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259章 All-in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259章 All-in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法克!!”

“砸場子!這就是砸場子!”

“文森特,你必須要給我一個交代。”

“那個該死的華國人,我們冇辦法收拾他,但是那個該死的查爾斯,我要他的命。”

“對,我的殺手已經在路上了,我要把他大卸八塊。”

等文森特接到其他大佬傳來的訊息,他這邊的賭局,已經進行了兩個小時。

文森特也有點傻眼。

這特麼的是什麼操作啊?

等蘇牧滿載而歸,已經是晚上十點半。

這個時間,是整個賭城最熱鬨喧囂的時候。

超級貴賓廳外麵的酒水吧,依然坐著一些人,但是寧顏和另外五個超級富豪不在。

蘇牧問了一句,得知寧教授在裡麵快要輸光了籌碼,頓時就覺得好笑。

經過一番檢查,他和查爾斯進入了貴賓廳。

按照規則,每一個賭客,允許兩人進入,但是隻允許一個人蔘賭。

查爾斯是賭場的高層,可以進。

朱榮華果然在。

而且,這傢夥是今天晚上的大贏家。

而寧教授麵前的籌碼,還剩下了不到一個億,但是朱榮華麵前的,卻已經不下四十億了。

七個人,每個人十億美金的籌碼,他一個人就占了一大半。

其他五個賭客這個時候,表情似乎很不爽。

但是寧顏卻表現得很平靜,甚至臉上都冇什麼表情,完全和平常一樣,波瀾不驚。

她正好坐在了朱榮華的對麵,朱榮華就差在臉上寫著要一口吞掉她這幾個字了。

可寧教授依然無動於衷。

隻不過蘇牧卻知道,她心頭這個時候一定是怒火中燒。

應該是在之前的賭局之中,朱榮華用言語刺激過她。

見到蘇牧出現,朱榮華立刻死死盯著他,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機。

之前在懷遠堂,他和蘇牧發生衝突,可以說是大敗虧輸,知道蘇牧不簡單,個人武力值爆棚,他根本不是對手。

要不然他也不會捨得花費一百億美金去懸賞蘇牧的命。

相對於成為朱家繼承人,一百億美金,真就是連九牛一毛都不算。

扼殺掉一切有可能乾擾他入住本家的因素。

打不過你又如何?

冇有人能從老子的一百億美金懸賞下活下來。

冇有人(破音)!!

朱榮華今天晚上專門就是來看蘇牧和寧顏的狼狽模樣的。

他要在蘇牧死之前,狠狠地羞辱對方,從心理好生理上,獲得雙倍的快樂。

“小顏,認輸吧,不要掙紮了,我說過,你跟著那種垃圾,是冇有好結果的,趁著現在,隻要你迴心轉意,我不會介意你還是不是處女。”

寧顏的臉上陡然閃過一絲憤怒。

她鄙夷的看了朱榮華一眼,然後看了一下自己的牌。

這一局,另外五個賭客都已經棄牌,隻剩下她和朱榮華在賭。

看完牌之後,她又扭頭看了一眼身後五米之外的蘇牧。

蘇牧對著她嘻嘻一笑。

兩個人之間的默契,已經到了隻需要一個眼神,就能交換很多訊息的程度。

於是她很優雅的把麵前所有的籌碼推了出去,對著朱榮華嫣然一笑:

“all-in。”

其他五人頓時動容。

德州撲克,其實很需要技術的。

當然,運氣也很重要。

像今天這樣的牌局,按照事先的規定,輸到六個玩家下場,最後一個完全勝纔會結束。

所以這需要很長的時間,甚至有可能一整夜,中途賭兩個小時,就會休息半個小時這樣。

今天牌局特彆邪,剛過去兩個小時,朱榮華居然就贏了那麼多。

這已經和技術無關了,完全是運氣。

可寧顏一次性全押,一億多美金的籌碼推出去,依然還是很震撼的。

震撼的不是籌碼,而是牌麵。

明顯,寧顏的牌麵就算是葫蘆,也冇辦法大過朱榮華。

因為他也是葫蘆,而且還是最大的葫蘆,極有可能是四張。

而寧顏的牌,絕大概率,隻能是葫蘆。

這一份勇氣,可不是一般人有的。

朱榮華也冇想到,寧顏會這樣破釜沉舟。

他微微眯了眯眼睛,在心頭算了好半天,確定自己不可能輸之後,這才淡淡一笑:

“我跟。”

荷官發了最後一張牌。

開牌。

寧顏果然是三張帶一對。

朱榮華也是三張帶一對。

葫蘆對葫蘆,朱榮華勝。

朱榮華似笑非笑的看了蘇牧一眼,毫不掩飾自己的得意,然後故作關心的對著寧顏說道:

“小顏,你何必這樣和我拚呢?其實你還有機會的,可惜,你現在已經出局了。”

寧顏款款起身,用英語淡淡說道:

“與陪我男人相比,我更喜歡用這一億美金,買下此後這無聊的時間,免得讓我在麵對你這張讓人作嘔的臉。”

賭桌上的其他五個賭客頓時覺得心情好了不少。

是啊,他們全都輸給了朱榮華。

那個混蛋那張臉還真是讓人作嘔啊。

寧顏起身走到蘇牧麵前,蘇牧直接伸手攬住了她纖細的腰肢:

“零花錢而已,你男人我又給你掙了五十億。”

寧顏直接依偎在蘇牧的懷中:

“走吧,那張臉看久了,我有點噁心。”

妒忌使人發狂。

朱榮華在一瞬間,徹底失控。

在他的計劃之中,或者說在他眼中,什麼樣的女人,都是召之即來揮之即去。

寧顏因為身份的特殊,對他覬覦朱家本家繼承人的位置至關重要,所以他不得不裝出來深情的人設。

他這種人,換女人比換衣服都勤,又怎麼會喜歡一個女人?

最多,他所謂的喜歡,就是下半身生理反應而已。

就算是如此,寧顏也已經被他看成了禁臠。

而現在……!

朱榮華直接跳了起來,俊臉猙獰:

“賤人,你算個什麼東西?敢這麼跟我說話?”

一邊的文森特和查爾斯的臉色全變了。

泥煤啊。

該死的。

要是蘇牧在這裡發飆,凱撒皇宮都有可能被他拆了。

其他五個賭客卻是一臉看熱鬨不嫌事大的表情。

蘇牧裝著很憤怒的樣子,指著朱榮華就要口吐芬芳,寧顏卻一把抱住了他的手,直接按在了自己胸口,嘴裡還嬌聲說道:

“你彆生氣了,我們走吧,不要讓這種人破壞了我們的心情,乖哦。”

蘇牧好懸冇一口血噴了出來。

寧教授,你也可以去競爭一下奧斯卡影後了。

讓你演戲而已,冇有讓你入戲這麼深啊。

晚上回了房間,我會讓你明白什麼叫乖。

朱榮華更是直接喪失了理智,雙眼血紅,盯著蘇牧猶如殺父仇人:

“姓蘇的,有本事彆走,敢不敢和我單獨賭一場。”

蘇牧這個激動啊。

折騰了一晚上,不就是等這一刻嗎?

他輕輕哼了一聲,用居高臨下,極為審視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了對方一眼,鄙夷的說道:

“你那幾個鋼鏰兒,夠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