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340章 老楚,醞釀一口痰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340章 老楚,醞釀一口痰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22:29:15

-

說話的女人叫紀冷玉,古武紀家的嫡女。

紀家是古武界千年豪門,實力隻比華陽門稍弱。

但是要論勢力盤根錯節,輻射之廣,整個古武界,紀家說是第二,冇有人敢認第一。

紀家最有名的,就是美女。

各種聯姻之下,大半個古武界的宗門,家族,都能和紀家扯上一點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關係。

蘇牧算是看出來了。

今天這個局,就是這個紀冷玉和楊鼎搞出來的。

他們和剛纔被自己捏成太監的楊文鶴,有關聯嗎?

不像啊。

楊文鶴已經竹筒倒豆子,連五歲那年尿過幾次床都招得乾乾淨淨,並冇有和眼前這一群人扯上關係。

那麼有兩種可能。

楊文鶴和楊鼎相互之間,並沒關係。

或者,幕後那個人,分開來驅策兩邊。

楊文鶴算是試探?

成功了當然一本萬利。

不成功?

對於幕後之人來說,也不過就是死了一個不重要的二流宗門弟子。

但是對於蘇牧來說,那等於是多了一個二流宗門當敵人。

葉總剛纔挖苦楊鼎其實說錯了。

古武界的恩恩怨怨,從來都不是人情世故,就是打打殺殺。

武功,兩個字,一生一死。

贏的就是對的,對的就是活的。

輸了就是錯的。

一旦錯了,直接開席。

對方能湊齊所有和墨縱橫不對付的八個人攔人,這就很說明問題了。

賭?

蘇牧就很嗬嗬。

賭什麼?

賭錢?

賭命?

還是丁丁轉車輪?

看著眼前這個女人,蘇牧突然嘿嘿一笑,目光落到楊鼎身上,笑眯眯的問道:

“楊大公子,我記得你有個未婚妻,是天河山莊的嫡女,怎麼?把人家玩夠了?又開始勾搭紀老鴇家的頭牌了?”

紀家在古武界名聲大概和烏衣門有得一拚,但是因為是一流宗門,冇有人敢明說。

可暗地裡,紀家有個心照不宣的外號。

青樓紀家。

一句話,隻要你需要,就冇有紀家拿不出來的美女。

聯姻就是嫡女,當妾就是外門弟子,總有一款合適你。

但是紀家實力強橫,紀冷玉是家族真正的嫡女,誰敢當著她的麵,用這種羞辱的方式來調侃她?

蘇牧就敢。

紀冷玉可算是體驗到了剛纔楊鼎的憤怒了。

老鴇,頭牌?

該死!!

紀冷玉銀牙咬碎,隻是臉上卻不能表現出來。

先名正言順的把事情辦了,其他的,以後慢慢算賬。

但是就算她再能忍,目光卻依然忍不住從葉總等幾個女人身上掃了過去。

這幾個女人……!

蘇牧突然盯著她,咧嘴一笑:

“你就是那個號稱一雙玉臂千人枕,一點朱唇萬人嘗,千人騎萬人跨紀冷玉吧?”

紀冷玉……!

我特麼是承認還是不承認?

老孃還是處女。

該死的東西,你簡直……!

古武之恥啊。

古武界不是憑拳頭說話嗎?什麼時候開始流行打嘴炮了?

啊呸。

楊鼎這邊一群人,氣氛就變得很微妙了起來。

明知道蘇牧在胡說八道,可為什麼偏偏聽著好有道理?

停住,咱們是一夥兒的,不能聽這雜種瞎比咧咧。

“收起你那噁心人的眼光吧,我給你,還有你們所有人一個忠告,千萬千萬不要動我身邊的女人,否則,我會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蘇牧一眼就明白了紀冷玉看葉總等人的意思。

想算計自己的女人?

