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311章 蘇牧哥哥的血淚史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311章 蘇牧哥哥的血淚史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5 23:46:13

-

蘇牧以前冇少在英倫混。

是真的混。

藉著執行任務的名義,基本上把整個歐洲都混了一個遍。

血公爵就是這樣混出來的。

所以他對倫敦是相當的熟悉。

給伊莎去了一個電話,約好見麵的地方。

從樹林裡出來之後,他直接攔下一輛過路車,拿錢開路。

一遝香噴噴的百元大鈔砸下去,誰也扛不住。

花費了一個小時回到市區,熟門熟路地找到一家溫泉酒店,開了個房間,痛痛快快地洗了一個乾淨。

哈布斯堡家族在歐洲基本上任何一個叫得上名號的城市,都有一座古堡。

位置很好找,招撥出租車半個小時就到了地方。

這座城堡對外冇有稱號,但是在哈布斯堡家族內部的級彆卻很高,就算是英格蘭女王要來拜訪,都必須提前預約。

其實按照哈布斯堡家族的傳統,直係男性族人成年之後,都會獲得一個公爵的封號,然後會得到一座專屬於自己的城堡。

這座城堡,會冠以爵位的封號。

一般女性族人冇有這個待遇。

但是伊麗莎白這裡卻打破了這個規則。

伊麗莎白這座城堡,甚至比她哥哥魯道夫公爵的城堡都還要奢華。

這座城堡,就叫倫敦宮。

這個名稱,非貴族無權知道的。

畢竟,倫敦可是英格蘭首都,世界級大都市,而且是當今全球第一大金融中心,光是全球外彙交易,就這裡占到了全世界的一半。

要知道,這個古堡,其實應該屬於魯道夫,但是卻偏偏封給了伊麗莎白。

恰好,英格蘭那位女王,也是這個名字。

對羅普大眾而言,伊麗莎白殿下這幾個字,代表的就是那位女王。

但是,在貴族圈子裡,這幾個字,隻能代表哈布斯堡家族三代嫡女。

倫敦宮從外麵看並不如何的恢弘顯赫,但是一進去,才知道裡麵的奢華。

可以說這裡的富麗堂皇,簡直超絕。

光是裡麵無數的金銀器皿,繪畫,瓷器,地毯等等,全都是數百年傳承下來的,至於說其他的藝術品,更是整個歐洲各國皇宮之中數一數二的存在。

平常的時候,伊莎就住在這裡。

蘇牧在城堡外圍就下了車,同時有十多道強大的氣息,鎖定了他。

這些氣息,來自於哈布斯堡家族最隱蔽,最強大的武裝力量。

裁決騎士團。

伊莎是騎士團的首領。

幾分鐘之後,城堡裡駛來一輛勞斯萊斯古董車,不等車停穩,伊莎就從車上跳了起來,飛撲到了蘇牧懷中。

看著眼前這張美麗得慘絕人寰的俏臉,蘇牧心頭也是一陣感動。

笑嘻嘻在她鼻梁上捏了一下,這才伸手揉了揉她腦袋:

“是不是擔心我?”

伊莎撅著嘴撒嬌的嗯了一聲,然後雙手捧著蘇牧的臉,狠狠在他嘴巴上親了一口。

暗中不知道多少目光陡然一閃,紛紛化為殺機,對著蘇牧就是一頓的招呼。

作為裁決騎士團的首領,伊莎無論在任何人麵前,永遠都是一副高貴冰冷到近乎於殘酷的形象。

甚至在阿爾薩斯麵前,很多時候都是如此。

也隻有在遇到蘇牧的時候,她纔會恢複一個二十歲女孩纔有的活潑。

到了倫敦宮主樓,路西法早已經是恭恭敬敬在門口迎接了,甚至還直接單膝跪地:

“殿下,您的強大,堪比日月。”

如果說之前,路西法對蘇牧是忠誠。

那麼,現在,他已經把蘇牧當成了神靈。

相信這一戰之後,很多人都會收回貪婪的目光。

無法想象,教廷裁判所的五位黑暗大神官,居然輸了。

當然,教廷是絕對不會承認,他們派了大神官狙殺蘇牧這件事的。

笑著伸手把路西法扶了起來,蘇牧又看著斜靠在門柱大理石雕像上的葉蕭,笑道:

“我的槍如何?好不好使?”

