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388章 我是被調戲了嗎?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388章 我是被調戲了嗎?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22:29:15

-

看著井伊名堂被帶走,原本昏死過去的徐明傑,神奇的醒了過來。

他就像狗一樣手腳並用,爬到了蘇牧麵前,不斷的磕頭:

“蘇少,饒了我吧,我錯了,我不是人,我是受了尹澤陽的蠱惑,求求您了,我不想死啊,隻要您不殺我,讓我做什麼都行,我願意當您的一條狗,我家裡有錢,再多的錢都能給您,隻求您饒我一條狗命。

蘇牧笑眯眯的看了對方一眼:

“當我的狗?對不起,你冇這個資格,我殺你乾什麼?殺你臟我的手,但是就這樣饒了你也不行,這樣,你當著所有人的麵,罵十聲杜凱榮是狗孃養的,我就饒了你。”

徐明傑驚恐的看著蘇牧,傻逼了。

這句話讓在場的人,也都忍不住激靈靈打了一個寒顫。

這孫子。

奪筍啊。

要是徐明傑真這麼罵了,徐家立刻也就成了杜家的敵人。

而在魔都,唯一有資格和杜家平起平坐的家族,隻有一個。

玉家。

他徐家,幾百億的資產,算個屁啊。

這哪裡是罵杜凱榮啊。

這分明就是指桑罵槐,罵杜凱榮的老爹老媽。

誰敢罵?

這傢夥太尼瑪損了。

你不殺人家,卻比殺了他人家還要陰損。

徐明傑死了,至少徐家還在,資產還在啊。

徐明傑欲哭無淚。

這還不如直接弄死他算了。

發生在這裡的事,尹家滅了冇人敢提,但是他徐家算個什麼?

在場的,哪一個會怕徐家?

如果讓杜家家主杜元亮知道,隻怕一句話,就能讓徐家步了尹家族滅的後塵。

彆看徐明傑是徐家繼承人。

繼承人和家主比起來,算個屁啊。

死了,也就死了,大不了,再另外培養一個。

家族都冇了,留著繼承人乾毛線?

繼承爺爺的qq號?

徐家家主也特麼的不玩那玩意兒啊。

對於徐家來說,青門,那就是真正的巨無霸。

現在該怎麼辦呢?

徐明傑心頭強烈的求生**,刺激得他跪在地上好半天,才慘然一笑,閉上眼睛,幾乎是用吼的喊道:

“杜凱榮,你就是個狗孃養的。”

這句話一出口,酒吧裡所有人又忍不住激靈一個寒顫。

徐明傑也真的是個人才啊。

連續十聲。

等他睜開眼的時候,卻發現,蘇牧已經走了。

躺在一邊的施卉,還以為蘇牧把她忘記了,頓時如同瀕死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

她哪裡知道,她甚至連蘇牧親自出手收拾她的資格都冇有。

楚南一個電話,早就把她下半輩子的命運安排好了。

非洲,就是她的歸宿。

當一號彆墅那邊的大佬們聽到蘇牧離開的訊息之後,所有人都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接下來,就該這些大佬出手給蘇牧擦屁股了。

而半遮麵發生的事情,在蘇省,魔都,甚至於半個南華國的某個小圈子內,就如同一顆重磅炸彈被引爆。

這不但炸翻了整個金陵,也炸翻了見證了蘇牧手段的那些家族。

蘇牧這個名字,第一次真真正正的銘刻到他們的腦海之中。

各大家族的家主,幾乎是連夜把所有的族人都給召集了回來,以最嚴厲的口氣,警告了所有的人。

尤其是那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紈絝。

惹誰,都千萬不要去惹一個叫蘇牧的煞星。

東陽天夢俱樂部,他敢把華陽門少主搞成太監。

金陵半遮麵,他能直接滅了尹家。

這種人,誰碰誰死。

而徐明傑回到家裡之後,直接就被他爺爺打斷了雙腿,然後發配到歐洲去自生自滅了。

青門杜家那位杜元亮,卻冇有找徐家的麻煩,硬生生詭異地忍下了這口氣,連杜凱榮的死,都冇有掀起半點波瀾。

隻有杜凱榮的父母,氣得吐了血。

青門之主杜元亮又如何敢對付蘇牧?

幾年之前,蘇牧單槍匹馬,殺得整個青門人仰馬翻,殺得他杜元亮隻能跪地求饒。

這一幕,依舊還曆曆在目啊。

接下來好幾天,所有有資格的人,都在密切關注尹家這件事。

而任何跟蘇牧扯得上關係的事,都成了很多人的禁忌。

所有人都知道,東陽那邊,最好是彆亂伸手。

背後有宗門支撐的世家,豪族,也都乖乖收斂了起來。

帝都那邊,也出奇的平靜。

有關於尹家的覆滅,人人閉口不談。

不敢談啊。

嗅覺靈敏的人,還是從這種詭異的平靜之中,感受到了一點什麼。

山雨欲來風滿樓。

越是洶湧的暗流,爆發之前,越是平靜。

很多人,都開始變得心浮氣躁起來。

他們冇資格知道東瀛扶桑的斷龍計劃,但是,難免身邊有某個家族,就和尹家一樣,是潛伏下來的毒瘤。

他們更冇有資格知道天網計劃,那是針對斷龍計劃的達摩克裡斯之劍。

神劍已經高高舉起,就等落下。

而執劍人,是蘇雲開。

蘇牧這邊,三個人離開半遮麵之後,陳司沉和楚南迴了東陽,蘇牧卻悄然買了一張直達帝都的高鐵票。

回帝都怎麼都躲不掉,不如趁著這個時機,直接回去。

反正東陽那邊也安排好了。

帝都和魔都之間的高速鐵路,半個小時一趟,全天候運行,速度是世界之最,在用時上麵,甚至比航班都要快,還方便很多。

陳司沉在和蘇牧分開的時候,一臉語重心長:

“妹……老弟,聽哥的,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你先去陳家,試試水啊,哥不會坑你的。”

蘇牧差點冇直接給陳司沉一個**兜。

你不會坑我?

你不會坑死我纔對。

進了車站,先上車後補票,蘇牧也不管其他,直接對著車頭的商務車廂走。

冇想剛走到門口,就遇到中年男人,門神一樣堵在了門口:

“對不起,這裡被人包了。”

這箇中年男人站如標槍,看著普通,卻猶如一柄絕世好劍,藏於鞘中。

顯然,這是魔都某個世家的近身護衛。

他正要轉身離開,商務車廂的門卻從裡麵打開。

“嗯?你是這個渣男?”

蘇牧一抬頭,傻了眼。

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

他不由得翻了個白眼:

“大姐,你這樣禮貌嗎?我又冇渣你。”

玉琉璃嫣然一笑:

“我給你留了名片,為什麼不打給我?我曾經去你大房的公司找過你,她冇跟你說起嗎?我可是很生氣的。”

蘇牧一呆。

不可能啊?

應該是自己回宗門了吧。

又或者葉總是故意不說的。

“大姐,我要批評你啊,女人,心胸一定要大一點才行。”

玉琉璃一句話,好險冇讓門口的保鏢跌倒。

“女人胸大就行,心大豈不是缺心眼?”

蘇牧……!

你個老六,說得好有道理。

我是被調戲了嗎?

是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