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276章 索賠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276章 索賠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22:29:15

-

什麼叫出口傷人?

這就是。

所謂飛花摘葉,皆能傷人。

古武者的強大,遠超普通人的想象,而蘇牧更不是一般的古武者,真就是吐口痰都能殺人。

朱榮華這個時候全身篩糠,搖搖晃晃打擺子,就差一屁股坐到地上了。

但是他心頭還儲存著最後一絲希望,死死盯著蘇牧不眨眼。

雜碎,你敢打上門來?

不對!

這雜碎既然冇死,那自己的錢呢?

又給了誰?

朱榮華智商還是在線的,一瞬間就想明白了前因後果。

被人聯手坑了。

嗯?

難道說,從一開始的賭局,自己就上套了?

朱榮華瞬間失控。

那種毒蛇噬魂般的感覺,刺激得他臉色血紅,直接跳了出來,潑婦一樣指著蘇牧大聲咒罵:

“蘇牧,你這個砸碎啊!你……你騙我的錢,你……你這個豬狗一樣下賤的東西,你真把自己當個東西了?還敢上門?”

“爺爺,就是他,他聯合彆人騙了我的錢,唐納德知道,還有任老也知道,我被他騙了。”

“殺了他,爺爺,快派人殺了他啊!”

朱永昌是何等人物?

那是真正見過世麵的,心頭明知道很不對勁,但是表麵上依然鎮定。

新安堂的高手,為什麼一個都不露麵?

難道說,被人暗殺了?

他拄著柺杖,眯著眼睛仔細的打量著蘇牧,臉色看上去很平靜:

“年輕人,火氣不要這麼大,我新安堂哪裡得罪了你嗎?值得你踢碎了我家大門不算,還打傷我的兒子?”

蘇牧嘴角多了一絲譏諷輕蔑:

“老傢夥,彆裝了,我知道你家深淺你知道我的長短,咱們呐,有賬算賬,廢話少說。”

朱永昌平靜的眼裡閃過一絲深邃和詫異。

這個小子,還真是不簡單啊。

光是這一份底氣,就讓人另眼相看。

朱家的年輕人卻氣得半死。

我們嚴重懷疑這孫子再開車。

而且把我們朱家當成了……!

他那句話,不就是罵整個新安堂都被他騎被他跨嗎?

神特麼的長短深淺。

換成蘇牧是其他任何一個人,早就被他們吩咐槍手亂槍打死了。

但是這是朱榮華惹出來的爛攤子,就得讓他出手收拾。

朱永昌心頭那股不好的感覺越來越強烈起來。

“年輕人,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新安堂和你到底有什麼賬要算?”

蘇牧輕輕一笑,淡淡說道:

“你朱家要殺我。”

“我這個人,其實很好說話,打打殺殺什麼的沒關係,但是,你們欺負人啊,一群殺手圍攻我,對我的心靈造成了嚴重的傷害,導致我一晚上都冇吃飯,所以,我要索賠。”

蘇牧說話的時候,之前一直跟在朱榮華身邊的那個任老,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蘇牧的身後。

任老往那裡一站,朱家人有一個算一個,全都大驚失色。

朱永昌更是震驚無比的看著她,顫聲問道:

“任千秋,你……你……什麼意思?你敢背叛朱家?”

任老臉上一紅,但是隨即閃過一絲決然:

“老爺,我這算不上背叛,最多算是迴歸,我的祖宗,出身錦衣千戶,效忠您這一脈,纔算是背叛。

朱永昌好懸一口老血冇噴了出來。

這特麼的就是一筆糊塗賬,怎麼算?

當年朱家還在皇族的時候,皇帝對他那些身為藩王的兄弟們不放心啊。

那個時候的錦衣還叫錦衣衛,號稱天子親軍。

每一個藩王的封地,都有錦衣衛暗中嚴密嚴控,生怕這些藩王造反。

一來二去,加上皇帝不中用,這些天子親軍,活得連狗都不如,窮得吃灰。

於是很多錦衣衛的頭頭腦腦的,開始暗中和他們監視的藩王暗通款曲,等於是聯手糊弄皇帝。

慢慢一百多年下來,這些錦衣衛的中層乾部,基本上也就成了這些藩王的仆從。

幾百年之後到了現在,洪武朱家的旁支旁係分家,自然要帶上這些仆從了。

所以,任千秋說錯了嗎?

木有啊。

而且很正確。

迷途羔羊找到了回家的路。

朱永昌他又何嘗不知?

老傢夥氣得血壓都是一陣陣的升高,要不是平常各種珍貴的藥材補品吃著,估計這個時候都該噴血歸西了。

“任千秋,我曾有對不起你的地方嗎?你吃裡扒外就算了,還……還……!”

朱永昌一咬牙,陰沉著臉說道:

“家裡的其他人,你把他們怎麼了?”

任老不說話,蘇牧卻嗬嗬一笑,很坦白的一攤手:

“老爺子,彆生氣,年紀大了,氣壞了身體可怎麼辦?彆怪任老了,是我吩咐他做的,你家其他高手冇是,就是一把蒙汗藥撂翻了而已,好好睡一覺,醒來一定還你一個生龍活虎的大活人。”

朱永昌滿嘴老牙差點冇咬碎。

其他人紛紛臉色大變,一個個如同見鬼,朱榮華卻是哭喪著臉,失魂落魄的喃喃說道: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啊?”

他的心頭就猶如毒蛇在噬咬。

現在該怎麼辦?

這雜碎找上門來索賠,有可能拿小錢把他打發了嗎?

這特麼哪裡是索賠,就是敲詐啊。

強盜!

這是個強盜。

那些手上握著槍的保鏢,見到任老的時候,已經嚇得臉色發白,渾身冷汗了。

他們能成為新安堂的保鏢,哪一個不是精挑細選出來的高手?

對其他的不瞭解,對任老還不瞭解嗎?

彆說他們,就算再來十倍,人人扛著火箭筒,對著老傢夥齊射,最後死的也一定是他們。

蘇牧也不廢話,把朱榮華和他的恩怨,竹筒倒豆子全都倒了出來,最後攤牌:

“事情就是這麼個事情,情況就是這麼個情況,總之我這個人心眼不大,睚眥必報,給你們兩個選擇,第一,要麼,我乾掉朱榮華,要麼,你們賠錢,俗話說,破財免災,老爺子,你選吧,我看今天晚上家裡人聚的挺全的,要不然你們抽簽?嘿嘿嘿,我也不多要,兩千億美金,收到錢我就走,以後咱們山水有相逢,見麵還是朋友,說不定以後大家都是親戚呢。

兩千億美金?

朱榮華很乾脆的腳下一軟,直接昏了過去。

他不敢不昏啊。

而其他人,卻是炸了鍋,直接暴跳如雷,紛紛指著蘇牧一陣破口大罵。

這孫子,想瞎了心吧?

還踏馬的見麵是朋友,朱家知道你是誰啊?

等等,親戚又從何說起?

這王八蛋,是猴子派來的逗比嗎?

太尼瑪搞笑了。

可朱永昌卻半點都笑不出來。

他知道蘇牧冇搞笑。

一個不好,新安堂就得破產。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