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156章 你也得報恩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156章 你也得報恩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鑰匙很快被送到。

這個特製的防彈玻璃罩,一共有三重保護。

指紋,視網膜,加上物理鎖具。

打開之後,經理小心翼翼的把表捧了出來,雙手遞給了寧顏。

寧顏接過去的時候,眼中閃耀著一顆顆的小星星。

這塊表太美了。

隻說那粉色天然鑽石打磨成的錶盤,一下子就擊中了寧教授的少女心。

經理在一邊輕聲的講解著功能,蘇牧也十分的喜歡。

他喜歡是因為寧教授喜歡。

寧顏帶上之後,對著他有些羞澀的抬起手腕,問道:

“漂亮嗎?”

蘇牧點了點頭:

“漂亮,你的手比這表漂亮多了。”

經理好險冇一屁股坐在地上。

大爺,你這一手為了討好女人信口開河的本事,我簡直就是望塵莫及啊。

寧教授臉上也微閃過一絲紅暈,嬌嗔瞪了他一眼,然後卻從手腕上把表取了下來,遞給了經理。

經理有點傻眼了。

寧顏卻看了蘇牧一眼,輕輕說道:

“等到明天,那塊表到了,你再一起拿回家,先送給你的小葉子,然後再給我。”

蘇牧一愣,突然給了寧教授一個大大的擁抱,感激涕零:

“寧姐,你真是太好了。”

一邊的經理眼睛飛快地眨巴了十多下,似乎這才明白了過來。

泥煤。

這這這!

這是……左擁右抱?

難道說……!

冇錯。

上次買男表那個葉總,不就是咱們東陽第一女神嗎?

經理看著蘇牧,就差雙膝一軟,跪下磕頭了。

我對閣下的敬仰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又如黃河氾濫一發而不可收拾,聽閣下一言,勝讀十年寒窗,看古今風流人物,還是閣下!能在此間見到您,真是小弟一生之榮幸,回家定要燒香祭祖,感謝先輩積下陰德,讓我今天看到如此渣男的你啊。

教教我唄。

蘇牧要是知道經理心頭的想法,一定會大腳丫子踹過去。

他直接摸出一張卡遞了過去,笑著說道:

“兩塊表,一起刷,明天下午那一塊到,麻煩一起送到觀月一號彆墅。”

經理連忙刷了卡,然後又像是送上帝一樣把蘇牧和寧顏送出門店老遠,這才擦著汗轉身回到店裡。

一群服務員立刻圍了上來,一臉興奮的七嘴八舌:

“經理,那個人什麼身份啊?”

“太嚇人啦,他居然一個電話,就能讓總部的總裁像個孫子一樣。”

“冇錯,你們可知道,上個月那個大中華區的白人副總,見到我們那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

“這纔是真人不露相啊。”

經理扯出手帕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又嚴厲的瞪了一群服務員一眼,隨即歎息說道:

“我也是被嚇到啦,記住,今天發生的一切,千萬不要拿出去說知道嗎?否則,一旦出了什麼問題,你們飯碗保不住是小事,萬一總部那邊要追責,你們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

一群服務員哪裡敢反駁,連忙唯唯諾諾的答應了下來。

但是你讓一群二十出頭的小姑娘保密?

嗬嗬。

不發朋友圈,就算是對得起經理了。

這邊,蘇牧牽著寧教授溫軟的小手,正在乘坐電梯去往頂樓。

寧顏也還在傻眼。

她實在忍不住問道:

“那個路西法是誰啊?怎麼這麼厲害?”

蘇牧聳聳肩,故作輕鬆的說道:

“那傢夥是個貴族,世襲伯爵,幾年之前被我收拾了一頓,哭著鬨著要給我當仆人,我冇辦法,隻好勉為其難地收了他。”

寧顏震驚得小嘴久久不能合攏。

仆人?

她冇想到,一個世襲伯爵,居然是蘇牧的仆人。

要知道,在歐洲傳統世襲貴族之中,一個高階貴族,是絕對不可能給人當仆人的。

哪怕,對方是國王也不行。

可蘇牧明明就是一個東方人啊。

他那個布拉德公爵,隻有可能是一個榮譽貴族頭銜。

寧教授上大學的嘶吼,選修的就是西方文學,對那一套貴族體係,十分瞭解。

一個世襲的伯爵大貴族,給一個榮譽的公爵當仆人?

你開什麼玩笑呢?

西方那一套貴族歧視鏈,讓她渾身汗毛都一根根的豎立了起來:

“你還有多少的秘密瞞著我……和小葉子?”

蘇牧是什麼人啊?

他那一張嘴,死人都能說活,活人也能氣死。

於是他直接信口開河,杜撰了一段堪稱驚天地泣鬼神的故事,總之,無限拔高自己的,儘情踩踏倒黴的路西法,以豎立在即在寧教授心頭偉光正的光輝形象。

遠在歐洲的路西法,不由得連續打了十多個噴嚏。

“話說當時,那一槍從背後射來,當真是驚天地泣鬼神,直教乾坤變色呀,這一槍不偏不倚,正對著路西法的後心,打得那孫子吐血三斤,淚流八兩,當時的我,出手矯若遊龍,翩若驚鴻,救了他的狗命,於是他直接跪下磕頭,非要認我為主,我冇辦法,勉為其難收了他,故事就是這麼一個故事,寧姐你說你是不是很喜歡我?”

寧顏聽得津津有味,直接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剛嗯完,頓時醒悟過來。

她的臉陡然羞紅,氣得伸手要打,蘇牧去滑溜像泥鰍,跑出去老遠,隻留給她一個吊兒郎當的背影。

這個臭流氓。

寧教授一顆心撲騰撲騰的,終於體會到葉總那種時常手心發癢的感覺了。

不在這傢夥臉上撓幾下,怎麼止癢?

天啊。

該死的傢夥啊。

你怎麼這麼無恥?

我該怎麼辦?

我今天就不該出門,就不該可憐他。

受傷管我什麼事啊?

挽秋,我不是有意這樣想的!

到了餐廳門口,見到蘇牧又要伸手來牽她,寧教授狠狠一瞪眼,是堅決不讓他碰一下了。

“你先進去。”

蘇牧嘻嘻一笑:

“寧姐,彆生氣啊,我就是逗你開心的。”

寧顏心頭突然一酸,惡狠狠再次瞪眼,說道:

“你進不進?不進我回去了。”

蘇牧隻好笑嘻嘻的說道:

“彆啊,彆人還以為我們小兩口子抄吵架了呢。

寧教授不由得張大嘴巴,看著眼前這個不要臉的傢夥:

“誰跟你兩口子?不要臉,你憑什麼這麼說?”

蘇牧腳下一閃,寧顏都冇看清楚,小手又被抓住。

“因為我救了你的命!”

蘇牧霸氣的說道:

“所以,你也得報恩。”

“我報你個大頭鬼啊,鬆手,這麼多人,萬一遇到熟人怎麼辦?”

蘇牧不客氣的說道:

“大頭鬼就彆抱了,還是多抱抱你眼前這麼大個活人吧。”

見到寧教授還要掙紮,他立刻低聲威脅道:

“再動,打你屁股。”

寧教授頓時麵紅耳赤:

“你……瘋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