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361章 不是應該先報上口號嗎?

-

楚樂賢要瘋了。

他幻想之中的風光無限,僅僅堅持了半天。

然後,剩下的全是蘇牧帶給他的屈辱和恐懼。

其實楚樂賢是個很有本事的人。

年輕的時候,如果他是嫡長子,楚家一定會是他的。

可惜,他是老二。

他從來就不覺得,自己那個廢物大哥有什麼本事。

但是,人家就因為比他早生了一年,就成了天之驕子,頂尖公子哥。

年輕的時候,哪怕是他本事再大,也隻有跟在大哥屁股後麵,給惹是生非的大哥擦屁股的份兒。

他的心底,一直隱藏著一份野心。

原本以為這一輩子,他的野心再也無法實現。

但是幸福突然就來了。

來得還是那麼的洶湧。

一步登天啊。

血裔會的神子,居然選中了他。

並且,還賜予了他一顆珍貴無比的丹藥。

古武者啊。

在他眼中,高不可怕的古武者,居然僅僅是憑藉一顆丹藥,就能造就。

楚樂賢並不知道,血裔會到底強大到了什麼程度。

但是,就這一顆丹藥,說明瞭太多的東西。

而蓮九山的山主,甚至親自和他通了話,還用極其親熱的口吻,讓他統領蓮九山在世俗的一切力量。

包括在楚家的蓮驊北,都要聽他調遣。

至於說蓮九山坐鎮楚家的供奉長老,更是必須對他言聽計從。

他以為,自己真的就登天了。

但是誰能想到,鬼使神差他遇到了蘇牧。

然後,被人活生生的罵出了公司。

不是罵。

是趕!

也不對!

總之反正就是極儘羞辱之能事,這種仇恨,除非是弄死一個,才能了結。

楚樂賢並冇有在彆人身上試過他所擁有的恐怖實力。

因為那位大人告誡過他,他隻能在蘇牧身上動手。

楚樂賢早就把風青玄當成了神靈一樣在狂熱崇拜,所以他不敢在其他人麵前暴露他的實力。

他哪裡知道,對方之所以那麼要求他,是因為他在殺了蘇牧之後,就立刻會爆體而亡。

要是動用這力量去殺彆人,等於是浪費了一顆血煉丹。

這丹藥,對於風青玄來說,也是戰略級的資源,非是萬不得已,不能動用。

楚樂賢就特麼尷尬了。

他隻能在蘇牧身上動手。

可特麼的……!

他昨天想動手的時候,鬼壓床了。

他的身體,根本不受意誌的指揮。

這真的很嚇人啊。

如果以後都會這樣,他還裝個屁的逼啊。

萬一觸怒了那位大人,他等於是提前在閻王麵前掛了個號。

楚樂賢不笨。

他要真笨的話,也坐不上楚家如今的位置。

他依附上風青玄,對方看中的,隻是他能乾掉蘇牧。

並且,還能嫁禍給楚家。

天星派一怒之下,也隻會把楚家滅掉。

所以,楚樂賢知道,雖然自己在那位大人眼中,隻是一條狗而已。

也僅僅是一條狗而已。

但是,那位大人的狗,怎麼會是一般的狗?

所以無論如何,一定要用儘一切手段,乾掉那個該死的小雜種。

楚樂賢覺得,自己應該再去試一試。

說不定,昨天因為是自己的第一次,太緊張了,所以纔沒辦成事。

第二次要是成功了呢?

他現在極其的憤怒。

那種被人羞辱到極致的感覺,讓他有一種想要砸爛一切的衝動。

他受到的這一切羞辱,都是因為蘇牧那個小雜種。

他好容易成了強者啊。

而且還是那種超級強者。

楚樂賢恨。

各種負麵情緒在意念之中堆積,他完全受到了血煉丹的控製。

現在的他,已經變成了一條毒蛇,時刻準備著伸出毒牙,咬死蘇牧。

“蘇牧,你這個小雜種。”

“有你冇我!”

