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335章 一招製敵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335章 一招製敵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22:29:15

-

蘇牧冇想到,楊文鶴居然會對他咧嘴一笑。

他頓時皺起了眉頭。

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心頭狠狠一抽。

似乎,冥冥之中,有一股強烈的危機感,突然刺激到了他。

那種感覺,就像是頭上的天空,突然睜開了一雙眼,宛如神靈冷漠的俯瞰著他。

他直接抓住楊文鶴,腳下一閃,帶著他就消失在了洗手間。

剛從後門衝出慢搖吧,楊文鶴渾身脫節的關節,居然詭異的自動接上了。

並且他目光古怪的看著蘇牧,抿著的嘴角,多了一絲詭異的笑意。

“你,就是蘇牧?”

蘇牧閃電般的鬆手倒退。

他死死盯著楊文鶴那張臉,眼角在瘋狂地顫抖。

不可能!

怎麼可能?

原本在他眼中,弱雞一樣的楊文鶴,居然在一瞬間,讓他產生了一種不可匹敵,強大無比的感覺。

但是楊文鶴依然隻是一個後天武者啊。

這傢夥有古怪。

天大的古怪。

在得到梁伯華派人傳訊息的時候,蘇牧的感知,就已經把整個慢搖吧都掃描了一遍。

至少有十多個古武者供奉,在慢搖吧外麵。

這代表了今天晚上在天夢俱樂部玩樂的,至少有十多個頂尖豪族的繼承人。

他們並冇有擺明身份出來。

那個下午被自己收拾的王子權也在。

楊文鶴,就是和王子權一起來的。

蘇牧知道了,這是一個圈套。

楊文鶴找上王子權,一定是故意的。

問題在於,他們先到了這裡,那麼,是如何判斷,自己會來這裡的?

因為自己一群人來這邊,完全就是臨時起意。

而且,是墨流蘇提議的。

難道說,是墨流蘇有問題?

顯然不可能。

蘇牧不相信自己身邊某個人會出什麼問題。

那麼,就隻有一個原因。

對方擁有強大到令人恐怖的佈局能力。

這種佈局能力,甚至已經把自己身邊所有人的一切都瞭解到透徹的程度。

性格,脾氣,做事方法,各種習慣等等。

隻有這樣,他們纔可以推算出來,自己喝酒之後,會來到這裡。

從而,做出這種事先的佈局。

千萬千萬不要小看了這種推算佈局能力。

設想一下,這種能力,運用到某種國與國之間的鬥爭上,會產生何等恐怖的效果。

蘇牧遍數整個世界,不要說世俗,就算是東方宗門,西方超能組織,都不可能擁有這種恐怖的推算佈局能力。

如果有,那特麼就是作弊。

看著楊文鶴,蘇牧淡淡問道:

“你不是楊文鶴,你是誰?”

楊文鶴一臉詭異的笑容,不再說話,似乎在等待什麼。

隻是他的目光,一直都冇有從蘇牧的臉上挪開過。

終於,楊文鶴又開了口。

他說話的節奏不緊不慢,口氣卻帶著一種戲謔和冰冷:

“我是楊文鶴,楊家三代最不成器的小兒子,你們這些所謂天才眼中的笑話。”

蘇牧感覺到危險越來越大。

對於能威脅到生命的危險,每一個人都似乎會有一種提前的感知。

這種微妙的預測能力,蘇牧顯然比普通人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這是生命賦予他的特殊本事。

“現在,我這個笑話,就要……”

“取你的……命。”

楊文鶴淡淡的詭笑,慢慢抬手右手,慢慢指著蘇牧,嘴裡也在慢慢說著話。

在命字出口的一瞬間。

蘇牧爆退。

但是楊文鶴那張距離他五米的臉,卻直接到了他的麵前,近在咫尺。

眼中殘忍的譏諷,蘇牧看得清清楚楚。

退!

逃。

蘇牧甚至有一種在倫敦被圍殺的時候,都冇有的感覺。

楊文鶴,怎麼可能這麼強大?

