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18章 上當了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18章 上當了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偷看老闆尿尿的後果是什麼?

後果很嚴重。

蘇助理很淒慘。

當天晚上回到家,葉挽秋就把自己關進了臥室,再也冇出來過。

做好了晚飯的寧顏看著鬼鬼祟祟捂著臉的蘇牧,好奇問道:

“蘇牧,發生了什麼嗎?”

蘇牧隻好放下手,寧顏張大了嘴巴,久久冇合上。

她驚呆了。

“這是……!”

蘇牧苦笑著揉了揉肚子:

“寧教授,能不能先來點吃的,餓啊。”

看著被撓成花臉貓的蘇牧,寧顏再也忍不住撲哧一笑,說道:

“辛苦你了,我煮了粥,還有很多小菜,給你補補。”

她走進廚房給蘇牧盛了一碗粥,然後在他對麵坐下,看著他臉上十多道血紅的撓痕,憋著笑問道:

“你到底怎麼欺負她了?”

蘇牧氣得一瞪眼,卻帶動了臉上的傷,疼得一陣齜牙咧嘴:

“寧教授,你睜大你那雙黑不溜秋的小眼睛看看,這到底是誰欺負誰?”

寧顏一拍餐桌,說道:

“你說誰眼睛小?”

蘇牧立刻嘿嘿一笑:

“你可是教授,文化人不能動手。”

他夾起一筷子小菜往嘴裡一塞,頓時雙眼放光:

“寧教授,太好吃了,真不知道,以後哪個孫子有那麼好的福氣,能娶到寧教授當老婆,真是羨慕啊。”

寧顏臉上一紅,狠狠瞪了他一眼:

“吃飯都堵不住你的嘴,難怪會被挽秋撓成花臉貓。”

說著她氣鼓鼓的起身上了樓。

幾分鐘之後,她又拎著一個藥箱走了下來,從裡麵拿出一盒紅藥水,一包棉簽,放在客廳的茶幾上。

“吃完飯自己擦藥,記住傷口彆沾水。”

說完,扭腰又上了樓。

推開臥室,葉挽秋已經洗了澡,正雙手抱著膝蓋,蜷在床頭髮呆。

“挽秋,到底發生了什麼?”

葉挽秋回想起之前那一幕,差點羞憤欲死。

這讓她怎麼和閨蜜說?

說自己尿急,被人看光了屁屁?

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鬼使神差的,她低聲說道:

“那臭流氓他欺負我。”

寧顏大驚:

“什麼?他怎麼你了?他敢欺負你?是不是讓他得手了?”

葉挽秋氣得伸手在寧顏身上打了一拳,啐道:

“什麼和什麼啊?不是你以為的那種欺負。”

寧顏這才鬆了一口氣,又恨恨的回了一拳:

“誰讓你不說明白?我看人家那張臉都被你撓花了,是你欺負彆人吧?”

葉挽秋橫了寧顏一眼:

“你心疼啊?”

寧顏氣得一腳踢了過去:

“滾。”

葉挽秋的心情這才似乎好了起來,她開始把今天上午在公司發生的事,說給了寧顏聽。

當寧顏聽完,整個人都傻了。

整個故事,一波三折,還好最終的結果還算圓滿。

“那這麼說,蘇牧可是立了大功啊?你給我說說,他臉上到底是怎麼回事?”

葉挽秋心頭一慌,故作鎮定的捋了捋頭髮,又把下午和晚上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

等她說完,寧顏笑得花枝亂顫,東倒西歪:

“咯咯咯,笑不活了,咯咯咯,葉總,你真的是要笑死我啦!”

葉挽秋雙手捂著臉,不斷蹬腿:

“我也不活了,以後還讓我怎麼麵對那個臭流氓啊?簡直糗大了,老孃我這一輩子,都冇有這樣糗過。”

寧顏笑著說道:

“反正你都承認了他是你丈夫,被老公看光了屁屁,又有什麼大不了的?以後你看回來就是了。”

葉挽秋對著寧顏做了一個抓的動作,反擊道:

“我現在就去讓那臭流氓上來給你鞏固療效。”

寧顏頓時大羞,兩個人立刻在床上鬨成了一團。

鬨了一陣,寧顏這才翻身躺下,說道:

“我今天下午去了一趟醫院,檢查了一下,果然是痊癒了,連院長都驚動了,說這是醫學奇蹟,問我是怎麼痊癒的,非要見一見這位神醫。”

葉挽秋扭頭看著寧顏,眨了眨眼睛,說道:

“不如,我們給這傢夥開一家診所,肯定能賺大錢。”

寧顏立刻來了興趣:

“這個主意好,我手上正好還有一套閒置的門麵房,我拿房子入股,你投錢裝修,分成三股,你我他,一人一股。”

葉挽秋卻一瞪眼:

“不行,分成兩股,你我平分。”

寧顏一愣:

“那蘇牧怎麼辦?”

葉挽秋哼了一聲,眼睛微微眯起,閃耀著兩道危險的光芒:

“他就是個打工的,掙工資就行了,算是我們聘用的。”

寧顏傻了。

“你這個資本家,未免也太狠了吧?”

葉挽秋咬牙切齒的說道:

“這就是他看老孃出糗的代價。”

寧顏翻了一個白眼:

“代價不是你撓花了人家的臉嗎?”

“那隻是利息。”

“好吧,你贏了。”

蘇牧喝了兩碗粥,正要準備再喝一碗的時候,後背突然一陣冒涼風。

嗯?

怎麼了?

有鬼嗎?

不對,是有人再算計自己。

他的第六感極為敏感,對百米之內,任何一丁點的風吹草動,都能準確捕捉。

看樣子,是樓上兩個娘們兒在合計怎麼拾掇自己了。

蘇牧這個氣啊。

女人,你的名字叫不講理有木有?

小爺靠臉吃飯的人,傢夥什兒都被你毀了,你還不放過我?

不行,以後小心點吧。

呼嚕呼嚕又乾掉一碗粥,他這才收拾乾淨廚房,拿著紅藥水和棉簽準備上樓。

葉總穿著睡衣,手上拿著一疊檔案,麵無表情的走了下來。

啪!

她把手上的東西往茶幾上一丟,冷冷說道:

“簽吧。”

蘇牧滿頭霧水,心頭警惕性大作:

“簽什麼?這是什麼東西?”

“自己冇長眼睛嗎?”

他拿起來一看,頓時鼻子差點氣歪了。

什麼鬼東西?

租客二十一條!

第一條……!

第二條……!

第三條……!

第十一條…………!

第十九條…………!

第二十一條:以上條款租客不得提出任何異議,房東保留隨時擴充的權利,如有違規,漲房租。

最後下麵是落款,房東已經簽字蓋章。

蘇牧簡直欲哭無淚。

果然,我還是太年輕了。

葉挽秋,泥介個娘們兒不像個好銀啊。

“簽字。”

麵對咄咄逼人的葉總,蘇牧隻好屈辱的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不行,在這裡,這裡,還有這裡都要簽字,按手印。”

蘇牧咬著牙,就差冇把筆捏斷了。

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小爺我簽!

我簽!

嗯,不對啊,這幾張白紙,我簽它乾啥?

不等他醒悟過來,葉挽秋一把搶過他手上的紙和筆,然後對著他古怪的一笑,扭著水蛇腰上了樓。

蘇牧後背,突然一陣冰涼。

不好,上當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