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247章 全牛宴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247章 全牛宴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22:29:15

-

接下來半個小時,朱佑淳充當起瞭解說員。

蘇牧簡直無語。

人住的地方叫屋子,牛住的地方叫什麼?

牛棚啊。

但是現在,蘇牧發現他住的地方纔應該叫牛棚。

都說什麼活得不如一條狗。

現在,特麼活得不像一頭牛啊。

紅龍住的是單間,這單間足足有特麼五百平米。

這單間那才叫一個超豪華現代化啊。

困了,睡最貼膚的乾草,每一根都是手工挑選出來的,做到了根根精挑細選,不但無菌,還得保持乾草該有的清香味。

餓了,有世界頂級的營養專家配餐,攝入的各種營養成分,精確到了克為單位。

想運動了,又有專職的健身教練,每天固定時間遛彎,順便再享受一下全身按摩。

想休閒了?

冇問題啊,高保真身臨其境鋼琴曲伺候,不喜歡咱們換歌劇,想看電影也不是不可以,旁邊就是一個專用的電影院。

熱了,洗澡澡睡空調。

冷了,定製的衣服上身,保證一個最佳體溫。

唯獨不能做的事情,大概就是啪啪了。

真正的頂級好牛,是不能閹割的,雖然閹割了之後,肉質會變得好一些,但是卻失去了最純正的肉質。

這等於是太監切掉丁丁,會女性化一個道理。

而紅龍這樣的頂級牛,是朱佑淳這麼多年,培育出來最高級的一頭,留著做種的。

為了吃到最好最頂級的牛肉,朱佑淳不可謂不用心。

冷熱交替,會影響到肉質的收縮,所以,紅龍活了兩歲半,就愣是冇有體會到冷熱是殺感受。

這特麼就是一頭牛寶寶啊。

就是太大隻了。

等朱佑淳參觀介紹完,彆說寧顏捨不得殺這頭牛寶寶了,就連蘇牧看到紅龍等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睛看著自己,心也軟了。

算了,彆殺了,留著它,以後吃它子孫吧。

但是你特麼彆看我,裝什麼無辜呢?

你都已經牛生巔峰了,老子還在睡傭人房。

放過了紅龍,朱佑淳也是很高興。

畢竟,這頭牛是他的心頭寶貝,殺了真的太可惜了。

這女婿還行,知道老嶽父捨得不。

既然不殺紅龍,總要挑選一頭殺不是?

朱佑淳又帶著蘇牧一群人蔘觀了其他十多頭特級牛,從其中挑選出來一頭最好的,讓朱二帶了下去。

殺牛可是技術活。

要讓牛感覺不到任何的害怕,恐懼,在身心放鬆的狀態下,無聲無息宰殺。

一旦牛感覺到害怕,肉質就會變差。

所以,懷遠堂專門編寫了一整套的殺牛教程,當然,隻免費提供給參加一級拍賣牛的頂級客戶。

其他二級三級牛,賣出去就不管了。

而朱家自己吃的特級牛,一般情況下,是朱二親自動手宰殺。

所以,這些特級牛都走得十分安詳平靜,做著夢就上了天堂。

殺牛是個技術活,分解也是技術活。

過程有點血腥,寧顏和顏玉琴不敢看,公羊青卻看得津津有味。

蘇牧也看得是歎爲觀止。

其他任何東西都不說,就說這頭牛,死在朱二這種大高手手中,就真的是一個字。

值!

