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128章 十年老血栓,栓不住你一顆心

-

蘇牧想求醉。

不醉也得醉。

“老陳,來,我敬你一箱,我乾了你隨意。”

“怎麼?不給麵子啊?你不給麵子就是看不起我,看不起我就是看不起我死去的外婆。”

這種廉價啤酒,一箱啤酒二十四個,瓶子還賊大。

陳司沉想死。

這玩意兒,醉不死,得漲死。

他隻吹了三瓶就直接投降。

但是蘇牧卻一手一瓶,一瓶不超過三秒。

整整一箱啤酒,吹得乾乾淨淨。

陳司沉都看傻了。

酒還能這麼喝?

但是蘇牧怎麼可能放過他?

好容易找到一個擋箭牌,不薅他薅誰?

“老陳,你說我們投緣不?”

“俗話說,好事成全,我再敬你一箱,不許推遲不許婉拒,還是老規矩,我乾了你隨意。”

又是一箱啤酒,除了墨流蘇,所有人都看得瞠目結舌。

尤其是陳仙兒,她下巴差點冇有脫臼。

她哥的酒量她很清楚,不敢說打遍帝都無敵手,但是絕對妥妥能排得進前五。

可惜,在蘇牧麵前,啥都不是。

第二箱陳司沉硬著頭皮吹了四個,直接轉身去了衛生間開吐。

等他出來,蘇牧裝著醉眼朦朧地看著他,咧嘴嘿嘿一笑:

“老陳啊,你聽我說,我怎麼就這麼稀罕你呢?

俗話說……!”

陳司沉嚇得直接罵娘:

“稀罕你大爺,你快去稀罕老墨吧。”

蘇牧故意裝出一臉無奈的樣子,轉頭看著墨縱橫,嘎嘎一笑:

“老墨,你看,俗話說得好……!”

一聲淡淡冷哼傳了過來。

蘇牧心裡一個哆嗦,他立刻嘿嘿笑著說道:

“俗話說得好,酒喝多了容易傷身,我看今天不如就這樣吧,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說完直接起身,轉身跑進了衛生間。

求醉計劃失敗,看樣子,回家得見機行事了。

鬼才知道今天會這樣啊?

特麼的簡直就是連環車禍現場,真的是一環套一環,環環相扣。

酣暢淋漓地放完水,拒絕了陳司沉和墨縱橫送他們,蘇牧這才一臉心虛的湊到葉總麵前,陪著笑說道:

“小葉子,我們回家吧。”

寧教授在一邊似笑非笑的看著他,玩味的說道:

“還想不想再喝點?我看你再喝一瓶酒能醉了。

蘇牧嗬嗬一笑,正要開玩笑,發現葉總臉色都不對勁了,他連忙哈哈笑著說道:

“老婆,你千萬不要誤會啊,我和她們之間根本冇有什麼特彆的關係,這其中都是誤會。”

葉總的臉色騰地一下就紅了,寧顏驚駭的看著他們:

“你們……!哼!難怪啊,有些人一晚上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葉挽秋連忙伸手去捂寧顏的嘴,臉上是再也繃不住的那種又羞又喜的表情,看得寧教授心頭卻莫名的煩躁了起來。

我煩躁什麼呢?

我應該替挽秋高興啊。

挽秋可是我最好的姐妹啊。

寧顏和葉挽秋的關係,可真是比親姐妹都要親,但是為了眼前這個可惡的傢夥,寧教授居然吃醋了。

她強行把這個念頭從心頭趕了出去,抓住葉挽秋的手,笑眯眯的湊到她耳朵邊說了兩句什麼,葉挽秋更是耳根都紅透了。

蘇牧雞賊無比的豎起了耳朵,聽了一個明明白白。

他心頭差點冇激動得跳了起來。

寧顏說的是——怪不得你要和我分房睡。

她們分房睡了?

天助我也。

他故意笑著問道:

“你們在說什麼不高興的事?說出來讓我高興高興。”

葉總瞪了他一樣,臉色微怒:

“彆跟我嬉皮笑臉的,你倒是給我解釋解釋,老闆娘和男朋友是怎麼回事。”

“嘿嘿,小葉子,你彆這樣,這就是誤會啊!”

葉總冷冷的看了蘇牧一眼,然後拉著寧顏的手說道:

“顏姐,聯手吧,要不然,外麵的小妖精太多,我一個人也打不過啊!”

寧顏羞得一跺腳,轉身就走:

“回家吧,我去叫車。”

葉總卻一把拉住了她,對著蘇牧看了一眼。

蘇牧心頭就是一蕩,他笑嘻嘻地說道:

“叫車這種事,怎麼能讓我家如花似玉的寧教授出馬呢?我去!”

看著蘇牧那無比欠揍的笑容,葉總就忍不住想生氣,她強忍著動手的衝動,淡淡的說道:

“打車去你停車的地方,找個代駕,把我的車開回家!”

蘇牧不由得一愣,一下子就傻眼了。

泥煤!

“怎麼了?我的車不是停在你喝酒的地方了嗎?

葉總看著他冷淡地說道:

“莫非你給我開丟了?”

蘇牧嘿嘿一笑,有些厚顏無恥地說道:

“老婆,這不是……!”

“你給老孃閉嘴!!”

葉挽秋惡狠狠的盯著蘇牧:

“叫媽媽都冇用!”

蘇牧立刻喊道:

“奶奶!”

寧教授笑得前仰後合,差點冇栽倒在地。

葉總氣得牙齒髮癢,鬆開寧顏捏著拳頭就對著蘇牧衝了上去:

“無恥。”

蘇牧哪裡還管寧顏在不在,直接伸手抓住葉總的手,大嘴就湊了上去。

pia嘰!

狠狠一口親在了葉總的臉上。

寧顏俏臉唰地一下紅了起來,葉總腦袋嗡地一聲,羞憤無比地喊道:

“蘇牧,你……你要死啊!”

蘇牧哈哈一笑,轉身跑出去老遠,大聲說道:

“小葉子,我就不信,我堂堂十年老血栓,拴不住你的一顆心。”

寧顏突然歎了一口氣,對著羞惱的葉挽秋說道:

“挽秋,他對你可真好,千方百計都要逗你開心。”

葉總哼了一聲,有些頹廢的說道:

“好個屁,那是他在外麵勾三搭四被老孃戳穿了,故意買好。”

寧顏不由得有些好奇的問道:

“你們什麼時候發展到喊老婆的?”

葉總心頭一顫,忍不住紅著臉說道:

“就是那次在公司的慶典上,顏姐,我有點怕,這傢夥……他就是個花心蘿蔔,我真怕鎮不住他!”

寧顏笑眯眯的說道:

“我們家葉總可是商界女強人,未來一定是商界領袖,怎麼連個臭男人都鎮不住?你的手段呢?上呀!”

葉總聽她說得幽默滑稽,忍不住紅著臉說道: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患得患失。”

寧顏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不由得輕輕一笑,心頭卻是狠狠一顫。

她何嘗不是這樣呢?

從小到大,她就從來冇有對任何一個男人動過心。

一方麵,是絕症帶給她的陰影,一方麵,是她本來就是清心寡慾的性格。

可自從遇到蘇牧之後,一切都變了。

喜歡一個人,需要多久?

愛上一個人,又需要多久。

心動,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她是心動嗎?

不是!

是喜歡嗎?

也不是。

那是什麼呢?

寧顏的心底,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多了一種十分踏實的感覺。

她知道,那種感覺,叫做安全感。

從他把自己從沐青揚手中救出來之後,她就有了這種感覺。

以愛之名的……安全感。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