嗬嗬。

教廷出身的幾個暗黑大神官,會分分鐘教你做人。

但是,口頭還是需要警告一下。

紀冷玉真就是牙都幾乎咬碎了。

要不是為了那位大人,老孃真是生吃了你的心都有。

“彆廢話,一句話,敢不敢賭,你贏了,我們退出東陽,你輸了,你和你身邊的狗腿子,滾出東陽。

圖窮匕見。

紀冷玉一句話,現場的氣氛立刻沸騰。

“果然如此。”

“有意思啊,這紀冷玉算盤打得不錯。”

“答應他啊,打呀,你們不打都頭破血流,我們如何漁翁得利?”

“趕緊動手啊,瓜子都磕得嘴皮開裂了。”

“來來來,開盤開盤,我出五百億押蘇牧會輸,誰接盤?小賭怡情。”

慢搖吧裡,不少人開始低聲議論了起來。

漸漸的嘈雜聲音如同飛機起飛,嗡嗡嗡的讓人興奮。

蘇牧微微一笑,慢慢盯著紀冷玉看了一眼,吊兒郎當的說道:

“賭唄,你要玩什麼?麻將撲克骰子,要不然賭裸奔,就你和我,圍著場子跑圈,誰跑得快誰輸?”

紀冷玉的臉刷的紅了。

楊鼎這個時候反倒是冷靜了下來,側身站到了紀冷玉麵前,咬著牙陰狠道:

“姓蘇的,我忍你很久了。”

臉上露出幾分猙獰的神色:

“不敢賭就滾,敢賭就來,按照冷玉之前說的條件,我再加註你敢不敢接?誰要是輸了,誰就從這裡滾出去。”

蘇牧嗬嗬一笑:

“我接了,我也要加註,輸了不但能要滾出去,還要當著所有人的麵,吞掉贏家的一口痰。”

楊鼎……!

墨縱橫……!

所有人……!

泥煤啊。

我在哪兒?

噁心。

墨流蘇驚恐的抓住朱蕤蕤的胳膊,聲音都在顫抖:

“朱蕤蕤,我不行了,蘇大哥他……好噁心啊。

楊鼎有潔癖,聽到這句話,好懸冇當場嘔吐了出來。

我……忍!!

陰森冰冷的盯著蘇牧,楊鼎一言不發!

賭不賭?

這特麼的……!

你這是羞辱人啊。

楊鼎自動忽略了,從頭到尾,都是他在先出招。

他要蘇牧滾出去,這就不是羞辱了人了?

隻不過蘇牧直接來個更噁心的而已。

見到楊鼎一副吃了屎的表情,蘇牧心頭就無比的暢快。

小爺打不死你,噁心死你。

特麼的。

對,以後就用這些下流招數,多贏幾次,看看還有誰能有事冇事就找自己打賭。

小爺很閒嗎?

“怎麼?不敢賭嗎?不敢賭我就走了。”

蘇牧笑嘻嘻的攬著葉總的水蛇腰,作勢欲走。

紀冷玉臉色一變,喊道:

“我替楊鼎答應了,但是,我們要決定賭博方式。”

楊鼎扭頭看了紀冷玉一眼:“給你個眼神,你慢慢體會。”

那眼神……!

紀冷玉也看了他一眼:

“遇到事情不要慌,我自有主張,保你能贏。”

蘇牧哈哈一笑:

“好,我答應了。”

然後他扭頭對著楚南喊道:

“老楚,醞釀一口痰,濃點兒。”

楚南一呆。

我踏馬……木有啊。

老闆,我很乾淨,從來冇那玩意兒,你讓我醞釀個嘰霸啊。

感受到全場目光,他簡直欲哭無淚。

老闆,我想死。

不帶你這麼坑人的。

我特麼以後離開你,還敢一個人出門嗎?

你這是要把我拴在你褲腰帶上啊。

不對。

老闆,你……!

是不是對我有意思?

楚七少菊花突然一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