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0章 獅子大開口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0章 獅子大開口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白子畫來得很快。

不洗臉,蓬頭垢麵的直接闖了進來。

俞斌回頭大罵一聲:

“哪個傻逼……!”

罵了一半,俞斌就張大嘴巴,驚恐的看著來人,然後……!

噗通!

跪了。

白子畫。

東陽四大公子排名第二的白子畫啊。

俞斌怎麼都冇有想到,蘇牧一個電話,打給的是白子畫。

他這點身家,在錢公子麵前都不夠看的,更不要說是四大公子之一的白子畫。

想到白子畫的陰狠,俞斌嚇得再也不顧顏麵,抬手對著自己的臉狠狠的抽了起來。

啪啪啪啪!

一群保安見到老闆都跪了,哪裡還不明白,全都呼啦一下子跪了下來。

劈裡啪啦的耳光聲,充斥著整個餐廳。

白子畫卻一腳把俞斌踢翻在地,罵道:

“滾出去,跪倒門口,不抽夠一百個不許停。”

“是是是。”

俞斌帶著一幫子保安,連滾帶爬的衝出了門口,然後一字排開,開始狠狠的抽臉。

這畫麵,震撼得周圍的客人和老闆都傻了。

俞斌可是這邊的一霸啊。

寧顏的兩個同學,這個時候徹底傻逼了。

她們終於知道今天她們做了一件多麼愚蠢的事情。

錢小剛扭頭看到白子畫的時候,也嚇尿了。

他低著頭,恨不得把腦袋埋進褲襠裡,生怕被髮現。

錢家,是完全靠著白家發的家啊,白家一句話,錢家就得破產。

白子畫也顧不得其他的,來到蘇牧麵前,就那麼直挺挺的跪了下去:

“我認錯,要打要殺,悉聽尊便,請饒了白家。

這句話更差點冇把錢小剛嚇死。

饒了白家?

我他媽的今天惹到了一尊多大的佛啊?

這兩個賤人,害死老子了。

蘇牧卻熱情無比的走上去,把白子畫給拉了起來:

“老白,不打不相識,你這樣我們以後怎麼當朋友?”

白子畫心頭一哆嗦。

你特麼不會是還記仇,故意折磨我吧?

白子畫下跪這一幕,震撼得餐廳裡的所有人都駭然失色,腦海轟鳴。

東陽最頂尖的四大公子之一啊。

跪了。

一個跪一個,就這麼跪了啊。

這特麼何方神聖?帝都太子嗎?

不可能啊,穿得那麼廉價,滿臉還是傷疤。

好吧這傢夥應該是個大帥哥,雖然撓了一個滿頭疤,但是從臉盤子還是能看出來。

隻不過,那個大美女看上去知性優雅,不像是母老虎啊?

莫非……!

特殊癖好?

寧顏如果知道這些人的想法,隻怕會氣得吐血。

白子畫也算是躺平了,既來之則安之,他態謙恭的問道:

“蘇少,到底是這麼回事?”

蘇牧笑嘻嘻的指著錢小剛把剛纔的事情說了一遍。

白子畫眼神如同看著死人:

“五湖集團?嗬嗬,錢大剛的兒子?很好。”

錢小剛連忙哭嚎著喊道:

“白公子,饒命啊,我不是人,我錯了,我願意贖罪。”

白子畫突然微微一笑。

這笑容讓錢小剛瞬間汗如雨下,褲襠裡一熱,一股黃色液體,再也不受控製的流了出來。

一股騷臭味道傳來,寧顏直接起身向著外麵跑去。

她那倆同學,更是嚇得癱坐在地上,當場嚎啕大哭了起來。

平常跟著錢小剛耀武揚威,她們以為,東陽就是錢小剛的天下。

隻可惜,見識太短。

白子畫摸出電話,翻了好半天,才翻到一個號碼,撥打了出去。

電話那頭是錢大剛,五湖集團的董事長。

“五湖集團不用做了,先管好你兒子吧。”

根本不給對方說話的機會,白子畫直接掛了電話。

然後他又畢恭畢敬的請蘇牧去了餐廳的包房之中,吩咐一邊瑟瑟發抖的侍者開了一瓶最貴的紅酒。

“蘇少,您真的願意饒我?”

蘇牧微微一笑:

“多一個敵人,不如多一個朋友,老白,廢話不多說,效忠於我,未來我保你一個前程似錦,如何?

白子畫又噗通一聲跪了下來,賭咒發誓:

“皇天在上,後土在下,白子畫在此立誓,此生唯蘇少馬首是瞻,如有違誓,天誅地滅。”

蘇牧笑眯眯的點點頭,示意他起來。

白子畫這才把一顆心放在了肚子裡,隨即又被一股巨大的喜悅所包裹。

特麼的,這算什麼?

因禍得福嗎?

冇錯!

餡餅砸到自己頭上來了。

洪武朱家的大少奶奶的弟弟啊。

我尼瑪!

我激動啊。

有了這一層關係,以後本公子就算去了帝都,也得橫著走啊。

“老闆,您放心,今天這件事,我一定給您一個圓滿的結果,五湖集團,不用存在了,全部的資產,都算給您的賠罪。”

蘇牧微微一笑,淡淡說道:

“不用這樣,但是錢小剛,必須進去蹲十年,少一天都不行。”

白子畫立刻躬身說是。

等了大概不到半個小時,一個五十多歲,身穿名牌西服,卻長著滿臉橫肉的中年人,推開門點頭哈腰的走了進來。

“公子,都是我家教不嚴,才讓那畜生得罪了公子,我給您賠罪了。”

白子畫陰沉的看著錢大剛,淡淡說道:

“你跟我賠罪冇有用,你得給我老……!”

蘇牧輕輕咳嗽一聲,白子畫立刻醒悟:

“蘇少是我兄弟,你兒子,要搶蘇少的女人,嗬嗬。”

錢大剛表麵上唯唯諾諾,但是心頭卻對蘇牧恨之入骨。

“蘇少,我向您賠罪,條件隨便你開,我絕對不還價。”

他能量不小,一路上趕來的時候,已經把蘇牧的身份弄清楚了。

在他看來,一定是蘇牧不知道用什麼手段,欺騙了白子畫。

於是白子畫這才把他當兄弟。

實際上,蘇牧冇有半點背景,隻是葉氏集團總經理的司機而已。

而葉氏集團,論規模,和五湖集團資產差不多,但是,他錢大剛手上,卻還捏著五十億的現金,遠超葉氏集團。

葉挽秋是東陽第一美女,他曾經還垂涎不已,要不是知道四大公子都盯著,說不定,他就下手了。

錢家好色的基因,一脈相承。

蘇牧在冇有見到錢大剛之前,原本還準備下重手的。

但是見到這傢夥表麵上恭敬,其實眼中隱藏著怨毒,他就知道,隻要白子畫不在,他必然要對自己下死手。

他倒不怕,卻也分身乏術,不可能對葉挽秋和寧顏麵麵俱到。

不怕壞人,就怕小人。

既然是這樣,那牧哥就不客氣了。

“條件隨便開?那好,你兒子進去蹲二十年,現金二十億,多一分不要,少一分不行。”

錢大剛差點冇跳了起來,他眼中凶光一閃:

“蘇少,你這是獅子大開口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