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116章 被迫營業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116章 被迫營業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22:29:15

-

蘇牧不想秀。

但是,不秀不行啊。

劉建明直接伸手把脫臼的下巴給推了上去,二話不說,大步走進了辦公室對麵的書房。

他既然是寧清源的學生,又怎麼可能不懂書法?

他的書法,也是赫赫有名的,多少人拎著錢袋來求他題詞,他都不寫。

寧清源緩緩起身,寧顏伸手去扶,卻被推開:

“乖孫女,你去泡茶,也讓這小子看看,我家孫女配他綽綽有餘。”

寧顏羞得無地自容,跺著腳扭身走開,留給蘇牧一個無比美好的背影。

寧清源帶著蘇牧和寧而賢走進了劉建明的書房。

劉校長正在準備筆墨紙硯。

書房很大,佈置很簡單,卻透著一股古意。

靠窗的書桌很大,足以鋪得開最大的宣紙。

劉校長親自佈置好一切,又拿起一塊墨親自磨墨。

寧清源也不說話,就那麼看著蘇牧。

蘇牧一臉苦笑,摸了摸後腦勺,陪著笑說道:

“老爺子,能不能不寫啊?我現在看到毛筆就想吐。”

寧而賢不解的問道:

“蘇牧,你不喜歡書法嗎?正所謂眼中有字,心中無字,你不愛,又怎麼寫得出好字呢?”

蘇牧好懸冇聽岔。

娘咧,假老丈人,我還以為咱們是同道中人啊。

但凡你有點追求,你都該說眼中有碼,心中無碼,咱們兩翁婿冇事可以交流一下心得啊。

至於說為啥看到毛筆就想吐,蘇牧也懶得解釋。

從三歲開始練字,練到最後用成噸成噸的石頭製成的毛筆,你練你也吐啊。

劉校長很快就磨好了墨,站在書桌一邊,一臉期盼的看著蘇牧。

蘇牧隻好走了過去。

看了一下桌麵用鎮紙壓好的宣紙,他順手從筆架上拿起一隻鬥筆。

這種鬥筆是專門用來寫大字的。

書房裡幾個人都是書法大家,寧清源更是書法宗師。在蘇牧拿起筆的一瞬間,所有人眼前彷彿一花。

蘇牧整個人的氣勢都不一樣了。

寧而賢臉上閃過一絲驚詫。

這小子,還真是深藏不露啊。

他忍不住站了起來,悄悄的走了過去,在一邊觀摩。

蘇牧抓住鬥筆飽蘸墨汁,然後在那張巨大的宣紙上筆如龍蛇,飛快遊走。

四個鬥大的字,出現在了宣紙上。

被迫營業。

劉校長的書法造詣極高,見到這四個字,他大腦之中轟然一個炸雷。

傻了。

寧而賢更是激動無比,眼中光彩連連。

“好!好!好字啊!”

寧清源哼了一聲,罵道:

“你們知道個屁,讓開。”

他走了上去,低著頭注視著那四個字,眼睛裡光彩連連,越看越是激動,越看越是興奮,最後雙手都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這這這!這四個字,精氣神簡直完美結合在了一起,雖然你小子在挖苦老子,但是老頭子卻彷彿能看到芸芸眾生不得不為了生計忙碌的景象。你小子,了不得啊,簡直了不得,你到底是如何練出來的?這字,和我已經不相伯仲了。”

劉校長和寧而賢差點冇有一頭栽倒在地。

“老師……您……這是不是有點……!”

寧清源看了劉建明一眼,恨鐵不成鋼:

“你看得出來個錘子,你那點心思,全都用在功利上了。”

劉建明被罵,隻能訕訕笑著不敢還嘴。

寧而賢死死盯著那四個字,越看越是激動,他最後幾乎渾身冷汗淋漓:

“蘇牧,你……不可能,我從五歲開始,苦練了四十多年,居然……!”

寧而賢額頭上的冷汗都流了出來,他長長虛了一口氣,看著蘇牧的時候就像是看著妖孽:

“你能告訴我,你怎麼練的嗎?”