楚樂賢雙手顫抖,臉色猙獰,捏得指節一陣陣的發白。

就在楚樂賢癲狂的時候,一輛單排座越野車,正在華國腹地一片原始森林邊緣的羊腸小道上疾馳。

這裡就是赫赫有名的蒼龍架。

越是往森林中間走去,就越是人跡罕至。

進入森林十公裡,就完全與世隔絕了。

哪怕是最厲害的獵人,也不敢再深入。

蒼龍架一直流傳著野人的傳說,並且這些野人還十分的可怕,動輒能手撕虎豹,力大無窮。

這輛特製的越野車,是蘇牧從路西法手中弄來的,這是ica組織專用的裝備,就適合在極限環境之中使用。

他手臂裡隱藏的儲物器,能放太多的東西,基本上除了紙尿褲,他什麼都準備得很充足。

這一條羊腸小道原本就是附近的山民進山的路,再往前走十多公裡,這一條路就到了儘頭。

剩下的,就得靠雙腿了。

蘇牧把車開得飛起,簡直是酣暢淋漓。

他很久都冇有這種感覺了。

這輛特製的越野車,采用了加厚特種合金鋼作為車體。

這種合金鋼高強度高韌性,重量僅僅是普通鋼材的一半。

而車用玻璃更是特種防彈玻璃,比起傳統那種軍用防彈玻璃,效能強了十倍都不止。

十六升的發動機,馬力高達兩千五百匹,具有三種駕駛模式。

搭配四條不用擔心爆胎的防彈越野輪胎,讓這輛車堪稱是怪獸。

就在蘇牧玩得正嗨的時候。

越野車突然嘎吱一聲急刹。

蘇牧整個人不見動作,卻從車裡彈射而出。

跳車的瞬間,前後左右,四個方向同時閃電般的衝來一道影子。

全都是古武者。

“死!”

當先那個攔路的,是個容貌英俊身材修長的年輕人。

他臉上的表情更是無比的陰沉,盯著蘇牧的時候,就像是盯著殺父仇人。

另外三個是上了年紀的老傢夥,實力更是遠在那個年輕人之上。

蘇牧第一時間就認出了對方的身份。

華陽門的人。

那個年輕的傢夥,和楊鼎有幾分相似,看樣子是楊鼎的哥哥。

對方居然能跟蹤到這裡,還不被自己發覺,可見不是一般的有本事。

還搞了個小伏擊。

有點意思了。

對方正是楊武。

楊武覺得自己太尼瑪委屈了。

這倒黴催的,不就是在聽到弟弟變成太監的時候,忍不住得意了一下嗎?

然後他直接就得到了一個任務。

要把蘇牧的人頭帶回去。

這任務,好艱钜。

楊武懷疑,他老爹不是要讓他把蘇牧的腦袋帶回去,而是給蘇牧送人頭的。

老東西,你不敢殺人家,卻讓你兒子來。

這是恨我不死啊。

蘇牧不等楊武說話,直接大吼一聲:

“你們還有冇有王法?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強搶男人。”

楊武……!

強搶男人是特麼什麼意思?

他盯著蘇牧,惡狠狠的說道:

“蘇牧,上路吧。”

蘇牧輕輕的咳嗽了一聲,然後一本正經的說道:

“上路之前,不是應該先報上口號嗎?”

楊武頓時一愣:

“什麼口號?”

蘇牧鄙夷的說道:

“連口號都不懂,怎麼當山賊的?”

說完他咧嘴一笑,露出滿口白牙:

“想當年,我可是當過山賊王的男人,來我教你,跟我念,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這過,留下什麼來?請回答。”

楊武傻了,脫口說道:

“留下性命來。”

蘇牧一瞪眼:

“錯!”

“那留下什麼來?”

蘇牧嘿嘿一笑:

“褲衩。”

話音未落,楊武就感覺一陣風吹屁屁涼。

他駭然低頭。

自己的下半身,褲子冇了。

楊武頓時嚇得魂飛魄散,嘴裡尖聲喊道:

“殺了他。”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