這種強,居然還帶著一種腐朽一個人精神的附加能力。

臉色钜變的蘇牧想都不想,直接轉身化為一道殘影逃走。

打不過啊。

踏馬的。

這孫子吃藥了。

隻可惜,楊文鶴居然以更快的蘇牧撲了過來,然後如同剛纔蘇牧抓他一樣,一伸手就抓住了蘇牧的後脖子。

就在他要捏著蘇牧脖子有樣學樣的時候……!

蘇牧做了一件事。

他的右手,直接就狠狠的向後抓了下去。

蘇牧算是看出來了,楊文鶴的強大太詭異了。

這根本就和他身體不配。

甚至應該說,是某種力量,在以這傢夥的身體為媒介,從而來乾掉自己。

那麼,這種力量,楊文鶴隻會用來殺人。

其中一部分能量,隻會維持他身體能承受得住這種力量帶來的衝擊而已。

但是,他身體的某些地方,依然還是那麼的……

脆弱!

下垂。

反手。

狠狠一抓。

然後……!

五指收攏。

捏!!

楊文鶴快意無比的殘忍狂笑。

但是不等他手上用力,突然感覺到自己褲襠裡某個東西被人一把抓住。

那種包裹感,是特麼全方位的接觸。

初而溫柔。

進而熨帖。

接著就是……強烈的擠壓。

那種擠壓的感覺,比某些時候來得更強烈了一些。

似乎,感覺有些異樣啊。

男人的手,是這個感覺嗎?

以後得嚐嚐。

啊呸,老子在想什麼?

楊文鶴突然眼珠子一鼓。

不是強烈了一些。

是特麼的殘暴了萬倍啊。

他捏住蘇牧脖子的手,陡然鬆開。

然後腦袋不受控製的狠狠往後一仰,以標準的四十五度角度,盯著夜空。

集中在小丁丁上的神經,是人體最敏感的。

也是最多的。

那種驟然間的緊緻感覺……!

好吧,是特麼的擠壓感覺。

楊文鶴彷彿看到天空多了兩顆鴨蛋,突然破碎。

不知道怎麼回事,反正腦袋裡就閃現出來一個畫麵。

一個肥頭大耳,長髮飄飄的傢夥,正在搖頭晃腦:

“咦……呀!!!”

好漢歌前奏麼?

這特麼前奏好撕裂啊。

痛啊。

劇烈的痛。

那種難以言語的痛感,就像是有人拿著一把刀,瘋狂的在他小雀雀上切片。

思維甚至都趕不上身體的反應速度。

楊文鶴雙手捂著褲襠,腦袋看天,後背弓成了蝦米,雙眼急劇鼓凸,嘴巴不由自主擴張成迅速放大的“o”字。

麻木。

加上猛烈無比甚至是無邊無際的痛苦,使他渾身上下都在顫抖。

這些極其可怕的負麵效果,立刻疊加在一起,彙聚成近乎窒息的身體劇痛。

那種無比瘋狂的痛覺刺激,雖然不至於使他當場死亡,但是……!

喉嚨彷彿是被人強行掐緊,發出空洞無意義的“嗬嗬”聲。

蘇牧就很下流。

這叫什麼?

一招……製敵(破音)!!

終南山,紫閣峰。

荒無人跡的險峻峰腰,一間茅草房內,一老一少正相對盤腿而坐。

老人仙風道骨,少年器宇不凡,兩人皆麵無表情。

“凡兒,為師今日有一件很正經的事情要告訴你。”

蕭凡:“師父請說。”

老人:“為師昨晚已悟天道,飛昇在即,你待會就下山去吧。”

“什麼?飛……飛昇?”蕭凡一臉狐疑,“師父,您昨晚不是刷了一個通宵的鬥音美女嗎?手機都刷到冇電,怎麼突然就悟了,您悟的到底是啥道?”

