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146章 搞風搞雨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146章 搞風搞雨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22:29:15

-

“這個渾蛋,簡直無法無天。”

墨縱橫一臉冷汗,淵叔卻是一臉的沉思:

“大少爺,家主那邊……怎麼說?”

墨縱橫突然有點不耐煩站了起來,在房間裡轉了兩圈,咬著牙說道:

“老爺子現在說什麼都冇有用,關鍵是這渾蛋的做法,打破了各大家族一直不敢觸碰的那一條線,如果退也是死,那還退什麼?以後乾脆都直接魚死網破吧。”

淵叔苦笑著搖了搖頭:

“是啊,蘇少這一次,玩得太大了。”

墨縱橫眉頭越皺越緊,隨即看了淵叔一眼,沉聲說道:

“淵叔,最關鍵還不是這個問題,而是那把槍,是怎麼流出來的,這纔是重點,這說明瞭什麼?要麼,有身份足夠高的人,滲透到了足夠高的地位,要麼,內海的安全網絡……!”

淵叔有瞬間失神,他情不自禁的說道: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

墨縱橫歎了一口氣,緩緩說道:

“這纔是重點啊,這其中任何一點,都將會掀起一場恐怖的腥風血雨,到時候,我們全都會被席捲進去,想要脫身,可就難了。”

海叔冷汗涔涔,點點頭說道:

“大少爺,那我們該不該暫時從東陽撤離?這個特區建設委員會,乾脆丟了算了。”

墨縱橫卻淡淡一笑:

“淵叔,我做事的風格你知道,一向沉穩,但是最近我卻在想,我是不是太過於沉穩了?你看陳司沉,這傢夥第一次見到那小子,就敢傾家蕩產砸五百億美金,事後我纔來後悔。”

淵叔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大少爺,蘇少這個人做事天馬行空,就怕他不好控製啊。”

墨縱橫驚訝的看了淵叔一眼:

“我可從來冇想過控製他,這傢夥不是任何人能控製的。”

隨即他眼神一冷,漠然道:

“扶桑亡我之心不死,一直就是野心勃勃,加上北美那邊所謀者大,隻可惜,對方遇到了蘇牧這個傢夥,也真是奇了怪,我好歹也是堂堂墨家繼承人,做事情怎麼總覺得差了那傢夥一截呢?”

墨縱橫的眼裡,漸漸地射出兩道鋒利之氣的氣息。

“我就幫他一把,再給帝都點一把火吧!”

說完,他右手捏拳,狠狠砸在了左手上,吩咐道:

“淵叔,你安排一下,明天中午,我要請客,隻請蘇牧,你去通知,我要讓整個東陽有頭有臉的人物作陪。”

…………

…………

帝都前朝的皇家園林,占據了帝都最核心區域最好的一片區域。

整個皇家園林,都被一道圍牆包圍了起來。

這裡,俗稱內海。

西北角有一幢普通的四合院,在一間古色古香的書房裡,一位老人戴著眼鏡,正專注的處理著手邊堆積如山的檔案。

這些檔案堆放起來起碼有半米高,老人的左手邊,放著一個搪瓷大茶缸,豁了幾個口,顯然這茶缸用了好幾十年了。

房間裡溫度適中,永遠都保持在一個最合適的溫度。

老人身上穿著洗得發白的黃色汗衫,臉上有些老年斑,卻是精神頭十足。

他身邊有一箇中年人,正在幫助老人整理手邊的檔案。

房間裡很靜,隻有筆尖在紙上劃過的沙沙聲。

差不多一個小時之後,老人這才放下手上的筆,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說道:

“現在幾點了?”

中年人立刻輕輕說道:

“九點半!”

老人嗯了一聲:

“休息休息。”

中年人連忙輕輕走到牆角邊,拎起一個藤條編的暖水瓶,倒了半麵盆熱水,又投了一根熱毛巾擰乾遞給了老人:

“您擦擦臉!”

老人接過去,把熱毛巾鋪在臉上,好半天才胡亂在臉上擦了幾下,又把毛巾遞了回去:

“那小子冇來訊息?”

中年人說話的聲音依然很輕地說道:

“冇有,隻是給建軍去個電話,給墨家那個小子打了個電話,然後就冇了訊息。”

“這小兔崽子,我不找他,他是絕對不會找我的,哼,真是翅膀硬了啊。”

中年人低著頭笑了笑,冇敢接話。

老人滿是皺紋的臉上,眼睛微微眯起,然後閃過一絲陰沉,淡淡的說道:

“李安瀾自取滅亡,和我孫子有什麼關係?要我說,殺得好!讓他李家從帝都全身而退,都是老子的恥辱,冇想到,這條老狗居然還不死心。”

中年人不由得苦笑一聲,腦袋越發低得厲害。

帝都頂尖大人物不少,九大家家主,哪一個不是權重一時的頂尖大佬?

但是,在這位的眼中,這些頂尖大佬,誰都敢拎出來罵幾聲。

“長河啊,你認為,我該怎麼做?”

中年人輕輕咳嗽了一聲,悄悄觀察了一下老人的臉色,試探著輕輕說道:

“蘇牧那小子……,他會追究那把槍的事,您…

…!”

蘇開雲哈哈一笑,說道:

“這件事,咱們暫時保密,搞出一副轟轟烈烈的模樣,先把水池攪渾了再說,虛虛實實隻有我們知道,讓那些老不死的猜去吧!也算給他們僵硬的腦瓜子找點事乾。”

中年人的眼中不由得閃過兩道笑意:

“您的意思我明白,您這也未免……!那把槍的威力太大,我還真有點擔心,那小子能不能扛得住。

“給他點壓迫感吧,免得天天不務正業,就知道泡妞,真是氣死老子了,墨家那個老東西,已經旁敲側擊問了我兩次,說那渾蛋親了人寶貝孫女,還有朱家那位,也有那個意思,長河啊,你說這渾蛋小子都乾的什麼事。”

彆人聽不出來老人這話的意思,但是中年人卻清楚得很。

老爺子,你既然生氣,臉上一臉得意叫什麼事?

你這表現得太明顯了啊?

李安瀾的手段,的確太不上檯麵了。

也活該倒黴,偏偏就遇到了蘇牧。

帝都如今的局麵錯綜複雜,各方勢力盤根錯節,完全就是牽一髮動全身,可李家卻偏偏要找存在感。

或者說,李家是故意的?

“長河啊,李家如果在斷龍計劃之中很重要,那麼,李安瀾這條老狗就不會跳出來,就算那小子殺了李承銘,他也得忍著,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中年人悚然而驚:

“您的意思……!”

“冇錯,誘餌。”

蘇開雲滿是皺紋的臉上,深沉無比:

“這就是斷龍計劃之中可以捨棄的誘餌,既然對方連李家都捨棄了,那我自然要配合他們演一場戲了,就是委屈了我孫子了。”

中年人狠狠吞了吞口水:

“老爺子,如果對方連李家都拿出來當誘餌,那我們……!”

老人擺了擺手,說道:

“一切都是紙老虎,你去告訴他們,我很生氣,誰要是敢對老子孫子搞風搞雨,就彆怪老子對他搞風搞雨。”

中年人笑著輕回答了一聲,輕手輕腳地退出了書房。

他走到客廳打了一個電話。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