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2章 母老虎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2章 母老虎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葉挽秋衝進客廳,見到眼前這一幕,瞬間就瘋了。

這個該死的臭流氓,果然不是好東西,他居然……敢在自己的家中,欺淩寧顏!

她驚怒之下連鞋都冇脫,直接對著蘇牧撲了上去一陣拳打腳踢,也不知道在蘇牧身上招呼了多少下。

蘇牧身體不敢動,但腦袋卻靈活無比,東躲西閃。

他這個氣啊。

小爺這是在救人好不好?

你隨便打,打是親罵是愛。

但是臉不能破相,哥們兒可是靠臉吃飯的。

他一雙手卻始終牢牢的抓在寧顏的胸口上。

“死流氓。”

“狗東西!”

“你還不鬆手!”

葉挽秋咬牙怒吼:

“老孃要是不能讓你在監獄裡呆一輩子,就跟你姓。”

“你鬆手!!你……嗯?”

葉挽秋停止撓人,臉上的表情也同時凝固。

半裸美女寧顏渾身上下,有一股白色的氣霧在蒸騰。

然後她泛青的皮膚,開始慢慢恢複了紅潤,彷彿蒸了桑拿一樣,泛著粉紅的色澤。

葉挽秋髮現,被她當成臭流氓的傢夥,卻緊閉雙眼臉色發白,身體搖搖欲墜。

她再傻也知道,這個臭流氓,並不是在耍流氓。

這是什麼神奇的醫術?

蘇牧突然睜開眼睛,大汗淋漓的看了葉挽秋一眼,有氣無力的說道:

“快,帶我去衛生間。”

葉挽秋連忙哦一聲,帶著蘇牧去了衛生間,又不放心寧顏,急忙轉身回到客廳,發現寧顏已經睜開眼睛,一臉茫然。

她連忙扯過一件衣服蓋在了寧顏身上。

“我剛纔……是不是又昏倒了?”

“嗯,我胸口怎麼不疼了?渾身暖洋洋的。”

“挽秋,剛纔是不是有個男人進來?”

看著好姐妹一臉紅潤,葉挽秋又是心疼,又是氣憤,還有些揶揄:

“什麼男人?哪有男人?你是不是思春了?”

寧顏啐了一口,彷彿這才發現身上,就剩一個小內褲還在。

她渾身驟然一哆嗦,驚駭的看著了一眼葉挽秋,又看著門口那個黑色的破帆布袋,再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胸脯。

雪白渾圓的峰巒上麵,指印清晰可見。

“不對,臭流氓!天啊!!我……!!”

葉挽秋連忙抱著寧顏,安慰道:

“彆急彆急,流氓跑不掉的,等他出來,我們一起收拾他,現在你是不是應該先把衣服穿上?”

寧顏羞怒交加,眼淚差點冇掉了下來,抱著衣服就衝上了樓。

“你慢點!彆出了意外。”

看著寧顏上了樓,葉挽秋這才氣喘籲籲的坐了下來,心頭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這個碰瓷的混蛋,怎麼有自己家的門禁卡和鑰匙?

她突然張大了嘴巴。

冇錯!

一定是爺爺!

隻有可能是他安排的。

葉挽秋臉上突然一紅。

她怎麼可能不明白爺爺的意思?

自己的相親對象,居然……是個臭流氓?

爺爺這是瘋了嗎?

葉挽秋咬牙切齒的在客廳裡坐了半個小時,衛生間裡的水聲這才停止。

一扭頭,就看到蘇牧身上纏著她專用的浴巾,探頭探腦的走了出來。

不等葉挽秋說話,蘇牧先說道:

“先聽我說,我剛纔是在救人,還有,這是葉正楚送我的房子,他說的這裡冇人住。”

葉挽秋一臉寒霜的看著眼前這個混蛋:

“你到底是什麼人?爺爺不可能把我家的鑰匙給你。”

蘇牧身上的浴巾差點冇掉下來:

“你說什麼?你的房子不是旁邊那一幢嗎?我可告訴你,彆一臉凶狠,我可不怕老虎,尤其是母的。”

母老虎讓葉挽秋當場暴走,跳起來又要動手。

蘇牧卻閃得比兔子還快:

“你等等,我先打個電話。”

他退回衛生間,摸出衣服兜裡的手機打了出去:

“老東西,你什麼意思?”

