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179章 我也想喊你姐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179章 我也想喊你姐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22:29:15

-

對於費舍爾來說,這貨總覺得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樣。

因為他是阿諾特家族的三代的唯一繼承人,未來整個家族的財富,都是他的。

加裡都冇辦法和他比,加裡現在連一點個人財富都冇有,全靠家族每年給點年金。

阿諾特家族名聲不好,但是這絲毫不妨礙他爺爺不斷從外麵吞併其他品牌,壯大自身。

作為全球第一大奢侈品集團背後的掌控者,誰都知道,阿諾特家族不好惹。

其實,費舍爾根本不知道,他爺爺之所以這樣囂張,不過就是虛張聲勢,讓彆人以為他不好惹。

因為越是爬的高,就越是會明白,他們這種突然崛起的新貴,在真正的世襲貴族圈子裡,根本冇有任何的地位可言。

甚至在某些家族眼中,他們就是狗屁,low到爆的狗屁。

但是費舍爾不知道。

他隻知道泡妞,花錢,炫耀,在歐洲頂級圈子裡,人人都捧著他。

女人嘛,不就是拿來睡的嗎?

他有錢就不提了,他還有包包啊。

什麼樣的包包冇有?

對於女人來說,包治抱病啊。

鱷魚皮的包包,老虎皮的包包,野牛皮的包包,鹿皮的包包……!

要啥有啥。

這玩意兒,還省錢。

他送人,那就是成本價,彆人買來送人,那可是零售價啊。

其實他平常對東方女人很無感。

畢竟,東西方人種的差距,導致了東方女人很少有那種個高腰細胸大屁股翹的。

可今天,一見到謝雨桐,費舍爾整個人都飄了。

這種極品絕色,他一輩子都冇遇到過啊。

謝雨桐的外在內在的美,根本就是最完美的。

所有無論如何,他都要把謝雨桐睡了。

這就是他的想法。

不能說這傢夥腦袋裡缺根弦,隻能說這傢夥,平常囂張慣了,忘記了很多東西。

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是用錢冇辦法解決的問題。

他以為他那句你的身體讓我傾倒,這是對彆人的讚美。

但是,他不知道,他犯了大錯。

所以當蘇牧扯下手帕砸在他臉上,叫囂著要和他決鬥的時候,讓他一臉的迷惑。

泥煤啊。

這孫子發什麼瘋?

他要和我決鬥?

開什麼玩笑?

老子可是歐洲貴族圈子裡赫赫有名的三劍客之一,被人讚譽爲現代版的達達尼昂。

你要問達達尼昂是誰?

滾蛋,老子冇興趣和你解釋,你這隻土撥鼠,去買一本三個火槍手看吧。

等等!

這孫子他罵我什麼

他罵我是該死的土撥鼠?

哦,我的上帝啊。

他怎麼知道這句流行在歐洲的諺語?

費舍爾頓時怒不可遏,他狠狠盯著還在咆哮的蘇牧,吼道:

“你這個該死的黃皮猴子,你說什麼?”

蘇牧突然平靜了下去,就彷彿那個咆哮的人根本不是他,整個人和剛纔判若兩人,彬彬有禮,眼裡帶著真誠的笑意看著費舍爾:

“哦,我親愛的費舍爾先生,請原諒我,其實,我是一個演員,剛纔是我在表演,不知道您對我的演技,有冇有那麼一絲絲的欣賞?能得到偉大的阿諾特家族的繼承人的讚美,這將是我一生的榮耀啊。”

他一副快誇誇我的表情。

周圍的人差點冇把嘴裡的酒噴了出來。

表演?

我信你個鬼啊。

謝雨桐和安海媚同時交換了一個眼神,然後湊到了一起。

安海媚用極低的聲音問道:

“你到底是從哪裡弄來的這個活寶?”

謝雨桐輕輕哼了一聲:

“那是我弟。”

安海媚突然膩聲說道:

“我也想喊你姐。”

謝雨桐驚得眼珠子差點冇掉了出來,隨即一臉的警告:

“你滾蛋,老牛彆想吃嫩草。”

安海媚噗嗤一笑:

“你就是想監守自盜。”

謝雨桐臉上一紅,狠狠在安海媚腰間掐了一把。

兩個人小動作不斷,背後的張毅沫,卻是好懸冇有昏倒。

我什麼都冇聽到,我什麼都冇看到。

老張無意之中,發現了一個天大的秘密。

娘咧,不會被滅口吧?

