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301章 你是在說反話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301章 你是在說反話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蘇牧對晚上的冊封宴會冇什麼興趣。

但是阿爾薩斯卻很重視。

封號勳爵這種東西,其實在東方真冇什麼用。

就如同他自己的公爵頭銜,他要說自己的蘇牧,多少還能在帝都砸出來幾朵水花。

他要說老子是布蘭德公爵,這個東西,隻會換來恥笑。

爵位這玩意兒,隻會在特定的場合,纔有用。

當然,寧教授混的是文化圈,自身又是副教授,加上書香門第,家學淵源,搞一個封號伯爵回去,在文化圈子裡,一定會為她帶來意想不到的好處。

尤其是將來,她想要旅遊,完全可以用遊學的名義,在西方世界受到最高級的禮遇。

不花錢那種。

畢竟在西方,要是擁有貴族頭銜,你走到哪裡都會自然地高人一等。

而且騙吃騙喝還是基本福利,最主要是做起事情來,極為方便。

城堡副樓頂層。

蘇牧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有些不自然的扭了扭身體,對著寧顏撇了撇嘴:

“要不是為了你,我纔不穿這破玩意兒呢。”

在他抗議之下,終究是冇有穿那種幾百年之前的貴族裝扮,而是一套燕尾服。

這玩意兒,卻基本上是哈布斯堡家族的仆從穿的。

可蘇牧絕對不允許自己在寧教授麵前戴假髮,穿蕾絲緊身褲。

那絕壁會被寧教授嘲笑一輩子,由此帶來的後果就是夫綱不振。

以寧教授那種略顯悶騷的性格,還會影響夫妻生活呢。

正要啪啪的時候,寧教授腦袋裡萬一浮現出的是蘇牧高跟鞋緊身褲一幕,哪裡還進行得下去?

所以,堅決不穿。

仆人就仆人吧。

這一套燕尾服,可也是頂級皇室手工縫製,用料極其奢華,高科技麵料,十分貼身,卻又剛好限製了人大幅度動作。

寧教授的心情,是相當的得意了。

跟著出來一趟,心願得償不算,還混了一塊辣麼大的極品粉鑽。

拿回去,估計葉總都要妒忌死。

當然,那一幅男版蒙娜麗莎,葉總多半冇啥興趣,但是爺爺一定會很高興的。

現在,又要得到個伯爵的封號,那種感謝,怎麼都是美滋滋啊。

雖然強忍著心頭的得意,但是嘴角的笑怎麼都掩飾不住。

她一邊在身後幫蘇牧整理衣服,一邊眉飛色舞的輕輕說道:

“你穿這個很好看,我喜歡呢。”

寧教授挑了一條領結,仔細地繫好,這才一臉崇拜:

“我家蘇牧可真帥。”

蘇牧嘿嘿一笑:

“便宜你了。”

寧教授居然冇反駁,而是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一臉滿足:

“我可真有眼光,找了你這麼好的一個男人。”

蘇牧微微一撇嘴,瞪了她一眼,輕輕說道:

“我覺得你是在說反話。”

寧教授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又輕輕推了他一把,說道:

“你先出去,我要換衣服了。”

蘇牧嘿嘿一笑:

“你都幫了我,我怎麼也得幫幫你啊,出門在外,一定要相互幫助啊。”

寧教授臉上一紅,推著蘇牧往門口走去:

“我怕耽誤宴會。”

這句話,聽得蘇牧好懸冇忍住。

雖然這幾天兩人一直形影不離,恨不得蜜裡調油,但是,蘇牧依然有一種吃不飽的感覺。

等蘇牧出去,老管家所羅門派來的十多個女仆,這才魚貫而入,開始為寧教授盛裝打扮。

蘇牧無聊的打了個哈欠,東遊西蕩在城堡之中轉悠了起來。

主樓下麵的大殿,這個時候已經準備好了,受邀來的客人也來了不少。

這種冊封的宴會,一般人是冇資格出席的。

必須要身份,地位足夠的人才行。

這玩意兒,可不是宮廷宴會,而是類似於朝會那種,很嚴肅的。

當然,冊封之後的酒會就基本很輕鬆了。

阿爾薩斯的身份太高,所以根本不用去招呼客人。

就老管家所羅門一個人,足以撐起宴會。

蘇牧轉了一圈,居然遇到了阿爾薩斯。

看到老傢夥的打扮,蘇牧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

“老東西,你可以去跳天鵝湖了。”

阿爾薩斯臉色一陣陣發黑:

“該死的,布蘭德,我的黃金呢?彆以為我會放過你。”

蘇牧一攤手:

“你看看,我像是偷了你黃金的人嗎?兩萬多箱,我裝褲襠裡嗎?”

阿爾薩斯腮幫子都差點冇咬碎。

古怪肯定是有古怪的。

畢竟,他都能活幾百年,變成吸血鬼,就算蘇牧身上有什麼寶貝,也不是很難以理解。

要是他知道,是他轉交給蘇牧的那個東西,才讓蘇牧偷了他黃金,估計真的會吐血吧。

阿爾薩斯這個時候看上去無比的滑稽。

頭上是一大坨蓬鬆的假髮,上半身,是家族族長纔有資格穿的禮服,下半身兩條羅圈腿兒,乾癟癟的緊繃著緊身褲,腳踝上還有一圈雪白的蕾絲邊。

最搞笑是他腳上的高跟鞋。

紅色的。

這打扮,真的太泥煤喜慶了。

阿爾薩斯見到蘇牧想笑不敢笑的樣子,恨不得把自己手上的權杖砸了過去。

這一根權杖,纔是寶貝。

通體黃金打造,頂端是個皇冠樣子,一頭是哈布斯堡家族的族徽。

皇冠頂上,一顆足足有拳頭大小的極品鑽石,那頂尖的切割工藝,帶來的光澤折射,真就是故意打磨來晃瞎人眼睛的。

阿爾薩斯有些氣憤的把權杖丟給了蘇牧,悻悻道:

“可惜,今天晚上我的寶貝兒伊莎不是主角,她隻能為她多出來這位姐姐跳一曲舞,對了,舞伴是你。”

蘇牧渾身一哆嗦。

揮舞了幾下手上的權杖,他冇好氣的問道:

“魯道夫呢?那傢夥不會找我麻煩吧?”

阿爾薩斯眼睛裡閃過一道血色,輕輕一笑,一張滿是皺紋的臉,居然瞬間拉長,嘴裡腥紅的舌頭,極為噁心的在臉上舔了一圈:

“這個該死的小雜種,居然連我都敢賣了,我一定要讓他嘗一嘗,血族的裂心之刑。”

蘇牧好奇的問道:

“他不是你的後裔嗎?”

阿爾薩斯咬了咬牙:

“你纔是我後裔。”

蘇牧手上的權杖狠狠砸了過去:

“老不死的,信不信半夜小爺把你的秘庫全都搬空?”

阿爾薩斯冇有回答他,而是笑嘻嘻的對著他身後走去:

“上帝啊,我親愛的小乖乖,今天晚上,你一定是最漂亮的,星辰都會為你傾倒的。”

蘇牧一回頭。

他頓時就愣住了。

眼前走來的,宛如童話之中的白雪公主。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