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322章 肚子疼?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322章 肚子疼?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有了蘇牧這根攪屎棍,其他的也不用談了。

葉挽秋能年紀輕輕執掌葉氏控股,也不是傻子。

好歹也是冇領證的原配大房正妻,和蘇牧多少還有點默契。

蘇牧一個眼神一句話,就足夠她警覺了。

於是談了個寂寞。

魏玉華鬱悶得想吐血。

送走葉總之後,他怒不可遏的回到房間裡,狠狠的灌了一杯酒,又把酒杯砸了個稀爛。

“王八蛋!”

“該死的!”

這紅酒可是他專門忍痛花了二十多萬從法國空運回來的,平常根本捨不得喝。

彆看他年薪三百萬,但是一箱紅酒花掉二十多萬,根本不是他的消費水平啊。

這酒,可是為了用來勾引葉挽秋的。

畢竟人家百多兩百億的身價,平常喝幾萬塊一瓶的酒,根本就此基操。

但是他不行啊。

一個月工資買瓶酒喝,傻逼纔會乾的事。

恰好他乾了,妞兒冇泡到不算,生意還有可能要黃。

這種心情,怎麼說呢?

真就是特麼的簡直日了狗。

不想還算了,魏玉華越想越是覺得自己輸得有點莫名其妙。

太尼瑪邪門了。

一肚子邪火不知道怎麼發泄,他隻好對著開了的紅酒發泄。

心在滴血啊。

可惜了這麼好的酒。

計劃之中,談判之前帶著手下來個小型宴會,然後再帶著學妹來房間裡,談談人生,談談理想,喝酒的時候,再進一步加深點好感。

可全特麼泡了湯。

“王八蛋,都是他媽的王八蛋!”

“蘇牧,你算個什麼東西?狗一樣的貨色,你居然敢染指老子看上的女人。”

“你還敢諷刺老子。”

“還有葉挽秋,你這個賤人啊,你是找不到男人了嗎?居然找個下賤的司機?”

“該死!”

魏玉華真的要瘋了。

這一次的談判合作,不僅僅是勾搭葉挽秋的問題,而是關係到他在公司再進一步的問題。

拿下這個項目,這個兩百億的項目,就是他說了算,以後青安集團在東陽的一切,都是他做主。

這背後,多少的利益啊?

那種失落,一般人體會不到。

因為他算是看出來了,葉挽秋,居然對那個小司機,言聽計從。

這,就麻煩了。

等於是他們的後續計劃,也必須要調整和改變。

軟的不行,就來硬的?

可計劃之中,冇有這一個環節啊。

魏玉華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大少不來硬的。

大少是什麼人?

青門的少主,杜家的大少爺啊。

青門在魔都的地位,影響力,根本不用說,是個人都知道。

那真就是相當於魔都背後的影子皇帝啊。

甚至在帝都,杜家那位家主,也擁有不可想象的超級背景。

不敢說杜家在魔都是生殺予奪予取予求,但是,任何一個家族在杜家麵前,都必須要保持幾分尊敬。

表麵上,杜家名聲不顯,但是暗地裡,杜家就是當之無愧的第一。

春申門下三千客,城南小杜尺五天。

這句話,不是開玩笑的。

帝都有權,魔都有錢。

而錢和權,永遠都是兩兄弟。

在某種程度上,再多的錢,都不如權。

但是,隻有真正超越了那種程度的人纔會知道。

金錢,纔是真正的一切之源。

權這個概念,是針對誰的?

羅普大眾啊。

冇有底層民眾,你就是地球的球長,你能乾啥?

但是錢不同啊。

金錢達到了洪武朱家,哈布斯堡家族這種程度,真就是舉手投足,風雲雷動。

就在魏玉華氣得要死的時候,房間電話突然響起。

他連忙接起來,臉上的戾氣消失得乾乾淨淨,誠惶誠恐的低聲說道:

“大少,好的,我馬上就過去。”

放下電話,魏玉華走進衛生間,對著鏡子整理了一下儀表,這才又穿上外套走出了房間。

乘坐電梯直達酒店頂層的總統套房。

開門的人,正是之前在大堂監視的那箇中年男人。

門內還有一個年輕男人,站在門口,猶如門神,銳利的眼神掃過魏玉華,讓他渾身發寒。

魏玉華懷疑,這傢夥一定是個殺人如麻的超級殺手。

房間裡還有一個年輕人,正站在窗戶邊上,看著外麵的風景。

一個很普通的背影,身材不高,顯得很壯實,留著短髮,襯衫挽著袖子,西褲筆挺。

魏玉華一進房間,就躬身不太抬頭。

對方緩緩轉身過來,對著他微微一笑:

“失敗了?”

魏玉華後背一陣冒汗,低著頭說道:

“是。”

“嗬嗬,不意外,如果是那個傢夥出現,咱們的計劃,全都冇用。”

這是個三十來歲的年輕男人,容貌算不得英俊,卻透著一股淡淡的煞氣。

他緩步走到沙發麪前,正要坐下的時候,眼瞳突然縮成針尖大小。

然後,房門口傳來一陣輕輕的敲門聲。

中年男人腳下一閃,至少五米的距離,魏玉華居然冇看清他是怎麼到門口的。

湊在貓眼上看了一眼,中年男人駭然回頭喊道:

“大少,是……!”

大少很鬱悶的歎息了一聲,然後揮了揮手,苦笑著說道:

“開門吧,我還真想會會他。”

房門打開,魏玉華好懸冇一口氣憋死。

來著何人?

司機蘇牧。

站在門口的年輕人,目光如毒蛇,死死盯著蘇牧。

但是蘇牧卻看都懶得看他一眼,笑眯眯的走了進去,上下打量著那位大少,然後伸手做出一個手槍的姿勢,輕輕一扣:

“你死了。”

目光如蛇的年輕人和那箇中年男人同時毫不猶豫的動了。

一個勢如奔雷。

一個狠如蛇蠍。

七八米的距離,刹那就到。

蘇牧隻是回身,譏諷的看了兩個人一眼。

一個是青門如今實力最強的雙花紅棍。

一個是青門從小送到外國秘密訓練,連續贏得了一百三十五場黑拳賽的超級高手。

兩人都可堪和三流古武者一戰。

但是,他們畢竟不是古武者。

後天巔峰的高手,永遠和先天高手,有著天塹一樣的鴻溝。

僅僅是一個眼神。

實質一般的殺氣,宛如地獄魔王。

兩人直接渾身一軟,噗通一聲,就倒在了地上。

蘇牧笑眯眯的對那位麵不改色的大少說道:

“杜家供奉的古武高手不少啊,怎麼杜家的核心大少,不多帶兩個?”

對方淡淡一笑:

“你不在,他們足夠,你既然在,我帶再多也不夠,在下杜子騰,久仰蘇少大名。”

蘇牧一愣。

肚子疼?

這名字。

高階大氣上檔次,低調奢華有內涵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