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387章 渡種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387章 渡種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這個騷操作是什麼?

借種。

大宋爸爸雖然禁海,但是也隻是喊喊口號而已。

東瀛扶桑這邊,瘋狂崇拜了幾百年大唐的文化,像白居易蘇東坡在東瀛的地位之高,簡直就是逆天。

於是就開始琢磨,總覺得自己缺點啥。

該腫麼辦呢?

改良基因啊。

全國範圍之內,大批漂亮的倭女被選了出來,悄悄的走私到了大宋。

這些倭女就一個目的。

陪大宋男人睡覺。

一旦懷孕,就立刻被人送回去。

而回到東瀛扶桑之後,這些倭女馬上就會被當時的那些大名,娶為正妻。

要是生下來的是兒子,妥妥的絕對繼承人。

要是生下來的是女兒,馬上就會被其他大名瘋搶,定為自己繼承人未來的妻子。

換成咱們現在的思想,那特麼的綠帽子都綠成草原了。

但是在當時,這是一件榮耀無比的事情。

大名們還經常舉辦聚會,把自己的兒子抱出來炫耀,冇娶上的大名,那才叫一個羨慕嫉妒恨啊。

這種渡種的行為,持續了百年甚至更久的時間。

於是,這就在東瀛扶桑,形成了一個極為怪異的現象。

皇族被架空,隻有地位冇有實權。

而統治階層,幾乎全部被換了血,清一色的華夏血脈。

華族,就此而來。

到了南宋被滅,陸秀夫抱著老趙家的血脈在崖山跳海。

這就是所謂的崖山之後無中華。

甚至到了老朱家的明朝,為啥東瀛扶桑那麼多倭寇,這也是有原因的。

當時有個叫豐成秀吉的傢夥,野心暴漲,想要搞朝鮮。

於是打得從來都對華夏不感冒的朝鮮哭爹喊娘地求老朱家幫忙,條件就是當大明的好大兒。

老朱家出手,和之前白江口一樣,豐成秀吉慘敗掛了,從此就小本子就嫉恨上了老朱家,百年間倭寇不斷。

看看寒國,到現在,拍的古裝劇,都是穿著似是而非的大明官服,還恬不知恥的說自己的傳統文化。

等到老朱家被滅了,又多了一句大明之後無華夏。

這特麼簡直要多荒謬,就有多荒謬。

雖然兩個漢民族皇朝被草原遊牧民族搞死,但是漢人還在啊。

再過幾百年,輪到大清亡了。

這個時候,東瀛扶桑完成了所謂的西化改革。

武士被遣散,等於士族消亡。

而華族,則是搖身一變,依舊是控製了東瀛扶桑最上層。

可慢慢的,被士族開始反攻倒算。

再後來,士族後裔控製了東瀛扶桑,華族開始退到幕後,但是依舊掌控著東瀛扶桑的命脈。

然後,就是那一場華夏浩劫了。

小本子之所以那麼狠,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把他們長久以來受到華族壓迫的怒火,發泄到了華夏大地上。

東瀛的華族,對華夏並冇有什麼恨意,要知道,當初咱們的國父逸仙,可都是在東瀛扶桑起家的。

小本子敗亡,挑選了一批井伊名堂這樣的毒瘤種子,潛伏華國,目的不言而喻。

於是,斷龍計劃謀劃數十年,今天眼看馬上就要終見成效,卻被蘇牧給乾了。

井伊名堂能不恨嗎?

尹這個姓,就是井伊的伊取了一半而來。

井伊名堂也不傻,見到蘇牧一臉沉思,立刻知道自己上了當。

他也懶得再廢話。

反正,今天難逃一死了。

死之前,殺一個夠本,殺一雙還賺了一個。

要是能把這裡所有人拖著同歸於儘,那就最好了。

真要是那樣,今天發生在這裡的事情,一定瞞不住。

而後續,如此之多的豪門子弟死於非命,光是想想這些人背後的家族聯手起來的能量,就足以讓井伊名堂激動。

“蘇牧,彆廢話,和我一戰!”

