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353章 憋屈的楊季焐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353章 憋屈的楊季焐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22:29:15

-

華國有一山。

謂之——橫斷。

那是華國最長,最寬,最典型的南北向山係。

所謂橫斷,是指山脈主峰,橫斷整個華國東西而名。

華陽門就是橫斷山中。

華陽門的門主叫楊季焐,是一個身材修長,十分高大的中年人。

一身淡藍色長袍,一頭漆黑如墨的長髮,一張臉看上去沉靜如水。

華陽門正殿裡,氣氛死寂,烏雲壓頂。

楊季焐已經在百多米長的大殿之中,來回了十多趟。

大殿右邊,跪著數百位華陽門弟子,五體投地,屁股翹得老高,頭都不敢抬起。

大殿左邊,一百多個老者盤膝而坐,個個眼觀鼻,鼻觀心,一言不發。

楊季焐的身上,有一股恐怖的氣息,狂暴無比的壓在所有人的身上,壓得人連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楊鼎,成了太監。

楊季焐最最得意,最最喜愛的兒子,內定的繼承人,成了太監。

被一個叫蘇牧的傢夥,以極其羞辱的方式,踢成了太監。

下手狠不狠毒先不說,隻說對方把華陽門的臉麵,當狗屎一樣的踩在腳下,簡直是喪心病狂。

楊季焐震怒之下,原本是想親自出馬去東陽,要把蘇牧連帶和他有關的一切,全都殘忍虐殺。

但是。

都還不等他有所行動,閉關三十多年的父親卻直接秘密召見了他。

見到父親的第一時間,楊季焐差點冇傻眼。

鼻青臉腫的老父親告訴了他一個讓人膽戰心驚的訊息。

卓不離來過。

手握一根皮鞭來過。

至於說來乾什麼,看看老父親那腫成豬頭的腦袋,破成布條的衣服就知道了。

天星掌門卓不離!

那個令人恨之入骨,畏之如虎的……男人啊。

卓不離厲害嗎?

當然厲害。

但是這天底下,一定有比他更厲害的存在。

不說其他,華陽門就至少有兩個閉死關的太上長老,任何一個出關,都能收拾了他。

但是,這種級彆的太上長老,是不能隨便動了。

除非是到了宗門最後的生死關頭,他們纔會出手。

因為,他們一旦出手,結果就是……死。

宗門耗費了無數的天材地寶,吊住他們一口氣在,為的是什麼?

卓不離最恐怖的,還不是他的武功多高。

而是——這特麼就是一條瘋狗。

一句話。

惹不起。

不惹他萬事好說。

惹到了他,對不起,你就一輩子心驚膽戰的活著吧。

你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發瘋,就來咬你一口。

要是隻針對你還不算什麼。

最恐怖的是,這瘋狗喜歡搞連坐。

你惹了他,等於你全家惹了他,等於你宗門,你親戚,都惹了他。

他報複你收拾你的手段,簡直就是……!

隻有你想不到,冇有他做不到。

你家今天娶媳婦兒,洞房花燭的時候,新郎一定會被捆成粽子丟在茅坑裡,新娘卻和老公公昏睡在一起。

你生個兒子辦滿月酒,正熱鬨的時候,孩子一定會被倒吊在大門上嗷嗷大哭。

人還自己告訴你,就是我做的。

你能怎麼辦?

打唄。

但是最可氣的是……!

特麼的!

你還打不過人家。

楊季焐老父親的原話是,人卓不離說了,年輕人打打鬨鬨,難免有個磕磕碰碰,你當老的敢出手,那就彆怪老子讓你華陽門滿門太監。

這句話,當場震得楊季焐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卓不離啊。

天星派啊。

這兩個都不是他楊季焐惹得起的。

在古武界,天星派絕對是一個超然的存在。

冇有人知道他宗門在哪裡,也冇有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少高手,這特麼的就是個bug一般的存在。

任何勢力,任何宗門,都得在這兩者麵前低頭。

不低頭就捱揍。

天星派每一代的天下行走,還都特麼是天縱奇才,高手當中的高高手。

楊季焐年輕的時候,至少有三次,都差一點栽在卓不離手上。

幸好他自控力比較強,完美避開冇得罪那個奇葩。

可萬萬冇想到哇。

自己的兒子,栽在了他徒弟身上。

還被搞成了太監。

楊季焐想報復甦牧,卻又不得不投鼠忌器。

但是就這樣忍著不出手,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好歹也是古武界霸主級彆的存在啊。

老子還要不要麵子了?

而派出去的長老,帶回來的詳細訊息讓楊季焐更是雷霆震怒。

等於是找錯了報複的目標。

他兒子,根本就是被紀家那個叫紀冷玉的小賤人給坑成太監了。

但是都不等他怒火攻心的找上紀家,紀家那邊又傳來了訊息。

紀家那個小賤人,被血裔會的某位大人看中了。

楊季焐當場吐血三升。

找紀家報複,是不可能了。

有血裔會這塊金字招牌在,楊季焐甚至連報複紀家的念頭都不敢有。

而找蘇牧報複,他也不敢。

至於說暗中動手?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但是現在這一肚子的邪火,總要發泄出去吧?

所以這個時候楊季焐的心情,位元麼日了狗還要操蛋。

嚴格意義上,他隻算是華陽門的代掌門,但是老父親閉關,他就是說一不二的存在。

就算是長老團,在他麵前,也得恭恭敬敬的。

“你們說說,我該怎麼做呢?”

又圍著大殿轉悠了好幾圈,楊季焐突然開口。

他就像是在問一個無足輕重的問題,可大殿之中,卻有一股冷入骨髓的寒氣飄散。

右邊幾百個弟子最前頭,有幾個年輕人,其中一個三十來歲,他叫楊武,是楊鼎的大哥,但是卻不是嫡子,是楊季焐在正式娶親之前,和某個師妹生下來的孩子。

楊武聽到楊鼎被廢,就很高興。

甚至今天見到楊季焐一副憋出內傷還得裝風度的樣子,心底更是一陣陣的暢快。

以至於他的身體,都興奮地輕輕抖了一下。

這個極為輕微的動作,剛好落到了楊季焐的眼裡。

楊季焐平靜的臉上陡然閃過一抹血色。

他的女人數都數不清,兒子不說有幾百個,百八十個還是有的。

但是,嫡子就一個啊。

對於楊家來說,宗門來說,嫡子,所代表的意義是什麼?

傳承!

尤其是一個從小天資聰穎,被寄予無限厚望的嫡子啊。

如今,太監了。

楊季焐緩緩踱到楊武麵前。

居高臨下,臉上一臉柔和的笑容:

“阿武,你怎麼了?”

楊武渾身一哆嗦,連忙顫聲說道:

“父親,想到二弟遭受的折磨,我就氣得控製不住自己,我要替二弟報仇,請讓我去東陽,我要殺了那個蘇牧。”

“哦?”

楊季焐眼中閃過一絲瘋狂,卻笑眯眯的說道:

“那你去吧。”

“啊?”

楊武愕然抬頭。

目光遇到楊季焐那癲狂殘忍的目光,冷汗一瞬間就浸透了他的後背。

哆哆嗦嗦以額觸地:

“我……我……是,父親,我去。”

楊武恨不得抽死自己。

我特麼去送死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