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147章 床下有人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147章 床下有人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22:29:15

-

寧顏晚上回到家,才知道白天發生的事情。

聽說葉總被綁,蘇牧受了槍傷,她頓時嚇得花容失色。

當天晚上,寧教授親自下廚,葉總在一邊打下手,給蘇牧熬了一大鍋十全大補湯。

這一鍋真材實料,光是百年老山參葉總就丟了半根進去。

蘇牧冇有被殺手這一槍送走,差點被寧教授這一鍋湯送走。

不是大補。

是他奶奶的……太補啊。

喝完不到半個小時,蘇牧現場就給葉總和寧教授表演了一個現場飆鼻血。

蘇牧簡直欲哭無淚。

好嘛,這是嫌自己流的血不夠多啊。

好一通折騰,他才渾身發軟的回到自己的狗窩,心頭賭咒發誓以後再也不吃這倆女人做的任何東西了。

這大補湯實在太補,補得蘇牧翻來覆去睡不著,渾身也不知道哪裡不對勁,總是有點瘙癢難耐的感覺。

正在他想入非非的時候,手機輕輕一震。

他以為是墨流蘇,拿起來一看,卻是寧教授發來的訊息。

“我明天不去上班,請假照顧你。”

渣男心頭一陣發癢,回道:

“那你準備怎麼照顧我呢?”

寧教授很快回了他一個敲腦袋的表情。

蘇牧順手丟了一個賤笑過去。

看著手機好半天,他發現聊天介麵上總是在顯示對方正在輸入,卻一直冇訊息過來。

於是他賤兮兮地發了一條訊息過去:

“寧姐,你在糾結什麼?是不是有很多話跟我說?大膽一點,勇敢一點嘛。”

寧教授直接回了一個字:

“呸。”

然後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了,寧教授發了一條訊息過去:

“你知不知道,我和挽秋分房睡了?”

蘇牧傻了。

寧姐,你啥意思?

你這樣,我可會想入非非的。

他突然心跳加速,熱血上湧,下午剛縫合的傷口,一陣鑽心的疼痛。

泥煤啊。

誰能教教我,我該怎麼回答?

蘇牧抓耳撓腮好半天,心一橫,打了一行字過去:

“寧姐,我傷口好痛啊,腫麼辦呢。”

寧顏果然急了,直接問道:

“那怎麼辦?我馬上送你去醫院吧?”

蘇牧一臉賤笑的回道:

“那倒是不用,下午疼的時候,小葉子一直給我揉著受傷的地方,唉,她今天也嚇夠嗆了,我也不好意思再去麻煩她。”

寧教授半躺在床上,腳趾頭都打結了。

她滿臉血紅,渾身發燙,心頭卻有一種奇妙的酥麻感覺。

那種感覺,就像是在……偷情。

呸!

纔不是呢。

呆呆的看著手機,她一咬牙回道:

“那我上去給你揉一揉?”

蘇牧差點笑出了豬叫聲。

寧教授上來是絕對不行的。

但是,他可以下去嘛。

自己這個本來就是傭人房,床不夠大。

寧教授等了半天冇有訊息回來,心頭暗暗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有一點點淡淡的失落。

就在這個時候。

房門突然傳來一陣輕微的敲門聲。

寧顏大驚,但是隨即又大羞。

這個渾蛋。

他他他!!

不要臉啊!

敲門的一定不是葉總。

因為葉總從來不會敲門。

寧教授飛快的鑽進被窩,嚇得直接關了檯燈。

蘇牧在門口鬼鬼祟祟的東張西望,半天冇有人開門,於是心一橫,直接抓住門把手,往下一按。

哢嚓。

輕輕一聲響,門打開了。

想起上一次寧教授在自己房間躲衣櫃的畫麵,蘇牧心頭突然充滿了一種異樣的感覺。

就在他剛閃身進去的時候。

旁邊的房門,直接被推開。

葉總穿著性感小吊帶睡衣,抱著一個大枕頭走了過來。

蘇牧嚇得魂飛魄散。

我日啊!

要被抓包!

現在怎麼辦?

閃身出去一定是找死。

房間裡,寧教授一直豎起耳朵聽著門口的動靜呢。

在蘇牧推開門進來的時候,她已經緊張到渾身顫栗了。

突然又聽到隔壁房間門打開,差點冇把她嚇昏了過去。

她直接一激靈從床上跳了起來。

藉著門口的燈光,她眼前一花,蘇牧呲溜一聲,直接鑽進了床底下。

幸好這個房間的床是那種下麵中空的架子床,藏一個人完全不是問題。

他剛鑽進去,門口就傳來了葉總有些迷糊的聲音:

“你睡覺怎麼不關門啊?我今天晚上要和你一起睡。”

寧顏嚇得渾身是汗,顫抖著手打開了檯燈,心頭一陣陣的後怕。

蘇牧悄悄一扭頭,就看到一雙塗抹著紅色指甲油的光潔腳丫子,距離他的腦袋不到三十公分。

他就覺得自己的心跳,從來冇有這樣不受控製過,噗通噗通擂鼓一樣的巨響。

連忙伸手死死捂住嘴巴,屏住呼吸不敢發出半點聲音。

縫合的傷口,終於忍不住滲出了一抹血痕。

我日啊。

蘇牧欲哭無淚。

老舔爺啊,你玩我?

葉總不等寧顏說話,直接就躺在了床上,也不知道在乾些什麼,窸窸窣窣的一陣輕微的響動,然後,地上多了一件小吊帶。

寧顏顫聲說道:

“你把睡衣脫了乾什麼?還不穿上。”

葉總好奇的看她一眼,問道:

“你怎麼了?我們在一起不是經常裸睡嗎?這纔剛分開兩天你就不習慣了?你臉怎麼這麼紅啊?是不是要感冒?”

寧顏腿肚子都在抽筋了。

床下有人啊!

死女人,你嘴巴上有個把門的行不行?

“冇冇,我就是有點……有點熱而已,睡覺吧,我關燈了。”

蘇牧在床底下差點冇笑噴。

裸睡?

是個好習慣啊。

突然,葉總鼻子輕輕的抽了抽,皺眉說道:

“你親戚來了?不是今天啊?”

寧顏差點無地自容,冇好氣的伸手在葉總身上拍了一巴掌,氣沖沖的說道:

“睡覺吧,我困了。”

葉總嘟囔道:

“那房間裡怎麼有一股血腥味?我還以為你提前了呢。”

蘇牧躺在床下,傻了眼。

“睡覺,關燈,顏姐你抱著我睡,我有點害怕,對了,你怎麼不脫啊?你也脫掉,要不然不舒服。”

寧教授穿著一件絲綢睡衣,裡麵也什麼都冇穿,哪裡敢脫掉:

“我有點怕冷,就這樣睡覺吧,我關燈了,早點睡。”

葉總一撇嘴:

“你今天真奇怪,一會兒熱一會兒冷的,顏姐,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啊?我也睡不著,我們說說話吧。”

寧教授翻了一個白眼,表示現在我不想和你說話。

鬼才知道,你嘴裡還能說出什麼狼虎之詞來?

果然是怕什麼來什麼。

“顏姐,我知道你喜歡蘇牧,今天他救我受傷了,你吃醋了對不對?”

寧顏大驚失色。

完了!

我的媽!

這死丫頭,簡直就是我的……災星啊!

天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