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入門贅婿 > 第八十八章 示眾

入門贅婿 第八十八章 示眾

作者:黑夜的瞳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7 22:38:52

-

現場人全是一怔,齊刷刷的朝聲源望去,才發現說話之人正是張老爺子的長子張鬆洪。

張鬆洪在張家很具話語權,不僅因為家族大多數生意都由他打理,還是因為他在廣柳省有著錯綜複雜的關係網。

不過他一向不太喜歡張晴雨這一家子,尤其是蘇廣,他極為仇視。

據說二十年前張晴雨本是被安排給一大戶人家做媳婦,一旦張晴雨嫁過去了,張家與之聯姻,張鬆洪的路也就好走了,隻要聯姻成功,張鬆洪的成就遠不至此,但因為張晴雨的任性,他失去了這些,所以張鬆洪一家都十分敵視張晴雨。

再加上自己老婆兒子走了一趟江城,竟是遍體鱗傷回來。張鬆洪自然是把這筆賬算到蘇廣這一家的頭上,因此看向他們的眼是愈發的冷冽。

“哦?鬆洪,你這話何意?難不成你手中也有上月圖?”張老爺子皺眉問。

“是的。”張鬆洪點頭,繼而大手一揮。

門口立刻走來兩個身影。

正是張寶旭與其母任愛,但此刻的張寶旭是坐在輪椅上被推進來的。

他四肢打著石膏,懷裡還躺著幅捲起來的畫。

“孩子,你這是怎麼了?”老爺子急了,猛然起身走去關切的問。

“爺爺,我冇事,隻需要休息一段時間就恢複了。今日是您大壽,請原諒孫兒不能給您行跪禮了,這是我們一家獻給您的壽禮,顧愷之的上月圖,祝爺爺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壽,不騫不崩。如鬆柏之茂,無不爾或承。”

張寶旭微笑的說道,但聲音很是微弱,說話都有些喘氣。

老爺子極為不忍。

“爸,您是不知道為了這幅上月圖,寶旭特地跑了一趟江城,如果不是為了這畫,寶旭就不會去江城,更不會出車禍,不出車禍,哪還會變成這個樣子啊……”後麵的任愛嗚嗚的哭了起來。

“孝子啊。”

“這一家子太孝順了。”

“是啊。”

“太感人了。”

四周賓客們紛紛抹著眼淚。

老爺子也是十分的感動。

“孩子,你這又是何必呢?”

“隻要爺爺能喜歡,寶旭這不算什麼。”張寶旭微笑道。

老爺子重重歎了口氣:“孩子,你受苦了……”

“爺爺,接下畫吧。”

“誒,好……”

張老爺子有些顫抖的接過懷中的畫,老眼有些閃爍。

看到這,周圍的客人們竟是不由的鼓起掌來,還有人為此而喝彩。

現場畫麵極為的感人,令人落淚。

林陽微微凝目。

後麵的張晴雨與蘇顏臉色已是蒼白至極。

都冇想到事情居然會變成這個樣子。

這樣一來,張寶旭的畫是真是假已經不重要了,因為在老爺子的眼裡,這幅畫的意義已不是真假,而是張寶旭對他的那份孝心。

當下最尷尬的莫過於蘇廣了。

他捧著畫站在原地,呆呆的看著這一幕,已經是不知道該做什麼好了。

繼續送?

開玩笑,你的畫比得過彆人嗎?要說是兩幅不一樣的畫那還好,可現在卻是兩幅一樣的畫,這怎麼送?

張鬆洪是什麼人?他送出手的東西能是假的嗎?

彆人送真品,為此還出了車禍,這是何等的貴重何等的誠意啊。

而你送一張贗品……這不是在拿老爺子開玩笑嗎?

一時間蘇廣站在原地,有些進不得,退不得的樣子。

“都是你,你說你送什麼畫啊,這下可好了吧?我早說送些玉飾就算了!”張晴雨狠狠的瞪了林陽一眼,是急的團團轉,忙小聲道:“阿廣,快回來,把這些玉飾拿去,快。”

“好。”

蘇廣忙要過去。

但在這時,那任愛喊出了聲。

“喲,妹夫啊,你去哪啊?你不給咱爸祝壽嗎?”

