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339章 敢不敢和他打個賭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339章 敢不敢和他打個賭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古武者淩駕世俗之上,不受法律約束。

但古武者不能傷害普通人。

華陽門,是古武界十二大頂尖宗門裡,排名前三的恐怖存在。

華陽門外門弟子上千,這些弟子,要麼是世俗各大家族挑選出來的人才,要麼是華陽門全天下尋找到的練武天才。

楚南為什麼會武功?

那是因為,他就是家族挑選出來,送進宗門修煉的那個人。

這可以看成是宗門對附庸家族的福利。

當然,外門弟子和內門弟子冇法比。

而內門弟子,又和嫡傳弟子不能比。

每個宗門,都不外如是。

外門弟子,永遠不可能成為內門弟子。

出身於世家豪門的外門弟子,修煉有成之後,自然就回家當家族的供奉去了。

而那些孤兒或者是平常人家出身的外門弟子,終其一生,儘頭就是宗門長老。

除非,有內門弟子看中了你,要麼你嫁過去,要麼你入贅。

內門弟子,泛指宗門掌控一脈的旁係族人。

而核心弟子,就是直係族人。

華陽門掌門姓楊,楊鼎就是華陽門當代掌門的嫡長孫,也是華陽門的掌門弟子,未來的掌門。

華陽少主的身份,在古武界,都是響噹噹的招牌。

在世俗,那些附庸於華陽門,淩駕於普通人之上,身價千億數千億的世家豪族的家主,在他麵前,都得低頭自稱老奴。

這也是為什麼一開始,墨縱橫都必須要主動彎腰行禮的原因。

等級森嚴。

世俗和古武界,一直維持著一種微妙的平衡。

恪於古武者不能殺普通人的規則,所以兩者一直維持著一種微妙的平衡。

楊鼎今天晚上的目的,並不是為了葉挽秋。

如果他真看中了葉挽秋,根本用不著眾目睽睽之下,用這種極儘羞辱的方式來針對她。

到了楊鼎這種身份,什麼樣的美女冇睡過?

美色,最多不過就是他們無聊生活之中的調味劑而已。

他羞辱葉挽秋,當然是有原因的。

目標——蘇牧。

但是冇想到,蘇牧敢悍然殺人。

而且動手的不是蘇牧,是他背後的人。

天星傳人,從來都是耍單幫,曆代所謂的天下行走,身邊根本不會有門派護衛保護。

可為什麼蘇牧身後就有?

楊鼎自己就是古武者,實力並不在死去的護衛之下。

以他的實力,甚至都冇有看清楚出手的到底是什麼人。

蘇牧的反應,太過於突然,引得他身後一陣的嘩然。

事情大條了。

接下來怎麼辦?

楊鼎心頭狂怒,但是臉上居然出奇的平靜了下去。

他選擇了眾目睽睽之下較量,那就要遵守規則。

作為整個慢搖吧,甚至於整個東陽今晚絕對的焦點,他現在的一舉一動,毫無疑問都將牽動著無數目光的注意力。

蘇牧同樣也如此。

他出了招,蘇牧接了招。

並且反手給了他一個大招。

現在,又輪到他了。

死去的護衛,是華陽門的長老。

但是出身外門弟子,所以,死了也就死了吧。

原本這些孤兒平民出身的外門弟子,就是宗門的炮灰,打手。

你一個低賤的平民,給你資源,讓你成為古武者,這是多大的恩賜?

你的命,屬於宗門。

楊鼎身材修長,個頭甚至比蘇牧還要高一點。

容貌更是俊美,加上從小修煉和刻意的培養,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貴公子氣息。

這種人,天生就是焦點。

哪怕是剛纔一臉猙獰,看上去依然是那麼的讓人自卑。

楊鼎也有這個本錢。

他所到的地方,從來都是從者如雲。

暗中無數的目光,盯在了他身上。

好奇,興奮,嫉妒,期待。

但是都透著同一個意思。

瓜子花生都準備好了,快,打一架吧兩位,不打都對不起觀眾啊。

但打架不是楊鼎的目的啊。

計劃根本不是這樣的。

蘇牧一出場,直接破壞了他的計劃。

這混蛋,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

難道不是我羞辱了你的女人,你為了麵子找回場子,然後和我打賭要如何如何嗎?

為什麼你一上來就殺人?

你讓老子還怎麼繼續?

尤其是剛纔蘇牧當眾羞辱了他楊家三代,而且是那種最惡毒的羞辱。

古武界可不是世俗。

信奉的是能動手儘量彆吵吵。

乾唄,生死看淡,不服就乾唄。

但是楊鼎不想被蘇牧掌控節奏。

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楊鼎淡淡掃了蘇牧一眼,然後寒聲說道:

“姓蘇的,你辱我至親,又當眾殺我護衛,我…

…!”

蘇牧做了一件事。

他十分粗魯的一把將葉總攬在懷中,一手叉腰,然後……!

“喝……tui!!”

一口口水,十分響亮的對著楊鼎吐了出去,狠狠砸在了他腳背上:

“屁話真多,果然不愧是你爺爺的好大兒,孫子,說一句你要弄死我很難嗎?來,勇敢一點喊出來,你要弄死我。”

楊鼎……!

我草泥馬!

你吐我?

什麼叫我爺爺的好大兒?

我不是我爹的嗎?

他有輕微的潔癖,腳背上那口痰,加上蘇牧那句惡毒的話,讓他一瞬間再次失控。

“我草泥……!”

他還冇來得及再次狂怒,身後一個女子走了出來,扭頭湊到他耳朵邊,飛快輕聲說了句什麼。

楊鼎頓時閉上嘴巴,隻是雙眼血紅,盯著蘇牧一陣陣的噴火。

蘇牧也有點懵逼了。

他若有所思的看了對方一眼,喃喃道:

“媽的,背後有高人啊,這孫子不上當可怎麼辦?”

這句話明顯就是說給楊鼎聽的。

楊鼎的火氣,又隨著這句話,騰騰騰的冒了起來。

他身邊的年輕女子輕輕咳嗽了一聲,聲如黃鶯:

“蘇牧,敢不敢和他打個賭。”

蘇牧呆呆的看著這個女子。

什麼叫坑隊友?

這特麼就是啊。

這種女人,最好是離自己遠點,要不然,雷劈下的時候,她一定會拉著旁邊的人為她扛雷。

他佩服無比的豎起了大拇指:

“女人,你確定你們是一夥的嗎?”

年輕女子柳眉一皺,語氣淡淡中透著一股子高傲:

“我不跟他一夥,難道跟你一夥?”

蘇牧咧嘴嘎嘎一笑,看上去簡直要多賤就有多賤。

葉總心頭頓時一陣不爽。

麵前這個妖豔賤貨,就像是古畫當中走出來的美人,容貌身材都不在她之下,還多了一種大家閨秀特有的古韻,讓她十分吃味。

當著這麼多人,她又不能直接上手,隻好不動聲色的輕輕在蘇牧腰間一捏。

然後狠狠一扭。

嘶!

蘇牧張了張嘴,頓時苦笑。

好吧。

親愛的,看在你這麼患得患失的份兒上,我就原諒你了。

“你想替我孫子和我賭什麼?”

楊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