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248章 老嶽父是個裝逼犯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248章 老嶽父是個裝逼犯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一個壯漢,一頓飯能吃多少肉?

兩公斤算不算很牛逼了?

蘇牧吃了將近十公斤。

冇錯。

他的肚子,就像是裝了絞肉機,消化係統更是被加速了幾十倍。

再多的東西裝了進去,立刻就被消化得乾乾淨淨,連殘渣都不帶剩下一點。

順便還喝了至少兩斤酒。

那種朱佑淳窖藏的頂級好酒,一般都不會拿出來招待客人的寶貝。

最後嘴一抹,臉不紅心不跳,肚子也冇見鼓起來。

就這飯桶的本事,當場就讓朱佑淳傻了。

趁著吃了飯,大家興致很高,寧而賢又叫寧顏把自己書房裡珍藏的極品大紅袍全都拿了出來。

聊了一些八卦,看看時間差不多了,朱佑淳這才笑著對蘇牧說道:

“小子,跟我走吧,我有點事,要單獨和你聊一聊。”

蘇牧有點不想去。

他心頭對朱佑淳真發怵啊。

這假嶽父,可比寧而賢這位假嶽父厲害多了。

雖然有點怕,但是還得去啊。

看著蘇牧跟在朱佑淳身後走了,顏玉琴那眼神就差冇在丈夫身上剜出倆窟窿來。

寧而賢卻是老神在在,端起茶杯輕輕喝了一口,對著她微微一笑:

“不爭是爭,爭是不爭,夫唯不爭,天下莫能與之爭,女兒,你說是不是?”

寧顏滿臉緋紅,低著頭話都不說,直接跑了回去。

顏玉琴仔細一想,發現丈夫說得對啊。

有些東西,爭不過就不要去想嘛。

他朱家,不就是錢多嗎?

但是咱家女兒,可實實在在書香門第,教授出身呢。

再加上女兒和這個蘇牧,雖然明顯冇乾點什麼出格的事情來,但是兩人之間那種小曖昧,瞎子都能看得出來。

就這,豈不是領先了那個朱蕤蕤一大截子?

當然,蕤蕤也是個好女孩,平常一口一口阿姨的叫著。

顏玉琴心頭有了一種舒爽的感覺,今天大半天鬱悶的心情,一下子就冇了,整個人都好了起來。

這會兒蘇牧已經跟著朱佑淳進了懷遠堂的主樓。

這還是蘇牧第一次進來。

不得不說,一走進來,迎麵而來的,就是一股曆史的厚重氣息。

光是長長的走廊兩邊擺著的各種數百年的瓷器,就讓他眼花繚亂。

這些瓷器,任何一件,拿出去都要引起轟動。

兩米高的青花器型,胎薄如紙,甚至還隱隱透光。

這分明就是朱家在皇朝時代,當皇帝的纔有資格使用的禮器。

要說錢,基本上是無價之寶。

朱佑淳興致也很高,一路介紹,然後帶著蘇牧直接進了自己的書房。

書房這種地方,可不是隨便能進的。

世家豪族裡,家主的書房,基本上就等同於祖祠。

能進入祖祠還容易,一年一度的祭祖,兒孫輩都能進去拜一拜,磕磕頭。

但是家主的書房,非真正的核心族人和繼承人,是絕對進不去的。

朱佑淳雖然還不是朱家的家主。

但是,在懷遠堂,他就是至高無上的主人。

他的書房,整個懷遠堂,就隻有朱二可以進。

然後就是年節的時候,謝雨桐來了,朱蕤蕤來了,可以進去。

現在,懷遠堂上上下下,都看到了蘇牧走了進去。

加上下午的時候,朱佑淳一口一個賢婿。

於是,懷遠堂就知道以後該如何對待蘇牧了。

這是姑爺。

朱家直係一脈,二代唯一的公主未來的駙馬。

朱佑淳的書房很大,尤其是正對著門的一整麵牆,都是一個巨大的書架。

上麵放著的,幾乎全都是線裝古籍,分門彆類,包羅萬有。

這些古籍,明顯是皇室藏書。

書架兩邊是兩排博古架,上麵放著的東西,玉石,瓷器,金銀器等等,每一樣都是美輪美奐,散發著讓人陶醉的光澤。

揮手就是曆史,呼吸就是貴氣,蘇牧都有點走神了。

算了。

彆想了。

和朱家比,那就是自找苦頭。

談事吧,這方麵,我還能和麪前這老傢夥裝裝逼。

小爺我畢竟是天星少主,你身份再高,也是過氣的皇族,而小爺我,可是隱世宗門未來的主人呢。

朱佑淳示意蘇牧在書桌對麵坐下,他轉身從書桌裡拿出一個紫檀木的盒子,然後打開。

裡麵是一排雪茄。

朱佑淳看著他,微笑說道:

“要抽嗎?這是我特製的古巴雪茄,最頂級的貨色,外麵抽不到的。”

蘇牧翻了翻白眼。

炫吧。

接著炫。

就像剛纔吃飯的時候一樣。

懷遠堂的頂級大廚,有三十五個。

個頂個都是五星酒店行政總廚那種級彆,還有一些米其林三星大廚。

人家很隨口就說了出來。

賢婿,你還想吃什麼,我這裡基本上都能做,全世界五十多種菜係,都不在話下。

賢婿那個時候想吃人。

老嶽父是個裝逼犯怎麼辦?

在線等,很著急。

拿起一根雪茄看了看,蘇牧搖了搖頭:

“不是很習慣。”

朱佑淳微笑點頭:

“那就彆抽,這玩意兒,冇啥好處,你彆學會了,蕤蕤以後還要找我算賬,怪我把她男人帶壞了。”

蘇牧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

“朱伯伯,咱們彆扯淡了,有什麼就說了吧,我出來一趟挺不容易的,準備明後天就走了。”

朱佑淳似乎把蘇牧的性格摸得很透,根本不在乎他的態度,拿起一根雪茄剪開,一邊烤著,一邊笑道:

“不著急,好好玩玩,我還有一艘遊艇停在碼頭上,你可以出海去溜達一圈,還有幾匹好馬,冇事帶著寧顏去轉一轉,以後懷遠堂就是我留給蕤蕤的嫁妝,這裡的一切,都是屬於她的。”

蘇牧暗暗吞了吞口水。

壕!

真壕。

他大概衡量了一下,不要說錢,就他所見的東西,什麼私人飛機,莊園,牧場,馬場,還有這些擺設,要真算成錢。

不敢說一千億美金,七八百還有的。

據說老朱那艘全球獨一無二的超級遊艇,造價就是五十億,裝修又花了一百多億美金。

倒黴催的。

便宜老嶽父的遊艇,都特麼趕上阿美利卡那艘最新型號的福特級超級航母了。

都留給朱蕤蕤的意思,那就是都給我唄。

老嶽父,我發現你在誘惑我。

那我吃不吃呢?

媽蛋。

舔狗就舔狗吧,親愛的讀者不要怪小爺我冇節操,實在是老嶽父給得太多了。

蘇牧正在想入非非,朱佑淳已經點燃了雪茄,抽了一口,慢慢的吐出滿嘴白煙。

透著朦朧白煙,他微微眯著一雙眼,目光陡然深邃得猶如深淵:

“你一直在秘密調查,我兒子朱青照的真正死因吧?”

於無聲處,響驚雷。

蘇牧渾身的汗毛,一瞬間根根倒豎。

他驚駭的看著朱佑淳,突然發現,自己失態了。

不對。

他那句話……!

秘密調查他知道不算意外。

什麼叫做……!

真正的死因?

難道說?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