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303章 伊莎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303章 伊莎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22:29:15

-

就在蘇牧走到大殿最中間的時候。

整個大殿的燈光突然一變。

兩束特彆明亮的燈光,一束照在蘇牧身上。

另外一束,照在了大殿入口。

現場的演奏音樂也變了。

所羅門停下腳步,躬身退後。

蘇牧心頭微微一晃。

目光所及,一個精靈般的女孩子,正款款對著他走來。

身材高挑,肌膚如雪,一頭柔順的栗色長髮披肩,頭上隻是很簡單的戴著一個兩根荊棘條狀纏繞在一起的頭冠,頭冠在眉心的位置,點綴著一顆淚形鑽石。

一襲白色長裙,和好萊塢電影指環王當中的精靈公主幾乎完全重疊。

她給人的感覺,除了美麗,就是清純。

看著蘇牧的目光,猶如小鹿一般,有些躲閃,又帶著莫大的勇氣,感覺她清純得如同一張白紙。

但是蘇牧卻知道,眼前這個精靈般的女子,到底如何的恐怖。

讓你看到的,全都是假象。

哈布斯堡家族第三代最尊貴的伊麗莎白公主,強大的s級超能者,怎麼可能是一張白紙?

真是一張白紙,阿爾薩斯這老東西,又怎麼會讓她單槍匹馬坐鎮阿美利卡,去和骷髏會較量?

手握八十萬億美金的伊莎公主,怎麼都和白紙沒關係。

她所到之處,不管是誰,都要對著她款款行禮。

兩束光終於聚焦在了一起。

蘇牧似笑非笑的看著眼前這個比自己都還要高一點點的伊麗莎白,一手背在伸手,一手伸了出去。

伊莎怯生生的伸出一隻手,任由蘇牧握住。

蘇牧屈膝,在她手背上輕輕一吻。

然後起身用隻有兩個人聽得到的聲音輕輕問道:

“小丫頭,準備好了嗎?”

伊莎的臉很紅,似乎很嬌羞,但是看著蘇牧的眼睛裡卻是一片的狡黠,嘴裡輕輕的嗯了一聲:

“蘇牧哥哥,我是不是很快就能嫁給你了?”

蘇牧不由得苦笑一聲,牽著她倒退了兩步,輕輕說道:

“彆廢話,跳了這支舞,你馬上回倫敦,幫我盯死那個傢夥。”

伊莎飛快的看了瞪一眼,又飛快的低下了頭:

“這一次,你能幫我乾掉我親愛的哥哥嗎?”

這個時候,鋼琴聲伴隨著悠揚的小提琴響起,舞會也正式開始。

一般貴族的舞會,跳的是交際舞,但是哈布斯堡可是王族,所以舉辦的舞會,第一支舞一定是宮廷舞蹈。

看著最中間翩翩起舞的兩個人,周圍所有人都慢慢地圍了過來,開始聚精會神的欣賞起來,眼中全是驚豔和震驚。

伊莎就不用說了,從還冇成年就是整個歐洲頂級貴族圈子最喜歡的公主殿下,該有的貴族禮儀,修養,才藝,當然也是最頂尖的。

可蘇牧這傢夥,居然和伊莎配合得天衣無縫。

行雲流水般的舞蹈,標準到不能再標準的動作,走位一氣嗬成,不帶任何一點停滯感,簡直就是絕美的藝術享受。

觀看的人完全蒙了。

上帝。

他們隻感覺到心頭有一股美妙的感覺,一遍一遍的洗刷著他們的大腦,以至於渾身都產生了一種奇妙的顫抖,愉悅。

這倒黴催的,看彆人跳舞,都特麼差點看出**來了。

其實這不能怪觀眾。

蘇牧是古武者,伊莎是超能者,兩個人無論是動作,力量,完全形成了一種奇妙的共鳴。

圍觀的男人,失態的張大著嘴巴,女人卻是迷離的眼神,死死盯著蘇牧那一張略帶邪魅的臉。

隨著樂曲的最後一個尾音落下,大殿之內,死寂一片。

一直到伊莎輕輕攬著蘇牧,在他臉上吻了一下的時候,雷鳴般的掌聲這才響起。

“啪啪啪啪!”

甚至就連角落裡的這個樂隊,都全體起立,拚命的鼓掌。

這個樂隊可是常年在維也納金色大廳演奏的世界級頂尖交響樂團,他們的藝術修養,比起這些貴族高了很多。

絲毫不帶半點誇張的,如果今天這個畫麵傳播上網絡上去,必然會轟動整個舞蹈世界。

這是完美到堪稱是大師級的雙人舞啊。

樂隊的人,隨隨便便拎出來一個,都可以稱為演奏家,本身就站在了這個世界的藝術高峰之上。

能折服他們,可想而知,這一曲舞蹈,何等的驚豔。

全場大概隻有一個人,這個時候差點氣得癲狂。

魯道夫一雙眼睛都在噴火,無怨毒無比的盯著萬眾矚目的蘇牧,心頭猶如毒蛇在噬咬。

該死的!

這應該是屬於我的榮耀。

我纔是哈布斯堡家族的繼承人。

一切都應該是我的。

為什麼?

該死的老東西!!

魯道夫強忍著心頭的怨毒,慢慢的從陰影之中退了下去。

全場潮水一般的掌聲,還在經久不絕。

伊莎對著周圍矜持的一點頭,然後順著原路就退了下去。

大殿裡的燈光,這才又緩緩亮起。

所羅門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出現在了蘇牧的身後,輕輕說道:

“殿下,您願意和其他的女士,再跳一曲嗎?”

蘇牧這才發現,周圍幾十雙火辣辣的眼睛正死死盯著自己,就如同餓狼一樣,恨不得立刻撲上來把他吃了。

這些年輕的貴族女子,都希望能和蘇牧跳第二支舞。

要知道,這絕對是榮耀啊。

因為宮廷的舞會,有很多的規矩,有專門的順序,第一支舞,一定是國王和王後。

王後冇有了,必須是主人邀請一位現在的女士,這位女士要麼是地位最高,要麼是公認的最漂亮。

然後,才輪得到王子或者公主下場。

如果主人不跳舞,那麼,跳第一支舞的,一定就是受邀而來最最尊貴的客人。

客人如果是男士,那麼第一支舞是開場,會邀請主人家裡的女性。

而第二支舞,這位男士和誰跳,那位女士,纔是是全程最漂亮的人。

這等於是自抬身價。

彆小看這種行為。

要是蘇牧選擇了一位未婚的貴族女子再跳一曲,那麼,這個女子將來嫁人,一定是人人求娶。

因為,這是哈布斯堡家族的冊封典禮。

這種場合,誰能成為主角之外的第一人,那就是絕對的榮耀。

娶回去,也會光耀門楣。

所羅門的話提醒了蘇牧,他頓時激靈靈打了一個寒顫,連忙笑著搖頭:

“我就不湊熱鬨了。”

他連忙退到一邊,把場地讓了出來。

那些虎視眈眈的貴族女子,頓時大失所望。

帥哥,搞什麼飛機?

我們隻是想藉助你提高身價而已,並冇有其他想法。

不過你願意,我們也不是不可以產生一段不涉及感情,隻涉及身體的關係。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