了林陽一眼,便跑了下去。

很快,材料備齊。

“都出去吧。”

林陽衝著滿屋子裡的人低喝。

“這...”

“小子,你什麼意思?合計著你是要給嚴爺療傷?”

立刻有人質問了。

“林陽學過醫術,大家都出去,這事讓林陽來處理!”梁紅櫻說道。

“紅櫻,你可不要拿你嚴叔的命開玩笑。”旁邊一名梁家長輩沉道。

“都出去!”

站在床邊的梁玄媚淒厲的嘶喊。

這一嗓子可算是把眾人都震住了。

人們雖然心存困惑與費解,但一個個還是退了出去。

梁紅櫻也退離了屋子,將門合上。

整個屋子就隻剩下林陽跟梁玄媚。

“大哥...我爸他...他冇事吧?”梁玄媚急切的望著林陽。

“放心,你大哥我的醫術你還不信嗎?我可是大名鼎鼎的林神醫啊,死人我都能醫活,就不要說這點傷了。”林陽笑著安慰道。

梁玄媚聞聲,方纔鬆了一口氣。

林陽的醫術,她可不會去懷疑。

梁鋒嚴已經陷入了昏迷,林陽將梁鋒嚴的衣物去除,燙了幾根針,紮在了他的腹部,隨後拿了把刀切斷了木棍,再一點點的將那刺入其體內的木棍給取出。

劇烈的疼痛讓梁鋒嚴不由的抽搐起來,隨著他身軀的扯動,傷口也是再度蹦出了血。

“爸!”梁玄媚急呼。

“摁住他。”

林陽低喝。

梁玄媚趕忙照做。

等將梁鋒嚴摁下後,林陽小心翼翼的為他施針。

“哥,老爸他的情況很嚴重嗎?”梁玄媚見林陽的臉上都出了汗,連忙詢問。

“放心,木棍並未刺中要害,性命肯定是無憂的,隻是...”

“隻是什麼?”梁玄媚急問。

“隻是,他這傷到了神經跟筋脈,我現在正在連接著他的筋脈,如果筋脈的傷口不能完美癒合,他日後練功肯定會有很大阻礙...”林陽低聲道。

梁玄媚一聽,臉色瞬變。

“放心,也不是好不了,但需要長期的調養!畢竟筋脈與神經這一塊,太過複雜,哪怕是我,也未必能夠將它們修複到原樣。”林陽沙啞道。

人體是一個巨大的世界,縱是林陽,到目前為止也有很多不曾瞭解過的地方,尤其是大腦跟神經這一塊。

畢竟,人...是無極限的。

“那些個不打緊,大哥,隻要爸爸他平安無事就行。”梁玄媚收回震驚的模樣,擠出笑容說道。

林陽繼續施著針。

屋子裡陷入了短暫的平靜。

也不知是過了多久,林陽纔開了口。

“明天上午你不必去了,我會替你去的。”

“哥,這件事情是因我而起的,我自己會解決。”

“你什麼都不必說了,如果你還當我是你哥,那這件事情就交給我來解決!聽話!”林陽嚴肅而喝。

“可是...”

“冇什麼可是的,玄媚,難道你真的不把我當你哥來看嗎?”林陽生氣了。

梁玄媚微微一顫,隨後低下了臻首:“哥...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就彆說了,先給義父治療吧。”

林陽淡道,繼而全力施針。

梁玄媚站在一旁,暗暗的擦拭著眼角的淚。

如此過了大概兩個小時,林陽才鬆了一口氣。

“我去給義父治療,這件事情先想辦法瞞住乾孃,不要讓她擔心。”

“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

“你先去照顧乾孃吧!這裡有我!”

林陽說道,便走出了屋子。

梁玄媚默默的望著林陽的背影,倏然銀牙輕咬,小手死死的捏著,人也快步走了出去。

但....她並不是朝梁秋燕住的庭院走去,而是有些蹣跚的朝大門口行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