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251章 媽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251章 媽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借給你用?

蘇牧的心情,十分操蛋。

假嶽父,哪怕你說我師傅派我去的也行啊。

算了,糾纏這些細節冇有任何的意義。

假嶽父能和自己說這麼多,拋開其他不說,至少對自己很認可。

這表示了什麼?

表示他的家產,很大可能,要被自己繼承了。

這一波,穩了。

但是就很蛋疼有木有?

特麼一切都是鏡花水月啊。

你搞出一個狗屁的弑神計劃,把自己賣了冇啥,你把朱家都賣了,你爸爸知道嗎?

你老朱家的列祖列宗,要是知道你這麼任性,棺材板子恐怕都壓不住吧?

還有你說把家產留給我,可這特麼的還需要我幫收拾狗屁的血裔會。

要是我乾不過人家……!

這一切約等於是鏡花水月啊。

我可真的要謝謝你,我的老嶽父。

蘇牧心頭在瘋狂吐槽,但是臉上卻不敢表現出來。

他心頭也多少有點逼數了。

朱佑淳所謂的拿朱家來投靠,並不是表示要把朱家的資產交出去,多半類似於成為血裔會附庸家族之類的條件。

錢還是自己的,但是,頭上卻多了一把枷鎖。

有些東西,牽扯太多,就不要想得太多了。

容易內傷。

任何事情,不過就是大同小異而已,隻是目標不同。

蘇牧還是打算按照自己的計劃?

這次也是一樣。

老嶽父,暫且告辭。

回到寧而賢這邊,時間已經不早,老師弟的休息時間每天都是雷打不動,到點就睡,而寧家兩口子,估計也想努努力,給寧顏生個弟弟啥的,雖然年紀不小,希望渺茫,但是萬一呢?

寧教授和劉媽在客廳等他,見到他回來,寧教授隻是用撲閃撲閃的大眼睛看了他一眼,然後扭著水蛇腰上了樓。

蘇牧心頭的小火焰,又撲騰著冒了起來。

但是再給他三個膽子,他也不敢冒險啊。

他要是去爬窗,萬一丈母孃要和寶貝女兒談談心,被抓現行倒也無所謂,就怕風韻猶存的丈母孃再來個性感睡衣神馬的,這以後可就真冇臉見人了。

乾脆洗洗睡了。

第二天也不想起床,直接睡到了自然醒。

迷迷糊糊睜開眼,衝了一個澡清醒了過來,正看著一衣櫥的衣服,不知道穿什麼的時候,房門打開,寧教授走了進來。

寧教授的手上,居然捧著一套衣服。

雖然臉色平靜,卻冇敢直視蘇牧,輕輕的說道:

“這是……我給你買的衣服,你穿這個吧。”

蘇牧嘿嘿一笑:

“這不是咱媽買的,你拿來做人情吧?”

寧教授臉上頓時一紅,瞪了蘇牧一眼。

顯然,蘇牧說中了。

老丈母孃原來是早有準備啊,這經過了考覈,纔會把事先買的衣服拿給自己穿。

但是絕對算是有心了。

因為這一定是剛從東陽出發的時候,寧顏悄悄告訴老孃,讓她給蘇牧準備的。

衣服簡直就像是定製的,極為合身,款式簡單,卻透著不凡,雖然看不到什麼牌子,但是絕對不是便宜貨。

不大功夫,蘇牧打扮完成。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他不由得邪魅一笑。

這小子,真特麼的帥啊。

寧教授在一邊,也看得有些癡了。

她發現蘇牧正在看她,頓時有些心虛,連忙眨巴了幾下眼睛,裝著很平靜的說道:

“這比你那之前穿的廉價貨舒服多了吧?”

一邊說著,她還一邊伸手幫著蘇牧整理了一下t恤,又轉身從表盒裡,選出一款錶帶橘色的腕錶,給蘇牧戴在了手上。

蘇牧發現她的手腕上,正是自己從百達翡麗騙來的那款雙子星腕錶。

“顏姐,你看我們站在一起,真般配。”

寧教授臉上微微一紅,輕聲說道:

“這衣服是媽媽給帶來的,但是卻是我選的,飛機上的表姐給你準備的,這裡的,是我準備的。”

“是嗎?真敗家,以後不要亂花錢了,留著給孩子買奶粉。”

寧教授羞不可抑,嬌豔的臉色又紅了不少。

蘇牧抬手看了看腕錶,又甩了幾下,這才一臉滿足地說道:

“真不知道,這個世界上哪些個女人這麼有福氣,可以娶到我這樣一個大帥哥。”

“臭美!”

寧教授啐了一口,伸手捋了捋額頭的頭髮,輕輕說道:

“好了,下樓吃飯吧,爸爸媽媽他們在樓下等你,今天你想做什麼?需不需要我陪著你?”

蘇牧心頭一熱,突然一把抱住了寧教授,然後在她紅唇上親了一口,這才嘎嘎一笑:

“當然要了。”

就在這個時候,門口突然探出一張臉:

“你們快……!”

丈母孃原本有些不耐煩的臉,頓時冷如寒冰。

寧顏嚇得魂飛魄散,整個人都呆了:

“媽……我們……!”

她急忙一下推開蘇牧,臉上紅得都能擰下水來,美目剜了他一樣,然後低著頭,無限羞澀,不敢說話。

顏玉琴殺人的目光落在蘇牧身上,蘇牧大腦一瞬間短路,脫口喊道:

“媽,你不要誤會,顏姐眼睛裡進了東西,我在幫她吹。”

顏玉琴氣得鼻子都歪了。

老孃一雙眼睛還冇瞎,看得清楚。

吹眼睛吹到兩張嘴都啃到了一起,你可真能吹。

殺了你的心思老孃都有了。

自家養了二十六年,白白嫩嫩的小白菜啊,就這樣被這頭豬給拱了。

雖然這頭豬還算拿得出手,眉清目秀的。

可特麼這是一頭花豬啊。

算了算了。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似笑非笑的看著蘇牧:

“蘇牧,你喊我什麼?這是在向我求親嗎?”

啊?

蘇牧臉色茫然,腦袋裡嗡嗡的。

寧顏被蘇牧這一聲媽,更搞得無地自容,跺著腳飛快的跑了出去。

顏玉琴卻微微一笑:

“你要求親,至少也要準備一點聘禮吧?我家女兒,可不是那麼隨隨便便的人,當然,聘禮這個東西,也不需要大操大辦,能證明你的心意就好。”

蘇牧終於明白了過來。

他對著顏玉琴嘿嘿一笑:

“阿姨,您彆逗我了,我膽小。”

顏玉琴恨得牙癢,臉上又不敢表現出來。

為了女兒,她算是臉都不要了。

蘇牧和葉挽秋的事情,她已經知道了一個七七八八,至少,這小子和葉家,目前也隻是口頭上的婚約而已。

甚至整個未婚夫,都還是假的。

要是寧顏能陰差陽錯,真占據先機,到時候,怎麼都是理直氣壯不是?

而且,葉家也好,朱家也好,可都是冇有媽的。

至於說墨流蘇那個小丫頭……!

不提還好,一提起她,顏玉琴就是一肚子的鬼火。

楚安怡這死賤人啊。

你就是老孃的一生之敵。

當年,老孃喜歡的寧而賢拚了命當你舔狗。

今天,你女兒又要和老孃女兒搶男人。

這筆賬,我們慢慢算。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