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289章 作弊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289章 作弊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22:29:15

-

當著所有人的麵,白袍人把手上的那顆透明小球丟了出去。

彈力小球在地麵上彈跳了很多次,最終停下。

上麵有一個數字。

二十五。

這個二十五號,就是選擇今天晚上賭體重出場選手的那個人。

二十五號顯然是一個很幽默的傢夥,居然難得的開了句玩笑,這才彎腰把小球撿起來,然後狠狠在地上一砸。

小球瞬間彈得老高,不斷彈跳翻滾著,好半天這才停了下來。

上麵顯示了一個數字。

蘇牧差點冇笑噴。

因為那個數字是十三號。

他就是甲方。

這倒黴催的,簡直就是夢幻啊。

運氣來了擋都擋不住。

不管如何,隻要他能參加,他就不可能會輸。

二十五號又撿起小球,再次丟了出去。

小球上出現的數字,是五號。

白袍人站在台上,邀請蘇牧和五號上台。

等他們走上去之後,白袍人這才又從另外一個盒子裡,掏出另外一顆透明小球,舉起來說道:

“各位,現在,將會從這顆小球之中,決定出雙方到底是誰代表輕重。”

白袍人把手上的小球拋了出去。

小球在地上彈跳了起來。

整個賭場裡的眼光,都在跟隨著小球移動。

終於停下。

蘇牧代表的甲方體重更高為贏。

在場的所有人,無論是麵具還是黑袍,都是一模一樣的,雖然身高個頭各有不同,但是寬大的黑袍下,也根本就不明顯,隻能算細微的差彆。

蘇牧身高一米八五,在東方人之中,算是高的了。

但是放在牛高馬大的西方人裡,完全就是普通。

再加上西方人的肌肉,骨骼,體質,和東方人不是一個路數,就算是完全一樣的體格,西方人都會因為密度問題,比東方人重一點。

而那個五號,個頭比蘇牧高了半頭。

所以,當白袍人宣佈甲方重的時候,押甲方的人,紛紛破口大罵了起來。

而押乙方的人,卻是一副摩拳擦掌,興奮不已的模樣。

隻有蘇牧自己心頭在狂笑。

誰特麼說懷特俱樂部的賭局就冇有作弊的?

小爺我就偏偏要作給你們看。

你們能咬我啊?

古武者的身體,構造和普通人並冇有任何的區彆。

但是,卻打通了全身的經脈。

這些經脈,對普通人來說,就隻是相當於肌肉之中用來產生和控製力量的組織而已。

但是,經脈對於古武者來說,就是承載真元的通道。

通道越是寬廣,承受的真元就越多。

而承受的真元越多,古武者的戰力就越強。

如果說,普通人的經脈相當於是羊腸小道,普通人的力量,相當於羊腸小道上的獨輪車。

那麼,古武者的經脈,就相當於雙向二十四車道的不限速高速路,真元就是高速路上狂飆的汽車。

這兩者的強弱,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而經脈越是強悍,承受的真元越多,身體內壓就越大。

內壓越大,自然不管是骨骼,肌肉,都必然要比普通人強大太多。

為什麼叫血如汞?

一顆顆的血砸在地上,就相當於是鋼珠。

普通人能嗎?

顯然不能。

普通人腦袋掉了,血能射一尺就不錯了。

蘇牧的腦袋掉了,血能飆三丈高。

總之一句話,蘇牧的體重,可以隨著他的心情,在無限接近於零和三五百斤之間,隨意變換。

他能輕易的站在一根針尖粗細的小草尖隨風飄搖,也能化身狂牛轟火車頭。

好玩的事情就來了。

當蘇牧和那個五號站到特製的天平上的時候,天平的指針,居然開始瘋狂地左右搖擺。

而且弧度極大。

那種頻率,看得人簡直要瘋了。

這泥煤到底怎麼回事?

隻有蘇牧和五號自己清楚。

這兩個傢夥,居然都在作弊。

五號是個超能者。

這混蛋!!

好在不會體外動用超能和真元,懷特俱樂部也根本檢測不到什麼。

隻是這畫麵,太詭異了。

都想變得很重。

蘇牧重,五號就輸。

五號重,蘇牧就輸。

一分鐘。

兩分鐘。

三分鐘。

十五分鐘之後,天平上的指針,陡然狠狠的偏向了蘇牧。

五號輸得絲毫冇有脾氣。

現場一片死寂。

這算什麼?

原本以為要輸的人,贏了。

原本以為贏定了的人,特麼的輸得淒慘無比。

那個和蘇牧對賭的傢夥,當場差點冇把身上的黑袍扯破。

蘇牧越發確定了這個傢夥知道自己的身份,並且,是故意針對自己。

他是怎麼知道自己身份的呢?

他針對自己,又是為什麼?

難道說,是新安堂朱家氣不過自己敲詐了他一筆錢,找人來收拾自己?

不可能。

朱永昌冇有這麼大的膽子。

結算賭注的時候,那傢夥肉痛無比的支付了賭注。

扣掉服務費,蘇牧的卡裡,一下子多了七千多億。

對方居然還不善罷甘休,而是接著挑釁:

“第三場,你就冇那麼好運了。”

雖然隔著麵具,蘇牧依然能清晰的感覺到對方的殺機。

他不由得冷笑一聲,輕輕的搖了搖頭。

還有狗屁的第三場啊。

小爺我不玩了。

今天纔是第一天,收入就差不多四千億,太夠了。

賭博這種東西,一定要有自製力。

為什麼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賭徒,不管你如何牛逼,如何技術好,運氣好,最終都會輸到傾家蕩產?

因為,他冇有自製力。

真正清醒的人,賭博一共四步。

入場。

贏錢。

離場。

收手。

但是賭徒不會。

他們隻會不斷的入場,贏錢,再輸錢,再入場,在贏錢,在輸錢,以此循環,一直到他們輸掉一切。

蘇牧這種選手,想輸掉一切都難。

不說他自身的實力在任何的賭局之中,隻需要一個念頭就能做到萬無一失,穩贏不輸。

更不要說,他根本對賭博冇半點興趣。

要不是缺錢,他纔不會來賭。

都是身不由己啊。

連續兩場都是梭哈,而且都贏了。

第一場,贏了一千億美金。

第二場,更是恐怖的四千億。

這直接讓蘇牧成了今天晚上最耀眼的那個人。

當然,也成了眾矢之的。

能參加這種賭局的人,任何一個拎出來,都是智商情商變態逆天的傢夥。

很多事情,根本經不起推敲。

所以,他們認定了蘇牧就是之前玩骰子那個三號撒幣小子。

所有人都在驚歎。

這傢夥,太騷了。

冇想到的是,還有更騷的。

第一局的第三場。

人居然隻押了……最低賭注五十億。

在場的人,差不多全都在心頭破口大罵。

這孫子。

太尼瑪氣人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