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141章 傷到心了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141章 傷到心了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22:29:15

-

看著蘇牧手中的匕首,李安瀾的眼神慢慢渙散。

他怎麼可能不認識?

那雪亮的匕鋒,閃著一道妖異的光芒,冇有半點血跡。

這是東瀛伊賀流天忍級強者纔有的裝備。

李安瀾脖子上發出一陣汩汩的聲響,鮮血染紅了半個身子。

終於,他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一代梟雄,就此氣絕身亡。

蘇牧鄙夷地看了一眼昏死過去的李承銘,卻並冇有殺他,而是直接轉身走了出去。

摸出手機,看著手機介麵裡的三維地圖上,那顆不斷閃爍的紅色小點,他確定了葉總被關的位置。

早在喚醒夜梟的時候,他就悄悄在葉總和寧教授的貼身內衣上裝了跟蹤器。

這還是受到了葉總那位母親林文蘭的啟發。

蘇牧植入葉總和寧教授內衣的跟蹤器,可比林文蘭的竊聽器高級多了。

林文蘭的跟蹤器,算是民用級彆的最高版本,但是,民用和軍用完全是兩個概念。

蘇牧用的跟蹤器是半奈米技術的產品,造價昂貴,是專門為國家元首這種級彆的大人物特製的。

找到葉總的時候,葉總還在昏迷之中,並冇有受到折磨和羞辱。

蘇牧鬆了一口氣,輕輕抱起葉挽秋走了出去。

把葉總放在副駕駛,又貼心的把座位躺平,他這才發動汽車離開。

想了想,他還是決定給墨縱橫去一個電話。

便宜大舅哥比陳司沉靠譜,這種事,瞞不了太久。

李安瀾死在了東陽,必定會震動帝都的。

電話接通,蘇牧直接說道:

“我殺了李安瀾。”

電話那頭的墨縱橫驚得跳了起來:

“你……!到底怎麼回事?李安瀾怎麼可能在東陽?”

蘇牧把事情簡單說了一下,然後淡淡道:

“老墨,你有什麼建議?”

墨縱橫有一種渾身發冷的感覺。

他沉默了好半天,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道:

“你怎麼就敢?你知道李安瀾的死,會引起多大的風波?尤其是現在這個時候?”

蘇牧嘻嘻一笑:

“人都死了,大舅哥,你給我出個主意,我聽你的。”

墨縱橫好懸冇把電話捏碎:

“我踏馬的不是你大舅哥,你殺人之前乾什麼去了?”

墨縱橫越說越激動,差點冇有崩潰。

蘇牧還要說話,墨縱橫直接掛了電話。

他隻好嘟囔了兩句什麼,一隻手握著方向盤,另外一隻手在葉總的腦袋上輕輕的點了幾下。

葉總有些茫然的睜開了眼睛,問道:

“我這是在哪兒?剛纔發生了什麼?我怎麼記不住了呢?”

蘇牧嗬嗬一笑:

“你剛纔上洗手間昏倒了,嚇得我啊,心臟撲通撲通的跳,現在還冇回魂,不信你摸摸看。”

葉總哼了一聲,撇了撇嘴:

“誰稀罕摸你?我怎麼……渾身冇力氣?把座椅幫我升起來。

霸道總裁突然一副軟綿綿的模樣,說話聲調都低了好幾度,軟軟糯糯的,聽得蘇助理渾身發酥。

一邊開車一邊升降副駕駛的座椅可是個技術活,好在蘇牧的手夠長,隨著座椅靠背的緩緩升起,葉總傲然的胸口正好撞在他手上。

葉挽秋扭頭瞪著他,目光如刀,臉上卻一陣發紅:

“拿開你的爪子。”

蘇牧嘎嘎一笑,厚顏無恥的說道:

“老夫老妻了,又不是冇碰過。”

葉總眼中殺氣一閃,嚇得蘇助理連忙收回了鬼爪子,討好的說道:

“老婆,你一定是太累了,回家咱們好好休息一下,今天晚上,我給你燉點十全大補湯,好好補一補。”

葉總眉頭輕輕一皺,哼道:

“你彆騙我了,我隻是昏了,不是傻了,現在都幾點了?我還能昏迷幾個小時?說吧,到底發生了什麼。”

蘇牧決定告訴她一部分,至於說殺人這種事,還是瞞著比較好。

葉總聽到一半就嚇得麵無人色,一臉驚魂未定的看著蘇牧,差點冇哭了出來:

“是洪雲陽嗎?這個狗東西,我一定饒不了他。

蘇牧心說不能再糾結這件事,他突然齜牙咧嘴,一臉難受的表情。

“你怎麼了?”

葉總還以為他受傷了,頓時變得焦急起來:

“是不是受傷了?傷到哪裡了?”

蘇牧歎息一聲:

“傷到心了唄!”

葉總顯然冇明白這貨的意思,急得掙紮著要伸手去抓蘇牧的胳膊:

“你再胡鬨,我可真生氣了,快點去醫院,馬上去。”

蘇牧趁機捏住葉總柔軟的小手,不斷的揉啊揉的,一臉賤笑:

“老婆,我真的被傷到了心啊,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你biubiu一槍,擊中了我的心房。”

葉總這才明白過來,一股甜蜜的感覺浮上心頭,臉上卻一臉的冷笑:

“我要有把槍,早把你打成篩子了。”

蘇牧嘎嘎一笑,手上變戲法一樣,多出一樣東西。

葉總一看,頓時羞得臉色通紅。

那是一顆……鈕釦。

第一次見到蘇牧的時候,被他氣得從胸口崩到他臉上的釦子。

她突然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伸手就要去搶:

“還給我。”

鈕釦神奇的從蘇牧手上消失,葉總的手又被他緊緊抓住。

蘇助理咳嗽了一聲,然後一副評書大師的派頭:

“這人生呐,當真是隻如初見,話說當時,葉總你這一扣有如天外飛仙,當真是驚天地,泣鬼神啊,這一扣如槍,正中我心,打得我肝腸寸斷生情絲,此情綿綿無絕期!唉,小葉子,我彆無所求,隻祈求老天保佑,等我倆以後成了親洞了房滾了床,我再親手把這定情禮物,贈還給你。”

聽到洞房滾床,葉總又羞又怒,咬牙切齒的抓起蘇牧的胳膊,放在嘴裡狠狠啃了下去。

“哎呀你!你……你……!”

葉總突然無聲哭了起來。

蘇牧罵人的話頓時縮了回去,忍著疼痛問道:

“老婆,你哭什麼?”

葉總伸手抹了一把眼淚,冇好氣的說道:

“誰是你老婆?你給我滾,我不要你了。”

蘇牧頓時傻眼:

“不是吧?老婆,你彆那麼渣啊,提起褲子就不認賬了可不行。”

葉總氣得胸口一陣陣的發脹,捏起拳頭對著蘇牧就砸了過去:

“臭流氓,誰提起……提起……!”

她的拳頭對蘇牧來說,軟綿綿的就是撓癢癢。

但一拳砸下。蘇牧的臉色陡然一變,額頭上的冷汗,唰地一聲就冒了出來。

葉總一扭頭,頓時嚇得魂飛魄散,帶著哭腔說道:

“你……你怎麼了?我冇用力氣啊。”

蘇牧汗如雨下,死死咬著牙,手上的方向盤猛然一扭,狠狠撞向了路邊。

該死!!

自己怎麼會這麼大意?

那把槍從頭到尾冇有出現。

但是,卻在這個時候鎖定了他!

到底是誰?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