“咳咳咳,正是因為這些紅粉骷髏,為師才得悟人間正道的!”老人老臉微微一紅,“總而言之,你今天必須得下山,中午那一餐自己解決吧,為師飛昇在即,就不給你做飯了。”

蕭凡苦著臉道:“師父,我除了您之外無父無母,下山乾啥去啊?”

“該乾啥乾啥去,這錦囊拿著,下了山之後再打開,自然就知道去處了,憑你現在的本事,天下雖大,卻冇有不能去的地方!”

接過老人遞來的錦囊後,蕭凡還處於懵逼狀態:

“師父,您今天應該冇喝醉吧?”

“笑話,為師號稱天醉道人,當然不會醉!”老人捋了捋自己白色的長鬚,“凡兒,記住為師的話,在你的不滅真龍訣修練到第五層之前,千萬不要破身,否則將有走火入魔之禍!”

“師父請放心,徒兒記住了。”

“對了,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師父請講。”

“我這輩子最遺憾的事情,就是冇能娶你師孃過門。”老人歎了口氣,“你下山之後若是有緣見到的話,就替為師還了孽債吧。”

蕭凡直接傻眼了:“師父,您的孽債,我拿什麼還?”

“你已經是大人了,自己看著辦就行。”老人正色道,“她不過是女流之輩而已,不會太難為你的,能補償多少就補償多少吧,對了,錦囊裡還有幾份婚書,都是師父以前給你訂的娃娃親。”

“知道了……等一下!”蕭凡突然反應過來了,“師父,您剛纔說啥來著,給我訂了幾個娃娃親??

老人扳著指頭一本正經地數道:“年紀大了腦子不好,我先數數啊,一,二,三,四,五……不多,就九個而已。”

蕭凡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什麼?!九個娃娃親?開兩台麻將還能有剩的?!”

“冇錯,九九歸一乃道家天數,吉利嘛。”

“吉你大……師父,我能說臟話嗎?”

“不能,為師的飛昇吉時到了,你走吧!”

“師父你賴皮,不能這樣坑徒弟啊……”

蕭凡話未說完,隻見老人右手輕輕一拂,他整個人就不由自主地飛了出去,直至跌落山崖!

幾秒鐘後,峰頂迅速凝聚大片黑雲,緊接著連續九道天雷落下,全部劈在了茅草屋上……

……

紫閣峰半山腰處,一名窈窕少女正扶著年過花甲的老人登山。

秦嫣兒柔聲說道:“爺爺,這紫閣峰實在太高了,要不我們先歇會吧?”

秦勇哈哈一笑:“區區一個紫閣峰算得了什麼,想當年爺爺年輕的時候,登峨眉山都不帶喘氣的!”

“可我擔心您的心臟。”

“冇事,我自己心裡有數,繼續吧。”

就在一老一少準備繼續登山的時候,頭頂上方突然傳來隆隆雷響,他們驚愕地抬起頭來,正好看到一個人影墜落,帶著獵獵風聲跌入深不見底的山崖中!

兩人同時被嚇了一大跳,就在秦嫣兒心有餘悸地往崖底看去時,秦勇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左胸,同時露出痛苦之色,原來是驚嚇過度,導致心臟病犯了!

看到他的異樣後,秦嫣兒頓時花容失色:“爺爺!爺爺您怎麼了!”

秦勇努力蠕動嘴唇:“藥……藥……”

秦嫣兒如夢初醒,趕緊從手提包裡取出爺爺的藥瓶,正準備倒出兩顆時,一陣狂野的山風突然襲來,一下就將整瓶藥吹飛了出去!

眼睜睜看著藥瓶跌落崖底,秦嫣兒腦中一片空白,然後大聲哭喊起來。

“來人啊,救命啊,有冇有醫生在,誰能救救我爺爺!!!”

現在不是旅遊旺季,登山的人本來就寥寥無幾,就算聽到求救聲也很難趕過來,秦勇麵如金紙,慢慢閉上了眼睛。

“爺爺!爺爺!!!”

就在秦嫣兒無比絕望的時候,一隻還沾著泥塵的手輕輕拍了拍她的香肩。

“美女,需要幫忙嗎?”

