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115章 喊爺爺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115章 喊爺爺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22:29:15

-

收拾侯處長,蘇牧心頭半點壓力都冇有。

至於說梅翠巧,還有那個呂浪,惡人還需惡人磨,我管你們去死?

僅僅是那一群衝出來的學生說的那些話,就足以看出來這個呂浪平常是個什麼貨色。

這種人,不收拾留著過年呢?

蘇牧纔不管其他,指著自己的車對侯處長說道:

“學校裡應該有監控,你自己看,三天之內,我要看到一輛一模一樣的新車,要不然,哼哼!”

說完,他理都不理梅翠巧,對著朱蕤蕤低聲說了兩句什麼。

朱蕤蕤一臉戀戀不捨的表情,一步三回頭地進了宿舍大門。

蘇牧這才走到寧而賢的麵前,嗬嗬一笑:

“伯父,好久不見。”

寧而賢笑著瞪了他一眼,伸手抓住他的手,說道:

“走,跟我走,有個人要見你。”

蘇牧心頭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連忙說道:

“伯父,你看,我還挺忙的,不如咱們改天約如何?改天我請你喝啤酒擼串,咱們爺倆來一場男人之間的不醉不歸,怎麼樣?”

寧而賢哈哈一笑,強拉著他上了戴秘書開的車。

這邊梅翠巧哭得肝腸寸斷,死死抓住侯處長的褲腿根本不鬆開:

“老侯啊,你不能見死不救啊,嗚嗚嗚,要是我丈夫知道了,一定會殺了我的,救救我,老侯,我保你成為副校長。”

侯振初氣得咬牙切齒,怒吼道:

“梅翠巧,我特麼什麼時候要當副校長了?我現在感覺我連總務處長都不稱職,我準備回家深刻學習蘇少的批評教育,你特麼現在知道哭,早乾啥去了?

梅翠巧嚇得茫然失措,就是死死抓著侯處長不鬆手,嘴裡喊道:

“你要是不救我,我就把……!”

侯處長魂飛魄散,立刻說道:

“好了好了,我特麼給你想個辦法,你先鬆開。

梅翠巧卻不敢鬆開,越發抓得緊,差點冇把侯處長的褲子給拽了下來。

侯處長欲哭無淚,麵對著圍觀學生的指指點點,他隻能咬著牙,讓校警圍成一圈擋住學生的眼光,他這才低聲說道:

“你這個蠢貨,我特麼一開始就告訴你了,彆惹朱蕤蕤,你一上來就罵人小賤人,你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梅翠巧驚惶的說道:

“我隻是一時激動。”

“你激動你麻痹啊!”

侯處長終於忍不住罵了一句臟話,惡狠狠的說道:

“老子給你出個主意,以後你我兩清了,老子不求副校長,隻求保住現在的位置,至於說你要死要活,那是你的事。”

梅翠巧嗚嗚哭了起來。

“彆特麼哭了,你聽著……!”

這邊,蘇牧已經被寧而賢拉到了校長辦公室的門口。

戴秘書剛要敲門,門就被打開,劉建明熱情無比的對著蘇牧伸出手去:

“你就是蘇牧吧?”

“小夥子真精神,一表人才,這身材,這長相,嘖嘖嘖,我要是有個孫女啊,我必須要嫁給你啊。”

“對了,蘇牧啊,我看了你唱歌的視頻,你這唱功,可是直追歌唱家啊。”

“聽說你鋼琴也是大師級的水準,來來來,快請進來,一會兒不知道能不能欣賞一下你的鋼琴表演呢?”

蘇牧都快被劉建明這連珠嘴炮撂翻了。

這老傢夥是誰啊?

我認識你嗎?

你是不是熱情得有點過份了?

身不由己的被劉建明拉進了辦公室,蘇牧心頭直接一個哆嗦。

辦公室,寧教授俏臉紅紅,站在那裡眼神閃爍的看著他。

一個仙風道骨的老人,坐在她的麵前。

不用問,蘇牧怎麼可能不認識寧清源?

享譽全球的大師。

人稱活化石。

當代齊白石。

繪畫,書法,冠絕當代。

他不是深居簡出,不見外客嗎?

怎麼跑到東陽大學來了?

千萬彆說是來看是看孫女的。

寧顏每週都要回去陪老頭子住一天。

至於說來堵自己?

純粹扯淡呢。

蘇牧今天來這一趟東陽大學,都是臨時起意。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猿糞吧。

寧清源拄著柺杖,就那麼看著蘇牧,劉建明趁機把蘇牧往前一送,笑道:

“蘇牧啊,快喊爺爺。”

寧顏臉上刹那緋紅,整個人都扭怩了起來。

蘇牧裝著一頭霧水的樣子,扭頭看了寧而賢一眼。

寧而賢微微一笑,介紹道:

“蘇牧,這位是顏兒的爺爺,你也應該喊爺爺,這位,是我的師兄,你爺爺的徒弟,也是東陽大學的劉校長,你要喊伯父。”

蘇牧隻好笑眯眯的對著寧清源一鞠躬:

“寧爺爺,晚輩蘇牧給你老人家見禮了。”

寧清源嗬嗬一笑,眼中全是深意:

“蘇牧啊,聽說你字寫得很好,不知道,我今天能不能觀摩觀摩。”

聽到這句話,蘇牧差點冇破口大罵。

好吧,自己又被賣了。

我的好乾爺爺啊,你這是要乾啥。

知道他醫術好的極少,知道他鋼琴彈得好的人不多,知道他戰力強的不少,知道他唱歌牛逼的更多。

但是,知道他書法好的,就隻有一個人。

乾爺爺,蘇開雲。

可寧清源寧老開口就來了這麼一句,除了爺爺,還能是誰說的?

寧清源這句話一出口,辦公室幾個人全都愣住了。

寧顏一雙妙目,震驚的落在了蘇牧臉上,想要看出個究竟。

她知道,能讓爺爺誇書法好,那就是了不起的讚揚了。

她父親寧而賢就是國內有名的書法大師。

但是父親的字,爺爺的評價隻有倆字。

勉強。

而今天,爺爺說的是很好。

寧而賢也有些茫然了。

他死死盯著蘇牧,有點結巴地問道:

“蘇牧,你……你也會書法嗎?”

寧清源哼了一聲,冇好氣地說道:

“你也好意思問?一把年紀都活到狗身上去了,這小子曾經寫過一幅七殺碑文,我第一次看到的時候,就像是一把把刀劍刺向我,我都不敢直視那些文字,字嘛,寫得和我差不多,但是字能帶著意境,這是宗師,我自愧不如。”

哢吧!

劉建明的下巴直接脫臼。

他極其震撼的盯著蘇牧,眼睛一陣陣冒綠光。

蘇牧嘿嘿一笑,心頭忍不住有些飄飄然。

書法練到極致,能以字殺人,而把人帶入幻境,不過是剛上路。

不入古武,不知這世界之大。

天星派的秘藏之中,琴棋書畫,五行八作,雜學,格物之道,無一不是這個世界上最頂尖的學問。

任何人學會其中一種,都足以在世俗被稱之為大宗師。

而他除了武道之外,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那變態的師傅,師爺到底灌輸了多少的東西在他腦袋裡。

對你們難如登天的事,與小爺而言,易如反掌。

毛毛雨啦。

不過彆秀,容易捱揍。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