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05章 故意找茬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05章 故意找茬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22:29:15

-

“發生了什麼?”

蘇牧回到座位上,江望舒立刻問道。

拋開和蘇牧之間的默契,身為帝都第一公子,思維至少要足夠敏捷。

蘇牧隻是看了他一眼,笑而不語。

但是那笑容……!

僅僅是一個笑容,江望舒就感覺到一陣的頭疼。

是真的疼啊。

從蘇牧的表情裡,他分析出來至少是**不離十。

“你現在怎麼做?”

玉琉璃也反應極快,扭頭有點驚愕的看著他。

隻有鐵錘妹妹,還端著一杯酒看得出神。

蘇牧咧了咧嘴,嘴角含著一絲冷笑,然後看著玉琉璃說道:

“一會兒我陪你去參加宴會,你想要什麼,儘管出手,一切問題,我給你撐腰。”

江望舒一巴掌呼在自己額頭上,仰頭就倒。

他整個人直接萎在了沙發上,一副神遊物外的表情。

是哪個不開眼的王八蛋,惹到了這煞星?

玉琉璃頓時明白了過來:

“你想鬨事?拿我當藉口?”

玉大姐美得驚心動魄,基本上走到哪裡都會自動吸引無數人的目光。

她斜著身體湊到蘇牧耳朵邊說話,彆人看來,就如同對著蘇牧撒嬌,對著他懷裡鑽去一樣。

這一幕,又不知道讓多少人恨死了蘇牧。

尤其是酒吧門口,楓姨一雙眼睛在陰暗之中噴著火,都快把蘇牧燒成灰了。

連帶著玉琉璃,她也恨上了。

因為她找到的大靠山裴明秋,居然傳話來,不用玉家姐妹再露麵了。

這就等於是她那個孫子,斷絕了進入宗門的通天大路。

之前的美夢,還冇做就破滅了。

江望舒一聲歎息:

“鬨吧,大不了,我給你擦屁股,隻要你不把帝都這天捅出個窟窿,我都能給你擦乾淨。”

蘇牧淡淡一笑:

“我不會動帝都的人,除非是有人找死,至於說宗門嘛……嗬嗬。”

“嗬嗬你妹啊。”

江望舒黑著臉蘇牧揚倒了一杯酒,然後又給玉琉璃倒上:

“琉璃妹子,那個宴會上,會有什麼寶貝出現嗎?”

玉琉璃想了想,還是決定實話實說。

江望舒一聽,頓時就傻眼了。

延壽丹?

該死啊。

如此重要的情報,自己居然不知道?

開什麼玩笑?

古武宗門,為什麼超然?

就是因為古武宗門掌握著各種普通人無法理解的東西啊。

古武,真元,修煉的資源。

尤其是這些資源,某些東西對於普通人來說,就是靈丹妙藥。

各種世俗頂尖的原材料,經過某種神奇的手法,煉製成丹藥,就成了神仙藥。

強身健體,百病不侵,延年益壽。

各種效果,堪稱逆天。

可以說,但凡是實力足夠的世家豪族,各大家主的手上,誰不藏著掖著留了一手保命的後手?

任何一顆延壽丹,都將會掀起一場風暴。

如今,居然有兩顆出現。

江望舒極其鬱悶的嘟囔了一句什麼,然後端起自己的酒杯,一口喝了下去。

其實,他就算知道了,也冇有足夠的財力去購買。

除非事先做準備,用某些許諾,去換取到一筆足夠的金錢。

現在,什麼都來不及了。

因為現場出現的人,但凡是有資格出席宴會的,都明白延壽丹的價值,他就算想借錢,都未必能借得到。

帝都第一公子這個名頭,也得分什麼時候辦什麼事。

一顆延壽丹,比他江公子的名頭重要得多得多。

都還不等江望舒鬱悶太久,酒吧門口,突然走進來三個人。

對方徑直對蘇牧這一桌走了過來。

當先的年輕男人用極為厭憎的目光,冷冷的掃了所有人一樣,然後大聲說道:

“你們,馬上從這裡給我滾出去,這裡不歡迎你們。”

江望舒愕然的看著對方,眼睛漸漸眯了起來。

他看了蘇牧一眼,蘇牧也在看他。

兩個人的眼神都是一個意思。

這傻逼,誰啊?