葉蕭居然看了一眼他的褲襠。

蘇牧頓時嘿嘿一笑,悄悄對著葉蕭豎起了一根中指。

“好了,咱們幾個人開個小會,伊莎,準備點吃的喝的,消耗有點大。”

伊莎立刻甜甜一笑:

“已經準備好了,我去給你端來。”

不多時,伊莎就親自帶著城堡裡的仆從,送了很多吃的喝的上來,居然是極為正宗的中餐,還有蘇牧最喜歡的回鍋肉和魚香肉絲。

小丫頭親手給蘇牧盛了一碗米飯,對著他說道:

“蘇牧哥哥,這都是你最喜歡吃的,其中有一個菜是我親手做的,你能不能嚐出來?”

蘇牧接過飯碗,臉色微微一沉:

“伊莎,我要批評你,以後不許下廚了,知道不?我絕對不允許我家小寶貝兒做這種事。”

葉蕭渾身惡寒,差點就要吐了出來。

這孫子真特麼的渣到家了。

不過他這張嘴,換成老子是女人,也招架不住啊。

路西法卻是一臉敬佩的表情,心頭是一陣狂熱。

主人就是主人,果然是能者無所不能啊。

蘇牧纔不管他們,風捲殘雲地連吃了八碗米飯,留下一道菜隻嚐了一口就冇再動。

葉蕭總算是明白了為啥不要伊莎下廚。

蘇牧端起手邊上的年份紅酒狠狠的灌了一口,十分愜意的打了一個飽嗝:

“好酒啊,九二年的嘯鷹?伊莎,你從哪裡弄來的?”

伊莎原本還有點噘嘴,立刻又洋洋得意的說道:

“這是洛克-摩根前段時間拜訪我的時候,送給我的見麵禮,我知道你喜歡,就特意帶了過來,還有三瓶哦。”

蘇牧頓時吞了吞口水。

離開哈布斯堡的時候,他冇少偷阿爾薩斯珍藏的好酒。

要說起來,那些躺在他手臂儲物器裡的好酒,遠比這款嘯鷹更好更貴得多,但是架不住這一款名氣大啊。

他現在喝的這瓶酒,曾經被全世界十大紅酒評論大師,聯手打出九十九分的恐怖高分,名氣遠在所謂的八二年拉菲之上。

價格,更不是拉菲可以比的。

就這麼一瓶,三五十萬美金也買不到。

蘇牧這一杯子,就至少喝掉了半輛勞斯萊斯。

路西法在一邊暗暗吞口水,葉蕭卻不管這些,直接給自己倒了一杯,聞了聞,慢慢品了起來。

蘇牧給自己倒了一杯,順手把剩下的全丟給路西法,然後看著葉蕭:

“我答應給你一把槍,算是說話算數了吧?”

葉蕭不置可否,盯著酒杯淡淡說道:

“有屁就放,你既然準備留我在歐洲,東陽你那些女人的安全怎麼辦?”

蘇牧神秘的一笑:

“看好了。”

他伸手捏住嘴唇,一聲清脆尖銳的嘯聲從他嘴裡發出。

葉蕭一愣。

路西法和伊莎卻驚駭的發現,蘇牧的背後,空氣一陣扭曲。

八道冇有任何氣息,猶如行屍走肉的黑影,慢慢顯露出來。

路西法嚇得魂飛魄散:

“這是……!”

蘇牧得意洋洋笑著說道:

“彆怕,這是我新收的保鏢,嘿嘿,伊莎,你選一個吧。”

伊莎呆呆的看著那八道影子,感受到他們身上恐怖無邊的氣息,渾身瑟瑟發抖:

“蘇牧哥哥,你是怎麼收服他們的?”

蘇牧想到自己和胖爺做的交易,狠狠的甩了甩腦袋。

不能回憶啊。

那特麼的就是一段血淚史。

有血。

有淚。

還特麼的……有屎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