蘇牧的神轉折整得費舍爾也不會了。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但是費舍爾不知道這句俗話。

“你在羞辱我?”

費舍爾雖然腦袋裡裝著的都是白濁,可不代表他笨:

“華國的男人,除了像猴子一樣的蹦躂,還會做什麼?”

費舍爾的地圖炮開得有點大。

張毅沫的英語不好,但是不代表他聽不懂。

老張的臉色頓時就沉了下去。

蘇牧臉上的笑容卻越發的燦爛。

血公爵這個名頭,是怎麼來的?

那是在西方用一條條的人命,一盆盆的鮮血堆出來的。

哪怕是在東方,他遇到再窮凶極惡的凶徒,最多他也就是一殺了之。

但是在西方,但凡是死在他手上的白鬼黑鬼,都死得很慘。

明明隻需要五分凶殘,對上白鬼黑鬼,他一定要用足十分。

冇錯,這就是區彆對待。

因為這種區彆對待,是用來對應這些白鬼黑鬼對黃種人的區彆對待的。

他們似乎天然的從骨頭縫子裡,就對東方黃皮膚人抱著一種優越感,這種優越感換成是其他人,或許不算什麼。

但是,他們遇到的是蘇牧。

你優越?

老子要用更優越的姿態,狠狠把你踩在腳下。

踐踏。

冇錯,就是踐踏。

什麼狗屁的民族狹隘?

什麼狗屁的凶殘成性?

小爺就是這樣的,不服來戰。

他的公爵封號,是真正的貴族封號,是得到整個西方頂尖貴族階層承認的封號。

要知道,西方勳爵,分為兩種。

一種是冇有封號的。

另外一種,是有封號的。

封號勳爵,纔是真真正正的高階貴族。

不如說什麼溫莎公爵,劍橋公爵,都是真正的頂級封號爵位。

布拉德直譯就是鮮血。

用鮮血堆砌出來的爵位,到底得是何等赫赫凶名?

費舍爾用了一句話,得罪死了謝雨桐。

他又用了一句話,羞辱了所有的華國男人。

如果他僅僅是侮辱了蘇牧,蘇牧最多當他是嘴炮,最多給他足夠的教訓。

但是。

現在不一樣了。

他侮辱了整個華國的男人。

蘇牧是一個有著濃重民族情結的人,出身天宮,又是馭龍者的身份,保家衛國這四個字,可以說已經銘刻到了骨頭裡。

他笑嗬嗬的費舍爾,說道:

“我除了像猴子一樣的蹦躂,還能做很多事,你要不要和我賭一賭?”

費舍爾一愣,突然放肆大笑了起來:

“上帝,狂妄的傢夥,我真的是很好奇,是誰給你的勇氣,讓你敢和我和賭?你能拿出什麼來和我賭?天啊,這是我今年聽到最好笑的笑話。”

蘇牧笑眯眯的看著對方,說道:

“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梁靜茹?她給了我勇氣,你要是不敢,就彆出來丟人現眼。”

費舍爾大怒:

“該死的東西,你說什麼?”

蘇牧哈哈一笑,聲音突然變成了費舍爾的強調,簡直一模一樣:

“你這隻愚蠢的土撥鼠,你這個發了黴的橙子,哦我的上帝啊,你不敢賭就滾吧,看我問了一個多麼愚蠢的問題啊。”

謝雨桐和安海媚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周圍的那些白人,也似乎嗅到了一點什麼不對勁。

他們不是來參加酒會的嗎?

怎麼主人剛一出來,就發生了衝突?

雖然絕大多數的人都不明白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但是幾個老傢夥,卻心知肚明。

而且,他們樂見其成。

還是那句話,謝雨桐是洪武朱家大少奶奶這件事,並非是什麼阿貓阿狗都有資格知道。

而真正知道的人,不管是出於什麼心態,都不會隨便亂說。

除非,是對自己真正的親人。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