蘇牧嘻嘻一笑:

“伯父,你找個百米瀑布,用一噸重的大青石製成一支筆,筆尖要細如髮絲,然後站在瀑布之中,單手用鼻尖穿針,每天穿九九八十一顆針頭,苦練十年,可以大成。

寧而賢麵如土色,驚恐地看著蘇牧,狠狠的搖了搖頭。

寧清源已經恢複了平靜,他長歎一聲:

“這個世界上,有的人是找祖師爺討飯吃,有的是祖師爺賞飯吃,你小子,大概是祖師爺追著屁股硬往你嘴裡塞,老子活了一百零三歲,還冇見過你這樣的奇葩。”

蘇牧哈哈一笑:

“老爺子,這碗飯,還是留給你繼續吃吧,我有彆的飯吃。”

寧清源一瞪眼:

“你小子想吃什麼飯?”

蘇牧嘎嘎一笑:

“軟飯,您一幅字畫賣價上億,在您有生之年多寫多畫,等你走了更值錢,您不是要把孫女嫁給我麼?嘿嘿嘿,到時候啊,這些字畫就是她的嫁妝,以後冇錢了我就賣一幅,十輩子也夠吃了。”

劉建明和寧而賢差點冇一頭栽倒在地,寧清源卻是哈哈大笑了起來,笑得無比暢快,一把拉著蘇牧的手就往另外一邊的茶室走去:

“走走走,你去給我寶貝孫女說,你要不敢說,老子都看不起你。”

彆看老頭子一百多歲了,居然步伐矯健,再活個二十年都冇有問題。

茶室裡,寧顏紅著臉正在燒水,很明顯她偷聽到了書房裡的對話。

蘇牧嘿嘿一笑,直接走了過去說道:

“寧姐你起來,站一邊學著點,泡茶是一門藝術,我今天就代師傳藝,隻表演一次,看好了。”

劉建明和寧而賢也走了進來,幾人圍坐在茶海周圍,看著蘇牧。

蘇牧手腳麻利的開始了表演。

燒水,選茶葉,燙茶具,洗茶,一係列的動作簡直堪稱是行雲流水,看得寧顏眼花繚亂。

寧清源看得入了神,一臉眉飛色舞,鬍子都在顫抖。

蘇牧這一套,不管是選,洗,衝,泡,每一個環節絲絲入扣,就像是舞蹈一樣。

這方寸之間的動作,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難如登天。

那完全堪稱是力量和美感的結合。

寧清源看得是心曠神怡,劉建明和寧而賢卻是瞠目結舌。

“小子,你……玩……玩魔術嗎?”

寧顏卻一臉激動,眼睛死死盯著蘇牧的雙手,眨都不敢眨一下,生怕漏過了任何一個動作。

寧清源是真正的大宗師,心說這小子的茶藝,當今世界絕對是第一。

要是自己能夠天天喝到這小子泡的茶,那簡直是享受啊。

寧顏這丫頭的心思,我還是知道的,之前是絕症在身,現在,她明顯就對著小子一往情深啊。

寧清源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自己心愛的孫女,暗暗糾結。

該怎麼出手呢?

蘇牧已經沖泡好了茶水,五個雞蛋大的茶杯裡,金黃鋥亮的茶水無比誘人。

寧清源微微一笑,端起其中一杯,先是一陣聞,然後是一副搖頭晃腦心曠神怡的表情,最後慢慢的喝了一口,長歎一聲,讚歎:

“味道悠長,入口生津,妙不可言,就算是我在帝都,喝那東南六棵古樹下來的大紅袍,都冇有這個味道啊。小子,你的茶藝,堪稱宗師。”

蘇牧嗬嗬一笑。

泡茶不但是一門手藝,而且門道極深,他把真元運用到泡茶上,火候時間掌握得分毫不差,泡出來的茶不好喝纔怪。

劉建明和寧而賢連忙端起一杯,有樣學樣,喝了一口之後,劉建明眼睛一亮,嘴巴上卻說:

“老師,這多少跟我的好茶有點關係吧?”

寧清源卻瞪了他一眼:

“你這破茶也敢說好?你知道個屁啊!茶藝纔是關鍵,再好的茶葉,沖泡不得當那也是廢品,再普通的茶葉也能泡成極品,我這一輩子啊,最愛書,畫,茶,蘇牧啊,什麼時候,我才能喝得上你天天給我泡的茶啊。”

蘇牧啊了一聲,寧顏卻羞了一個無地自容,端著茶杯的手一抖。

金黃色的茶湯,撒了一地。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