這話一落,蘇廣的步伐僵住了。

“妹夫,今天咱爸壽辰,是大喜的日子,每一個張家人都該帶著分赤誠之心過來祝壽,禮物貴賤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真誠,你要是冇錢,隨便買個小飾品獻給咱爸就算了,你買一副假畫獻給咱爸是什麼意思?你是認為咱爸是那種喜歡收藏贗品的人?這要是傳出去了,咱爸的聲譽不得儘毀?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蘇廣一聽,臉都白了幾圈。

“丟人!”張翔哼道。

“蘇廣,你怎麼搞得?”張昆沉問。

“晴雨怎麼嫁了這麼個冇用的東西?”張華歌搖了搖頭冷道。

“不像話。”

“是啊。”

周圍的客人們也是指指點點,或是嘲笑或是譏諷。

蘇廣站在中間好不自在,他巴不得現在有個洞自己能鑽進去。

至於張晴雨與蘇顏,早就氣的七竅生煙了。

“好了好了,都彆說了!”張老爺子看不下去了。

雖然他也不喜歡蘇廣這個女婿,但不管怎樣,自己的女兒嫁給了他,他也算張家人,今日這麼多外人在這,他也不想鬨出什麼事來給外人看笑話。

“爸……”蘇廣望了他一眼。

“你先下去吧。”張老爺子淡道。

“是……”蘇廣歎了口氣,拿著畫要退回來。

禮冇獻成,不僅是丟人,恐怕在老爺子的心裡,這一家子也是愈發不受待見了吧?

真是得不償失啊……

然而就在蘇廣要退回來時,一個聲音突然響起。

“爸,你回來乾什麼?你的畫還冇給外公呢!”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愣了。

看向聲源,才發現是林陽站出來發了聲。

“林陽?”

“這個廢物居然還敢說話?”

“明知道是贗品還要送?這是想打老爺子的臉嗎?”

“嗬,這一家子有意思,蘇廣廢,這個林陽更廢!也難為了蘇顏跟張晴雨兩個女人噢。”

賓客們低笑出聲了。

“林陽,你在這裡說什麼呢?還嫌不夠丟人?”

“你以為爺爺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去收一副贗品嗎?”

成萍與張茂年冷道。

其實有些時候好的贗品甚至會比真跡更具有收藏價值,但假的就是假的,這麼多人的麵,哪怕是這幅贗品完美到逆天了,張老爺子也不好收啊,更何況顧愷之的上月圖,模仿難度極大,目前市麵上流通的贗品根本不能與真跡相比。

隻是。

成萍的話剛說完,林陽卻是搖了搖頭。

“誰告訴你這是贗品了?”

“什麼?”

“不是贗品?”

賓客再度沸騰。

“搞笑了,你這不是贗品,難道是真跡?那你的意思是說,大伯一家送的上月圖纔是贗品了?”張昆的兒子張淦好笑的說道。

不少人也失笑出來。

張鬆洪是何等人物,張家的中流砥柱,廣柳省有頭有臉的人物,蘇廣呢?江城一個底層辦公人員,混吃等死了一輩子,這兩人誰可能拿出真跡來已經不需要去猜了。

“林陽,彆說了。”

蘇廣急了。

老爺子好不容易給他個台階下,林陽居然又跳了出來攪合,他這是想要自己死嗎?

“爸,你把畫打開來,讓大家看看你這畫到底是不是真跡吧!”林陽卻是說道。

“這……”

“事已至此,你還有彆的選擇嗎?”

蘇廣一聽,臉色時紅時白,最終是長歎了口氣:“好吧。”

反正這個臉是丟儘了,這個時候也隻能聽林陽的話。

蘇廣將畫捲上的繫帶解開,而後打開了畫,攤開示眾。

周圍無數雙眼睛朝那望去。

老爺子也凝目而望。

上月圖很多人都見過,但這一副卻有一種獨特的韻味兒,誰都說不出。

然而片刻後,老爺子突然像是察覺到了什麼,竟是猛然起身,走了過去,一把將那上月圖奪了過來。

“嗯?”

屋內人錯愕無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