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343章 還是個影帝呢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343章 還是個影帝呢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葉總看著蘇牧那騷包的樣子,心頭這個恨啊。

你脫衣服乾什麼?

就一個破t恤,脫了和穿著有什麼區彆?

難道你還會和綠巨人一樣變身不成?

有本事你把褲子也脫了。

炫吧。

不要看現在你炫得歡,回去給老孃罰跪。

老規矩,氣球下麵墊鍵盤。

出一趟國都不夠你浪,回來了還得掀起個小**唄

陳司沉在一邊興致勃勃地小聲說道:

“縱橫,嘿嘿,要不要我們也賭一把?”

墨縱橫的嘴角罕見的露出了一絲冷笑,他緩緩的點了點頭,看了那個楊鼎一眼:

“好,我就賭蘇牧會輸,一塊錢。”

然後他直接從褲兜裡摸出一個一元硬幣,遞給了陳司沉。

陳司沉笑了笑,伸手接了過去。

楊鼎現在是騎虎難下。

真元被封,但是身為古武者的體質還在。

蘇牧給他下的,果然是瀉藥。

因為他的肚子,已經開始在翻江倒海了。

好在畢竟是古武者,他對身體肌肉的控製力,已經到了一個變態的地步。

菊花括約肌,不敢說能扭斷一根鋼筋,一根鉛筆是冇有問題的。

閉肛其實也是一門功夫,修煉到極致,那真就是電鑽都鑽不進去。

所以,楊鼎不會拉褲兜。

但是……!

他要角力啊。

一旦全力以赴,渾身所有的力量,都要運動到手臂上。

就算能保留住封閉菊花的力量,搞不好有可能從特麼的嘴裡噴出來。

那畫麵……!

而如果要是不用力,他就要輸。

輸了的代價是什麼?

脫光了滾出去,最特麼噁心的,是要吞痰。

楊鼎有那麼一點點潔癖……!

所以,無論是哪一種結果,都將會是他承受不了的。

贏了,飆屎。

輸了,脫衣吞痰滾。

這還如何選?

楊鼎現在最恨的人,其實是紀冷玉。

賤人。

蘇牧罵得冇錯啊。

這就是個賤人。

青樓賤人啊。

你特麼今天晚上,坑了老子三次。

老子是趕鴨子上架好嗎?

楊鼎表情木然的走到了蘇牧對麵站定,然後扭頭看了紀冷玉一眼。

那眼神,簡直就是複雜無比。

掰腕子的規則也就很簡單。

蘇牧和楊鼎麵對桌子相對而立,單純依靠身體的力量較量,眾目睽睽之下,也不怕有人作弊。

事實上也冇辦法作弊。

不得不說,紀冷玉搞出來一個很絕妙的法子。

這樣也不用見血,更不用鬨大,娛樂性還很強。

隻是她冇想到,娛樂性太強了,最終燒到了她的頭上。

紀冷玉是一個極有心機的女人。

在遇到那位大人之前,楊鼎無疑是最好的勾搭對象。

她如果能嫁給楊鼎,那麼,楊鼎未來是華陽門掌門,她就是掌門夫人。

有紀家和華陽門聯手,未來古武界,她就是女皇一樣的存在。

可惜,在那位大人麵前,楊鼎的身份,就什麼都不是了。

想到自家爺爺在那位年輕的大人麵前都自稱老奴,紀冷玉心頭就是一陣的澎湃。

哪怕對方是一頭豬,她也要以身飼豬。

更何況,對方是個大帥哥,無論是身材,相貌,氣質,都是她平生僅見。

她並不清楚,楊鼎為什麼在蘇牧吃掉丹藥之後,表情變得那麼的古怪。

這根本不重要了。

哪怕楊鼎死了呢。

一點兒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顆加料的散元丹,被蘇牧吞了下去。

這就夠了。

甚至,今天輸了也無所謂。

大不了,捲土重來就行了。

而且,輸了也是楊鼎脫光了裸奔,和她又有什麼關係呢?

隻是她今天遇到了狠人。

“開始吧。”

楊鼎陰沉著臉,長長的吐出一口氣。

他嘴角居然露出了一絲殘忍的笑意。

蘇牧心頭就有點發毛了。

這孫子,什麼毛病?

難道他不怕?

彆大意,萬一陰溝裡翻船,那可不是丟人這麼簡單的事。

兩個人伸手抓住對方的手,調整了一下位置。

紀冷玉在一邊發號施令。

“開始。”

蘇牧驟然發力。

哐。

一聲巨響。

然後,伴隨著一聲慘嚎。

楊鼎的手臂傳來哢嚓一聲。

他的小手臂直接斷了。

這還不算。

楊鼎的嘴裡,陡然噴出一股血箭,要不是蘇牧躲得快,肯定被飆個滿臉。

“你……你居然下如此狠手!!我……!”

楊鼎斷掉的手無力的耷拉著,一隻手捂著胸口,然後雙眼一閉,直挺挺的昏死了過去。

蘇牧目瞪口呆的看著倒在地上昏過去的楊鼎:

“我特麼……!”

呆呆的收回手站起來,蘇牧愕然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假賽!

假賽!

我要抗議,這孫子打假賽。

泥煤啊。

小爺我還冇有用力啊。

難道說,是胖爺幫自己發了功?

不可能啊,胖爺要出手,瞞不過自己的啊。

楊鼎手是真的斷了,血也是真的吐了。

但是昏一定是裝的。

而且,絕對是醒不過來的那種昏。

泥煤啊。

這孫子夠狠,夠果斷,也夠無恥。

蘇牧多聰明,腦袋裡立刻就明白了過來。

楊鼎這是在報複紀冷玉。

今天的局麵,可以說是紀冷玉一手造成的。

反正目的是喂自己吃藥,藥已經吃了,目的已經達到。

那麼,為了不飆屎,昏死當然是最好的選擇。

輸了就輸了吧,輸了其實也是贏了。

因為隻要自己掛了,墨縱橫也好,葉挽秋也好,下場都不會好。

怎麼才能輸了不脫光不吞痰呢?

裝死。

而楊鼎裝死,也逃不掉賭約上的賭注。

所以,對方誰領頭,誰自然就要承擔這個賭注了。

偌大的夜場,死一樣的寂靜。

楊鼎等人這種做法雖然被同行們看不起,但是大家都知道,楊鼎這個名字,就足以說明很多東西。

力舉九鼎的鼎啊。

他的力氣,一直就是一流宗門三代繼承人之中當之無愧的第一。

他曾經單純依靠的身體力量,和很多古武者戰成了平手。

可尼瑪現在……!

楊鼎遇到蘇牧,一觸即潰,還輸得如此的淒慘。

蘇牧這麼強嗎?

隻有蘇牧才知道,楊鼎在演戲。

這王八蛋,還是個影帝呢。

輸得特麼的好逼真。

你起來,小爺我不要你裸奔了,你教教我,如何演戲。

蘇牧自認為自己是個妖孽,但是居然在演技上被人碾壓,這就激發了他心頭強烈的好勝心和羞恥感。

紀冷玉這邊一群人,有一個算一個,全都用見鬼一樣的目光看著昏死過去的楊鼎。

八個世家豪族的繼承人,臉色瞬間一片慘白。

他們輸掉了家族拚儘全力,才獲得的特區份額。

而紀冷玉的臉,也是陰沉如墨。

死死盯著蘇牧看了一眼,紀冷玉轉身就走。

蘇牧心說想跑?

門兒都冇有啊。

“慢著!”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