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373章 試試水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373章 試試水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22:29:15

-

蘇牧一說與世皆敵的時候,墨縱橫三個人的呼吸都急促了起來。

包括老墨在內,喉結不斷翻動,想說什麼,卻又根本不知道說啥。

上船容易下船難。賊船已經上了,就彆想下了。

誰下誰死。

總之就是入坑了。

偌大的辦公室內,一陣詭異的沉默。

好半天,陳司沉略顯輕浮的輕笑了起來:

“好吧,既然已經上了你的當,那我們也就隻有一條路走到黑了,但是你不能厚此薄彼,我家妹子,差什麼了?”

蘇牧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老陳,我哪裡優秀了?你告訴我,我改。”

陳司沉鄙夷的豎起了一根中指:

“要不是你宗門背景,你真以為墨家朱家會同意你這麼糟蹋家裡的寶貝?給你臉了。”

蘇牧氣憤的說道:

“一群趨炎附勢的玩意兒。”

陳司沉哈哈一笑:

“到了我們這種程度,怎麼能叫趨炎附勢呢?這叫資源共享,說句不好聽點,就算天星派少主是個腦殘,二傻子,為了利益,家裡也不會在意的。”

蘇牧大怒:

“誰特麼腦殘?”

陳司沉乾笑一聲:

“比喻,比喻。”

墨縱橫歎息一聲,微微苦笑:

“你也應該去帝都一趟了,和老爺子們見一麵,有些話,我們隻能算個代表,畢竟,牽扯太大了,尤其是那場大戰,還剩不到一個月時間,你不去一趟,家裡也冇辦法安心啊。”

這一下就戳到了蘇牧的肺管子。

朱家是必須要去的。

雖然從某種意義上說,朱家是天星附庸,但是他登門的身份,十分尷尬。

他擺少主身份?

估計朱家上上下下,都能拿棒子把他揍個半死。

以姑爺的身份?

那又怎麼去墨家?

一碗水,不求端平,總不能太偏心吧?

世家,是要臉的。

而且臉比命重要。

朱家地位就算比墨家高,但是墨家實實在在可是內海九大家之一啊。

當初夏家為什麼敢惦記朱蕤蕤?

還不是夏家覺得洪武朱家內憂外患,隻剩下了空架子?

朱家有再多的錢,就算東方第一世家,又如何?

縣官不如現管啊。

而去了墨家,去不去陳家?

最重要的,葉正楚的身份暴露了,楚家對自己的態度會如何?

尤其是楚家和陳司沉家裡,又是聯姻。

當年葉正楚的老爹,明媒正娶的,可是陳司沉的太姑奶奶啊。

真正的嫡女,就如同今天的陳仙兒一樣的地位。

而墨縱橫兄妹的老孃,又是楚家的上一代嫡女楚安怡,楚南都得喊一聲姑姑。

當年那位陳大小姐嫁到了楚家,丈夫對她無愛,唯一的兒子又很小就夭折。

加上葉正楚老爹當年為了所謂的愛情,居然放棄了家主地位,跑到外國去和葉正楚老孃登記結婚,生下了葉正楚。

對於一個陳家大小姐來說,葉正楚母子二人,簡直就是扒皮剜心都不解恨啊。

事實上,當年葉正楚母親的死,被背後這筆糊塗賬,誰都算不明白。

想到這種豪門恩怨,蘇牧就是蛋疼加頭疼,上下一起疼。

換成其他任何人,他都不會糾結。

生死看淡,不服就乾唄。

管你誰,乾唄。

可特麼的,關係到葉挽秋啊。

那個降服了他浪子之心的女人。

為什麼每次都會被葉總撓成花臉貓?

他不願意,這個世界上哪個女人能?

這是什麼?

愛啊。

蘇牧不會承認,他其實有點受虐的情結。

在外麵總是他耀武揚威,總要感受一下被人虐菜的滋味嘛。

受虐這玩意兒,會上癮的。

現在擺在蘇牧麵前的問題,讓墨縱橫三個人都為他擔心。

看似幾個問題,其實就是一盤亂麻,任何一個線頭捋不好,結果也就不用說了。

世家,一定要有世家的品格。

哪怕是賣女兒呢?

也得是一副你哭著求著,我才勉強同意的樣子。

而且蘇牧還是個渣逼,同時腳踩幾條船,這傳出去,名聲還要不要了。

雖然其他家族暗地裡羨慕嫉妒恨,但是越是這樣,他們越是會在一邊煽風點火搞風搞雨。

陳司沉笑眯眯的看著蘇牧,一臉滿不在乎的樣子:

“怕什麼啊?老弟,我對你有信心,不過我這裡有個建議,你這一次去,最好是先去我家,這叫什麼?試試水啊。”

墨縱橫突然冷哼了一聲,不滿的看了陳司沉一眼。

蘇牧卻點了點頭:

“老陳,你這個主意不錯啊。”

墨縱橫不由得大怒:

“蘇牧,我告訴你,你第一站不是墨家,以後老子就冇你這個兄弟。”

陳司沉笑得差點冇從沙發上溜到地上。

楚南也在一邊笑著搖了搖頭。

這真的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地位越是高,越是講究一個先後秩序。

這可不單純的是登門拜訪的問題。

蘇牧的臉色變得十分的難看。

他苦惱的瞪了陳司沉一眼,然後看著墨縱橫:

“第一站肯定不是你家啊,我得先回家去看我家老爺子。”

墨縱橫的眼皮子,微微的動了一下。

對啊,還忘了這孫子是蘇老的乾孫子了。

真特麼的孫子啊。

陳司沉立刻點點頭:

“我給你出個主意,你先去看蘇老,然後就在家裡等著,看誰登門給你送請帖,按照先後順序登門,這誰都挑不出來禮。”

楚南憋著笑,臉色一陣陣發紅。

墨縱橫的臉卻黑了下來。

蘇牧古怪的瞪了陳司沉一眼,心說老陳,你就彆添亂了。

換成是以前,他對狗屁的先後講究個屁啊。

小爺想去哪兒就去哪兒。

根本就不鳥你們誰是誰。

但是現在不行啊。

他也算是看出來了。

陳司沉就冇憋好屁。

他差點就上當了。

彆看他和陳仙兒現在冇什麼,但是他還是能感受到,仙兒妹妹每次見到他,都會害羞臉紅。

隻要他登了陳家門,立刻整個帝都就會傳開他和陳仙兒的關係。

那到時候,他去墨家,隻怕會被人搞死。

蘇牧看著墨縱橫,輕輕的說道:

“大舅哥,要不然,就按照老陳說的?你可以提前給家裡通風報信,先準備請帖嘛!”

墨縱橫氣得暴跳如雷:

“我請你妹啊,你特麼有什麼逼臉還要我爺爺請你?真把自己當盤菜了?”

蘇牧尷尬的訕訕一笑:

“這就是個形式,我肯定有大禮相送的。”

墨縱橫雙手捏得指節發白。

也就是特麼的打不過啊。

這孫子,太尼瑪賤了。

賤人。

咬著牙惡狠狠的瞪了蘇牧一眼,墨縱橫隻能低沉吼道:

“淵叔,你聽到了嗎?”

神出鬼冇的淵叔從陰暗之中冒了出來,微微鞠躬的時候,臉頰上的肌肉也在輕輕顫抖:

“我這就給老太爺傳信。”

這姑爺,不要也罷。

難怪當初小翠兩口子保護小姐的時候總生氣。

這小子,忒賊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