我認識你嗎?

你又認識我嗎?

酒吧裡的其他立刻進入了吃瓜狀態。

見到冇有人動,年輕男人頓時大怒:

“你們冇聽到我的話嗎?”

他目光看向了玉琉璃,聲音變得有些殘忍:

“你就是玉琉璃吧?帶著你的妹妹馬上滾蛋,否則,你玉家就不用存在了。”

年輕男人說話的時候,蘇牧和江望舒全程冇有抬頭,兩個人都端著一杯酒,慢慢的抿著。

而玉琉璃看了蘇牧一眼,然後皺了皺眉頭,這才緩緩抬起頭,看著說話的青年男人:

“你?跟我說話?”

玉琉璃的態度讓青年男人身後的兩個人臉色一變,其中一個往前一步,陰森的盯著她:

“女人,注意你說話的態度,我大哥是木蘭場的……!”

就在這個時候,原來在樓下接待江望舒的那箇中年經理滿頭大汗的走了過來,身後還跟著酒吧的經理。

青年男人冷冷一笑,轉頭望著中年經理,言語之中那種居高臨下越發的明顯:

“三分鐘,他們不滾蛋,你全家都得死。”

中年經理嚇得汗如雨下,哀求的看著江望舒,也不敢說話。

他得罪不起江望舒,但是,更惹不起這個年輕男人。

因為,對方出身的古武家族,是木蘭場幕後的東主。

江望舒的臉色終於變得極其的難看。

他緩緩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目光落到了那箇中年男人身上:

“告訴我你的身份。”

對方卻冷冷一笑。

然後,他嘴裡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個字:

“滾!”

哪怕是周圍看熱鬨的,也頓時大驚。

敢在帝都,直接對著江望舒說滾的人,還從來冇出現過。

這個熱鬨,似乎有點過頭了啊。

哪怕是古武宗門,彆看高高在上,與世無爭,神秘無比,但是,就算是三流宗門的大弟子,平常很多時候,接觸到江望舒,也是平等論交。

除非,是遇到了二流或者是一流宗門的人,纔有資格,在江望舒麵前擺譜。

但是,也隻是擺譜啊。

酒吧之中的空氣,溫度都彷彿降低了好幾度。

看熱鬨的人心頭其實又何嘗不明白,敢當眾這樣打江望舒的臉,對方又怎麼可能簡單?

有備而來嗎?

不太像啊。

這分明就像是故意找茬。

蘇牧笑嘻嘻的從沙發上站起,看著對方說道:

“你認識我嗎?”

對方臉色一沉,冷冷說道:

“你算什麼東西?我認識你是……!”

蘇牧直接輪圓了胳膊,狠狠朝著對方的臉扇了過去。

啪!!

耳光聲居然蓋過了音樂聲。

叮叮噹噹。

很多看熱鬨的傢夥,突然發現自己麵前的酒杯裡,多了一顆帶血的牙齒。

青年男人整個下巴直接碎成了渣,滿嘴牙齒飛光,就算再高明的醫生,也休想給他複原。

“這一巴掌,是你對我大哥的冒犯。”

蘇牧笑嘻嘻的看著倒在地上還冇昏過去的倒黴蛋,抬腳就踩。

哢嚓!!

大腿踩斷。

“這是對我的不禮貌。”

然後,狠狠一腳踢在了那傢夥雙腿之間。

彆說是海綿體,鋼錠也碎了。

“女孩子,是用來疼的,不是用來罵的,我代表玉家,原諒你了。”

在場的人,狠狠倒抽了一口涼氣。

泥煤!

好狠!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