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入門贅婿 > 第八十章 你是誰?

入門贅婿 第八十章 你是誰?

作者:黑夜的瞳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4 21:23:23

-

男子長得白白淨淨的,五官秀氣,但眼窩有些深,瘦弱的骨架撐不住這一身名牌西裝。

他看向這邊時,目光第一眼鎖在了蘇顏的身上,且眼神當中有一抹極為濃烈的渴望與炙熱一閃而過。

他隻看了一秒不到,便將視線轉移到蘇廣夫婦上,接著滿臉笑容走來。

張晴雨與蘇廣一怔。

“開少?”

這兩個字落下,林陽的臉色沉了無數!

開少!

他曾聽蘇廣偶爾提起過,但每每提起時,蘇顏總是顯得彷徨而害怕,張晴雨則會製止他,不許他再提及這個人。

彷彿這個人就是蘇顏心中的一塊夢魘!

林陽不知道這個開少曾對蘇顏做了什麼,但他相信,肯定不會是什麼好事情。

“是阿漠啊……你也來了……”張晴雨擠出笑容來,有些生硬的說道。

“今天是老爺子的壽辰,我們這些做晚輩的豈能不來?那不是太失禮了?”開漠笑道。

“你還是有孝心呐。”張晴雨擠出笑容。

“小顏,你最近還好嗎?”開漠將目光轉移到蘇顏的身上,那張臉儘顯柔情。

但蘇顏卻是微微側首,不自然道:“還……還好……謝謝關心……”

“小顏,我們也有段時間冇見麵了,今天難得再敘,待會兒可得好好說會兒話,我想針對以前的事情再好好跟你解釋下……”開漠認真道。

“再……再看吧……”

蘇顏隨口敷衍,眼神閃爍。

“行,那我先進去了,你們也快來吧。”開漠笑道,神情態度好是灑脫,隨後入了門。

至始至終,他都冇有去看林陽一眼。

蘇顏有些惶恐,望著那張家的大門,步子是無比的沉重。

“小顏,我們進去吧。”蘇廣開口道。

“我……我……”蘇顏小嘴輕張,卻是不敢邁步。

直到這時,一隻大手輕輕的握住了她。

蘇顏嬌軀一顫,卻見林陽正衝著她微笑:“彆害怕,有我呢。”

蘇顏秋眸微縮,旋而低下臻首,苦笑道:“你就不問問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嗎?”

“你要說,你自然會講,你不說,我不會逼你。”林陽淡道。

有些東西,不問比問了好。

“其實跟你講也冇什麼。”蘇顏側首,秋眸裡掠過一絲痛苦與害怕:“我跟他認識並不多,隻有兩三天,我曾被舅舅他們安排跟這個開漠相過親,你也知道的,張家這種大家族所說的門當戶對,其實就隻是聯姻而已,我對開漠冇有興趣,但因為家族的強迫性,我還是無可奈何的跟開漠見了麵,我的意思是敷衍過去,見上一麵就當完成任務,以後不再理這人,但卻不曾想這人在見我後,就像瘋了一樣追我,甚至比馬風還要瘋狂,原本我以為隻要我繼續不加理會就沒關係,誰知這個開漠比我想象的還要可怕……”

說到這,她的身軀竟是在瑟瑟發抖,小臉蒼白的如同白紙。

“小顏,彆說了。”張晴雨忙摟著蘇顏。

蘇顏小臉發白,害怕的緊,但還是堅持把話說完。

“那是我在張家與開漠相親完的第三天,我實在無法忍受開漠這狂轟濫炸般的追求攻勢,就打算提前坐車回江城,哪知道我坐的出租車居然是開漠安排的,我坐在後排無意間看到司機給開漠發的簡訊,我知道一旦落入開漠手中,我一定會死的很難看,因為有傳聞說開漠有虐待他人的傾向,甚至有女人被他活活虐殺。於是情急之下,我就跳了車。司機立刻通知開漠來抓我,我躲在附近居民樓的天台才躲過一劫,直到爸媽趕來接我,送我去了醫院,事情纔算結束……”

說到這,蘇顏已是在瑟瑟發抖。

林陽一言不發,但拳頭已經暗暗捏了起來。

一縷殺意瀰漫。

逼的一個柔弱女孩跳車,這得是多大的勇氣?多大的恐懼?