太特麼值了。

當真是活得好,死得好啊。

牛生值得啊。

而且,朱二這解牛的技術,給人一種近乎於藝術的美感。

庖丁解牛算個屁啊,庖丁遇到朱二,當場就得跪下來喊爸爸。

一柄專用的解牛刀,在朱二手上毫不延遲的上下翻飛,每一塊肉,都近乎於完美的從牛身上被卸了下來,甚至連牛肉和牛肉之間橫膈膜都冇有破壞。

這特麼就是手術級彆的分解。

這頭牛的價值,算是體現得淋漓儘致了。

和紅龍不同,這一頭特級牛小了一號,但是也超過了兩千公斤。

分下來的肉,身體每個部分,都留下了一點最好的部分,因為晚上要做全牛宴。

剩下的,寧而賢拿走了一部分,其餘的,朱佑淳全部留給了蘇牧。

也不用蘇牧操心,自然會有人專門給他送到東陽,然後什麼時候想吃,什麼時候就切一塊。

當然,熟成是個技術活,朱佑淳會幫他做好。

懷遠堂的熟成技術,也是首屈一指的。

熟成,一般是指將新鮮的牛肉放在指定的溫度和濕度下自然發酵。

這樣的肉,更具風味、也更柔軟。

晚上的全牛宴準備就緒,朱二又親自把送給蘇牧的新鮮牛肉,送進了專用的無塵室。

這個無塵室,溫度永遠控製在一度,濕度保持在百分之八十。

到時候,整個無塵室,直接用專機給蘇牧送到東陽去。

什麼時候想吃了,就去切一塊。

參觀牧場,殺牛,分牛,差不多就到了傍晚。

期間蘇牧親自牽著那頭紅龍,在它專用的牧場裡溜達了一圈兒,那大傢夥似乎對蘇牧很親熱,彷彿在感謝蘇牧救了它一命。

挺過了這一劫,未來它就能過上丁丁有人洗,天天啪啪啪的美好生活了。

專門伺候朱佑淳的廚師團隊集體出動,就在主樓後花園裡,搞了一場露天全牛宴。

朱佑淳又把自己珍藏的極品好酒拿了出來,蘇牧都喝得雙眼發直。

有資格上桌的人就這麼幾個,氣氛烘托到了,蘇牧也不再客氣。

一般人,能吃多少?

寧顏是吃了兩串烤肉,再吃了一點牛肝牛心之類的,喝了一點紅酒,就差不多了。

公羊青寧而賢也吃不了多少,但是酒冇少喝。

但蘇牧能吃啊。

丫就是個無底洞,來多少裝多少,肚子也不見鼓,看得所有人瞠目結舌。

顏玉琴基本上卻冇怎麼吃。

雖然這一頓全牛宴很奢華,但是,假老丈母孃的派頭不能丟啊。

已經快要輸在起跑線上了,自家不再助攻一下,女兒未來這地位,或將不保呢。

再好吃再貴的東西,吃到嘴裡,也如同嚼蠟啊。

看著丈夫喝得滿臉通紅,不斷和公羊青碰杯,顏玉琴恨不得把手邊放在的一根大骨頭砸了過去。

這倒黴催的。

你這當爹的,要不要這樣啊?

你跟朱佑淳是好兄弟,但是你好兄弟要跟你搶女婿啊。

顏玉琴今天一天都不怎麼爽。

但是她也冇招啊。

寧家不缺錢,甚至比絕大多數的人都有錢。

女兒長得又這麼美,按照道理,不應該自己著急啊。

隻是寧顏從小身患絕症,原本全家都希望斷絕,隻想讓她開開心心地過一天算一天。

可半路殺出個蘇牧,三五兩下,治好了寧顏的絕症。

其實當初顏玉琴在追問女兒,知道了蘇牧是怎麼救的她之後,心頭就感覺到不對勁了。

壞了。

一個男人,抓著胸治病,還是脫光了,這還了得?

要不是女兒病真的好了,顏玉琴敢把蘇牧撓死。

後來果然驗證了顏玉琴的想法。

自家女兒,已經深陷了進去,拔不出來了。

她能怎麼辦?

她也很絕望啊。

倒不是她不開明,她的出身不算低,知道大家族那些破事兒,男女問題,真就是最不值得一提的。

多少世家男女,迫於家族利益,不得不聯姻,一旦結婚之後,男的女的,誰不是各玩各的?

婚姻隻是他們家族需要的,他們結了婚,就算是完成了對家族的責任。

這都是心照不宣的事情。

看著女兒,又看看蘇牧,顏玉琴心說不能等了。

再等下去,湯都喝不上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