電話那頭是一個渾厚的聲音,透著一股老狐狸纔有的狡黠:

“嘿嘿,小子,我年紀大了記性不好,纔想起來那邊就我寶貝孫女住,你小子是不是偷看她換衣服了?我可告訴你啊,老子葉家女兒清清白白,既然被你看了,你就要負責到底,嫁妝已經準備好了,你上門來提親吧。”

蘇牧咬牙切齒的掛了電話:

“我提你姥姥個腿兒啊。”

看著窗外,蘇牧突然想抽菸。

千算萬算,冇想到,還是被老東西算計了。

葉正楚是葉氏集團的創始人,資產上百億。

他兒子兒媳不爭氣,所以一怒之下,把公司直接給了寶貝孫女。

葉挽秋無論是容貌,身材,身價,都是東陽公認的第一女神。

追求她的人不要太多,排出去一公裡絕不是誇張。

多少豪門世家的公子,都在挖空心思想要一親芳澤。

可惜她對任何追求者,都冷若冰霜。

她現在是葉氏集團的總經理。

蘇牧對葉正楚有大恩,被強製退役之後無處可去,葉正楚強烈要求他來東陽,一來是保護葉挽秋,二來,葉正楚是希望蘇牧成為他的孫女婿。

他想著東陽遠離帝都,正好讓他遠離那個巨大的旋渦。

帝都如今風雲詭譎,連老頭子都保不住他,他不離開,必然會和某些人開戰。

聽著客廳裡葉挽秋一邊打電話一邊上樓,蘇牧這才又走到門口,拎著帆布包進了衛生間。

換好衣服出來,兩個大美女,已經坐在客廳裡了。

蘇牧有一瞬間的驚豔。

母老虎……就算了,已經領教過了。

另外一個……!

好吧!

剛纔注意力冇在人家臉上,是我的不對。

這是一個身材性感容貌絕美的女人。

寧顏強忍著羞意和淡淡怒氣,隻是看了蘇牧一樣,目光就飛快躲閃到了一邊。

她從小就是學霸,現在已經是東陽大學的副教授,比葉挽秋大一歲,身患先天性心臟病,這是絕症,很難活得過三十歲。

葉挽秋死死盯著眼前這個臭流氓,冷冷道:

“你叫蘇牧?”

最好的防守就是進攻。

蘇牧反正是死豬不怕開水燙,他一臉真誠的走了過去,然後用渾厚,充滿的磁性的男中音認真說道:

“兩位美女,首先,這裡麵肯定有誤會,但是錯不在我,而且,我也算是救了這位小姐一命,不如這樣,功過相抵,我們就當做是現在才見麵。”

“你們好,我叫蘇牧,蘇是蘇牧的蘇,牧是蘇牧的牧,你們可以叫我阿蘇,或者牧哥。”

“唉,說起我的名字,還有一個故事,我的媽媽告訴我,我家的老祖宗叫蘇武,曾經在北海牧羊,所以你們也可以稱呼我北北。”

葉挽秋眼中閃過一抹不愉。

她極為討厭油嘴滑舌的男人。

她黑著臉瞪著眼睛看著蘇牧:

“你和我爺爺什麼關係?”

蘇牧一臉慈祥:

“我喊他老哥,他叫我老弟,你可以當我們是兄弟。”

寧顏卻憋著羞澀和笑意,差點冇忍住!

baby諧音就是北北,有你這麼大隻的baby嗎?

葉挽秋憤怒的盯著蘇牧說道:

“那我是不是還要喊你一聲叔爺?你可以從我這裡滾出去了,我家絕對不允許有臭男人住進來。”

麵對寧顏蘇牧大概還會心虛。

但是麵對母老虎,蘇牧無論是行動還是語言上,都絕對不允許自己落下風。

“葉挽秋女士,我可以摸著我的咪……良心告訴你,我不是臭男人,我很香的,不信你可以來聞聞,第一次不要錢,第二次半價。”

寧顏被蘇牧一句話弄得滿臉通紅,渾身難受,她差點就要站起來上樓去,避開這個滿嘴痞氣的混蛋。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在作祟,在蘇牧麵前,她有一種渾身光溜溜的羞恥感。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