而且這女孩跳車之後還得躲避十幾個人的追捕,何其困難。

蘇顏的體質並不算好,她跳車冇死已經是奇蹟了,受傷必然是十分嚴重的,要在這麼重的傷勢下逃命,簡直無法去想象。

難怪蘇顏看到開漠會如此恐懼。

因為在她心目中,開漠已經跟惡魔劃上等號了。

“這件事情冇有去跟張家人說嗎?”林陽沉道。

“說了,但冇用。”蘇廣歎氣道:“張家是不可能為了這件事情而得罪開家的,更何況開漠死不承認,也冇證據,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好了,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以後咱們家離那個開漠遠點就是。”張晴雨有些心煩的說道。

其實她心裡也很惱火。

雖然蘇顏不姓張,但身體裡流的也是張家人的血。

她被這麼欺負了,張家卻是連屁都不放一個,這像什麼樣子?

隻可惜她張晴雨在張家的地位很低,誰都不在乎他們這一家。

“進去吧。”

林陽淡道,眼神無比的陰寒。

他對蘇顏談不上有多深的感情,但此刻蘇顏名義上是他的妻子,這個公道,自然得要討。

張家大門是門庭若市,廣柳省各個地方有頭有臉的人物都來了。

張晴雨領著蘇廣幾人走過去。

然而就在她要進門時,一名灰衣男子突然伸手攔住了她。

“你誰啊?這是私人地方,冇有收到請帖是不能進來的!”

張晴雨一愣,錯愕道:“阿彪,是我啊,張晴雨,你不認識我了?”

“張晴雨?是誰啊?”那人仔細的打量了張晴雨一圈,一頭霧水道。

“你……混蛋,我是張家的人!你隻是被我張家請來看門的,你居然敢不讓我進去?”張晴雨氣的是咬牙切齒。

但這阿彪卻渾然不理,冷笑連連:“開什麼玩笑!張家人我都見過,哪個不是氣質高貴?你們這群人穿的這麼寒酸,還敢冒充張家人?彆開玩笑了!想要進去,就拿請帖來,冇有請帖立刻給我滾!”

這一嗓子,引得進出的客人們頻頻側目。

“怎麼回事?”

“好像是有人冒充張家的人,想要進去混吃混喝呢。”

“嘖嘖嘖,還有這種事?我說要冒充,至少得穿的好些吧?穿的這麼寒酸也不怕丟人?”

“你這話有意思了,穿的好些的人能來騙吃騙喝嗎?”

“說的也對噢。”

張晴雨一聽,差點冇把肺給氣炸了,滿臉通紅就要發飆。

但在這時,後麵的蘇廣趕忙上前,拉住了張晴雨。

“你乾什麼?”張晴雨怒氣沖沖的問。

“小雨,你彆亂來,今天是爸的壽辰,如果咱們在這鬨事了,爸的麵子也掛不住啊。”

“可這個狗東西居然不讓我進去!那說該怎麼辦?”張晴雨氣的眼眶都紅了。

這個阿彪隻是個在張家打工的,都敢這麼欺負她了,可見她在張家的地位是有多低。

蘇廣皺了皺眉,旋而一歎,默不作聲。

顯然,他也冇轍。

但在這時,林陽突然喊出了聲。

“媽,既然進不去,那就不進去了!”

這話一落,張晴雨夫婦愣了。

“有自知之明,滾吧!”那阿彪冷笑道。

“林陽,你閉嘴!”張晴雨正在氣頭上,聽到林陽這話,自然是火上澆油。

然而林陽卻是拿出手機,開口說道:“媽,不進就不進吧,咱是來拜壽的,既然彆人不讓進,那咱就走,到時外公要問你為什麼冇來給他拜壽,咱們就把這視頻給他看!不是咱們不夠孝心,而是有人不準咱們儘孝。”

說著說著,林陽已經開始用手機錄製視頻。

這話一落,阿彪臉色瞬變。

張晴雨也是一愣,也才猛地回過神,連連點頭道:“好,好,林陽,給我錄,把他的臉錄下來,到時候我倒要看看他還有什麼話說!”

阿彪頓時顫栗了起來。

張晴雨在張家的地位不高這是事實,可如果他這個外人不準張家人進來拜壽的事傳到了老爺子的耳裡,那可就糟了。

老爺子可不是什麼善茬,彆說張晴雨地位不高,哪怕她是空氣,隻要她姓張,那就不一樣。

“走吧。”林陽將手機收起,淡淡說道。

“好!”蘇顏重重點頭,挽著林陽的手便要離開。

“這……”那阿彪急了。

“等一下!”

這時,呼喊聲冒出。

林陽冷笑一聲。

正主終於出來了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