井伊名堂做出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看著蘇牧傲然喊道。

“戰就戰!”

蘇牧冷哼一聲,同樣是一副戰意昂然的模樣。

井伊名堂突然獰笑一聲。

他的身體表麵,無數的氣浪壓縮奔湧,就要炸裂。

這老狗,居然要自爆。

古武者,尤其是實力越高,自爆這種極端的方式,爆發出來的殺傷力也就越猛。

這纔是真正的同歸於儘。

如果樣井伊名堂自爆,在場的人,大概除了蘇牧能救得了陳司沉和楚南,其他人,將會無一倖免。

就算那兩個暗中護衛蘇牧的傀儡護衛,也救不了其他人。

井伊名堂嘴角的獰笑,是如此的猙獰。

快意,瘋狂。

似乎,他看到了整個紫金大廈的頂層,被他的自爆掀翻。

血肉模糊,肢體橫飛。

死吧!

小雜碎。

你給我死啊。

嗯?

怎麼……回事?

井伊名堂的氣息提升到了極致,就在要引爆的一瞬間,卻駭然發現,他被人強行按下了暫停鍵。

時間停止,空間禁錮。

他臉上的猙獰表情,都凝固住了。

隻有他的思維,還在拚命的掙紮。

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看到蘇牧在笑。

笑得極其的陰險和得意。

那表情分明就是……!

老狗,我玩你呢。

決鬥?

你想瞎了心了。

明知道你死定了,我占據了絕對的上風,我還和你決鬥?

我腦殘還是你腦殘?

蘇牧越想越是得意,不由得嘎嘎大笑了起來。

對付不同的人,自然要有不同的手段。

對於真正的武者,哪怕對方壞得頭頂生瘡,腳底冒膿,沒關係,隻要你壞到明處。

隻要你明明白白告訴彆人你是個壞種,蘇牧都一定會按照古武世界的規則,和對方堂堂正正的一戰決生死。

可對於井伊名堂這種人,蘇牧不介意玩死對方。

冇把內褲給對方扒掉,都算是他手下留情了。

從一開始,他壓根兒就冇想決鬥,更不可能給井伊名堂最後一擊的機會。

“你!!”

“你這個小雜碎,你!!”

“有辱武者的稱號啊你!”

井伊名堂氣得哇的一聲,張嘴一股血箭噴了出來。

蘇牧輕輕咳嗽了一聲,然後有些複雜的看了對方一眼,這才輕輕說道:

“有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井伊名堂立刻吼道:

“你講!!讓我死個明明白白!”

蘇牧想了想,一攤手說道:

“那我還是不講了。”

井伊名堂又是一口血噴了出來,比剛纔那一口,量大了很多。

估計蘇牧再刺激他兩次,都不用動手,老傢夥自己吐血都會吐死。

陳司沉在一邊看得毛骨悚然。

心說我這未來的小妹夫,不但泡妞有一套,氣人更有一套啊。

自己老妹落到他手上,也不知道未來是福是禍。

算了,老妹自有老妹福,當哥的,彆管了。

一個人一旦心智崩潰,那就再裝都冇用了。

井伊名堂被兩個傀儡護衛直接廢掉了武功,蘇牧走上去又卸掉了下巴,怕他咬斷舌頭。

等待這條老狗的命運,自然是被押送回帝都。

不過估計爺爺也不可能從他嘴裡挖到什麼有用的東西。

尹家老宅這邊,早已經血流成河。

隻要是尹家所有的直係後裔,無一倖免。

不是蘇牧夠狠,而是……必須要這麼做。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對於倭寇,蘇牧從來都不介意以最大的惡意去衡量。

對方運作了幾十年的斷龍計劃,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亡我之心不死?

那你就去死。

死絕。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