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203章 你搞什麼鬼?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203章 你搞什麼鬼?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墨縱橫的話,讓下麵很多人渾身都開始冒冷汗。

隻有十多個一直還保持著職業道德的記者,卻是一臉的若有所思。

以謝雨桐,墨縱橫,陳司沉三人聯手的能量,什麼東西挖不出來?

如果他們想,甚至能把這些記者祖上三代的尿床記錄給挖出來。

彆以為這是吹牛逼。

就拿朱家暗衛錦衣來說。

錦衣一直很神秘,但是江湖之中,有關於錦衣的傳說可不少。

傳說曾經在幾年之前,美麗國和毛子國的特工,想要和咱們華國的特工高手一較高下。

這件事不知道怎麼就被洪武朱家知道了。

朱家老爺子朱見深叫人給蘇雲開帶了一句話,說殺雞焉用牛刀?對付區區幾個紅毛綠眼鬼,哪裡用得著動用國家層麵的高手?老子隨隨便便丟幾個人過去陪他們耍耍。

比賽科目叫叢林抓兔子,在規定的範圍之內,誰能用最少的時間,抓住目標兔子,誰就是最終的贏家。

第一個出戰的美麗國頂尖特工團隊,對方用了一個禮拜的時間,卻連一根兔子毛都冇摸到。

第二個毛子國,同樣是一個禮拜,連兔子影子都冇看到。

輪到朱家的錦衣出手。

兔子放出去不到一個小時,錦衣就每人薅著一頭千斤大狗熊回來了。

美麗國和毛子國集體傻眼。

咩?

玩毛啊?

不是抓兔子麼?

你們抓一排大狗熊回來乾啥?

這時候,跪成一排的大狗熊同時開了口:

“我們就是兔子。”

這。

就是錦衣的手段。

而這,隻能算入門。

所以,不管在場這些記者,到底掩飾得多好,其實他們的老底,早就被人家查了一個底朝天。

那個叫劉春林的傢夥,簡直就是行業敗類。

墨縱橫丟出來的資料中,光是他用所謂的爆料,強暴當事人這種人,就不下五起。

至於說其他吃黑錢,造謠,詆譭,中傷,更是多不勝數。

資料傳閱到一半的時候,劉春林就癱在了地上。

這些東西,足夠把他送進監獄,在裡麵賣一輩子的菊花。

謝雨桐目光清冷的看了身邊的程剛一眼。

程剛渾身一個激靈,差點就當眾站了起來。

他咳嗽了兩聲,正要說話,會議室大門口卻傳來一陣爭吵。

緊接著,大門被人從外麵大力推開。

謝雨桐一抬頭,臉上的表情越發冷漠。

墨縱橫和陳司沉卻交換了一個眼神,程剛的臉上,表情卻是微微一變。

一箇中年男人,帶著一股威嚴的氣場,冷著臉大步走了進來。

一邊走,一邊對著程剛大聲喝道:

“程剛,你搞什麼鬼?”

程剛一臉尷尬,欲言又止。

而墨縱橫和陳司沉,卻微微低著頭,一言不發。

謝雨桐看著對方,緩緩站了起來,絕美的臉上透著一股淡漠:

“隨隨便便就闖進彆人的釋出會,還真是好大的威風啊,你哪位?”

中年男人冇說話,他身後跟著的秘書卻是大怒,鐵青著臉對著謝雨桐嗬斥道:

“謝雨桐,你算個什麼東西?居然敢這樣和範部長說話?”

在場的記者,有一個算一個,隻覺得渾身的汗毛,一根根地倒豎了起來。

他們有一種做夢被噩夢被嚇醒的感覺。

泥煤啊。

範建元,範副部長。

這泥煤可是程剛程執委的頂頭上司啊。

甚至可以說範建元一句話,程剛就得乖乖蹲一邊玩泥巴去。

這個範建元,絕對是一個位高權重的恐怖存在啊。

至少,在這些記者的層麵,這位範副部長,基本上就是他們所能接觸到的極限天花板的存在了。

如果說,程剛這位大佬,對整個文化,傳媒,藝術,擁有真正的生殺大權。

那麼,範建元,就是賦予程剛這一份生殺大權的人。

今天不就是青橙娛樂的新聞釋出會嗎?

安海媚那條微博裡,說的重大新聞,難道就是這個?

天啊。

今天,到底會發生什麼?

剛纔還有人在偷拍,偷錄,這個時候,膽子再大的傢夥,也悄悄關上了設備。

開玩笑?

出門之前,一定會被查的。

彆說什麼雲存儲,什麼上傳之類,真流出去一點什麼,到時候,順藤摸瓜,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牽扯到了程剛和範建元這個級彆的大佬,這根本不是新聞好嗎?

這特麼是戰爭。

今天就不該來啊。

見證了這一場戰爭,對他們這些記者,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因為不管哪一方獲勝,失敗的那一方,都會把憤怒發泄到他們這些倒黴蛋身上。

彆問為什麼。

問,就是活該。

在範建元衝進來的時候,墨縱橫和陳司沉,都有那麼一點點的忌憚。

畢竟,對方的身份,和他們完全不同。

所以他們一開始就不動聲色。

但是當聽到範建元的秘書,對著謝雨桐喊出你是什麼東西之後,墨縱橫和陳司沉,突然心頭變得無比的輕鬆了起來,看著範建元的時候,就如同看著是個死人。

對於很多的人而言,謝雨桐,隻是青橙娛樂的簽約演員。

對於很少的人而言,謝雨桐,是青橙娛樂幕後真正的大老闆。

對於極少的人而言,謝雨桐,有且隻有一個身份。

這個身份,足以牛逼拉轟到嚇死很多牛逼的人物。

洪武朱家,大少奶奶。

這,纔是重點。

看著範建元和他的秘書,範部副部長正一臉威嚴的看著她不說話,但是眼神之中卻是一片冰冷。

冰冷之中,還有一抹隱藏得極深的貪婪。

於是她笑了。

範建元的秘書見到謝雨桐居然還在笑,氣得大聲喝道:

“你還敢笑?不知死活的東西!”

陳司沉站了起來,伸手輕佻的指了指那個秘書,淡淡的說道:

“孫子,就憑你這張嘴,就能看出來,平常你是個什麼人,是不是很喜歡拔了你家部長的雞毛拿當令箭?嗬嗬,可惜,他也冇幾根毛給你拔了。”

一番話氣得秘書差點冇暴跳如雷:

“你是誰?你乾什麼的?”

範建元冷冷的看著陳司沉,不動聲色的說道:

“陳大少,這件事,你最好彆插手,否則,容易牽連陳家。”

陳司沉輕輕一笑,目光裡透著一股蔑視:

“你憑你?”

範建元什麼時候被人這樣輕視過?

他盯著陳司沉,冷漠一笑:

“陳司沉,你以為你是誰?你到底仗了誰的勢?

陳司沉哈哈一笑,然後做了一件事。

喝tui!

他誇張無比的吐了一口口水在腳下,指著口水說道:

“想知道小爺仗了誰的勢?爬過來舔乾淨,小爺告訴你!”

“你……!”

下麵所有人,集體嚇尿。

泥煤啊。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喊這麼一位大佬,爬在地上舔口水?

這傢夥得了失心瘋?

太泥煤……喪心病狂。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