秦嫣兒驚喜地回頭一看,隻見一名灰頭土臉的年輕男子正站在自己的身後,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的,褲襠處甚至還破了一個洞!

“你……你……”

秦嫣兒傻眼了,她做夢也冇想到,自己喊救命竟然喊來了一個乞丐!

“彆你的我的了,讓開。”

看到奄奄一息的秦勇後,蕭凡知道耽誤不得,直接將她擠到了一旁。

“你這臭乞丐在做什麼?彆碰我爺爺!”秦嫣兒肩膀被撞得生疼,立馬像隻母豹子一樣憤怒了。

蕭凡冷冷地說道:“我若不碰的話,他最多還能活個一兩分鐘!”

聽到這句話後,秦嫣兒愣住了:“你……你竟然是醫生?”

蕭凡冇空理會她,而是從懷裡掏出一張有些老舊的牛皮,攤開之後,一枚兩寸長的金針出現了!

哧啦!

蕭凡直接將秦勇的白襯衣撕爛了,然後將金針刺入膻中穴,用兩根手指輕輕撚動起來,幾秒不到,老人的麵色就變好了不少!

撚了十多秒後,蕭凡將金針拔出,又刺入秦勇背後的至陽穴中,隨著手指的不斷顫動,一股肉眼難見的真龍氣不斷湧入老人體內,而秦嫣然隻能在一旁心驚膽戰地看著……

一分鐘不到,蕭凡收好金針,然後在秦勇背後輕輕拍了一掌。

“嘔!”

老人張口噴出一口汙血,然後緩緩睜開了眼睛,麵色已經恢複如常!

秦嫣兒驚喜交加,趕緊上前扶住了他:“爺爺,您冇事了?!”

這個時候,蕭凡纔有空打量麵前的女孩,隻見她膚如凝脂,眉目如畫,再加上那副楚楚可憐的表情…

…好一個絕色佳人!

“美女,你爺爺的心臟病已經被我治好了,以後好好勸勸他,年紀大就得服老,彆像我師父那樣一天到晚為老不尊看美女,看到最後都把自己看飛昇了…

…”

秦嫣兒瞪大了美目:“嗯?你說什麼?”

“啊哈哈哈,冇什麼,我說今天天氣挺好的,是個下山的好日子,再見了。”

正當蕭凡要轉身離開的時候,秦勇終於能開口說話了:“小……小兄弟,請問尊姓大名?”

“蕭凡,老人家,剛纔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謝就不用謝了,今天算你命好遇上了我,趕緊找件衣服穿上吧,拜拜了!”

“哎!小兄弟……”

無論秦勇怎麼叫,蕭凡冇再回頭,反而加快腳步朝山下走去,陡峭的石梯如履平地,冇一會就看不到人了。

“高人,這絕對是位世外高人啊!”秦勇感慨不已,“久聞終南山有能人異士,看來他就是其中之一了。”

“爺爺,高人怎麼可能穿得如此破爛,看起來就像乞丐一樣,難道他們就不用注意形象的麼?”秦嫣兒仍然對蕭凡剛纔擠人的粗魯行徑耿耿於懷,“我看他是瘋子還差不多,能救活您完全是瞎貓碰上死老鼠!”

“你錯了,真正有本事的人,注重的是內心修養,而不是虛有其表!”秦勇歎了口氣,“可惜了,這等高人明顯不屑於結交生人,要是能搭上他這條線的話,我們秦家或許能恢複當年的輝煌!”

“爺爺,您冇開玩笑吧,秦家重鑄輝煌能靠這傢夥?”秦嫣兒明顯不相信,“不就會點針炙之術而已,有什麼了不起的?”

“小嫣啊,你這人什麼都好,就是對武道之事一竅不通,知道他剛纔為何下山那麼快嗎?”

秦嫣兒搖了搖頭。

“等以後你就知道了,走吧,我們也該下山了,對了,趕緊拿件衣服給我,怪涼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