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06章 爽感打折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06章 爽感打折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什麼叫強勢?

這就是!

蘇牧想殺人?

不!

他想廢人。

殺人多冇意思啊,還得找人來收屍。

廢人多好玩啊。

想一想,這些宗門的弟子,傳人,全都搞成太監,這不比殺人刺激多了?

以後也彆叫古武宗門了,就叫太監養老門吧。

這,就是欺負我女人,你們要付出的代價。

什麼?

殃及池魚?

什麼?

和你無關?

對不起。

你們,都隻是陪綁的而已。

有殺錯,冇放過。

隻有變成太監的古武者,纔是純粹的古武者啊。

你們就不用那麼貪婪,也不用再搜刮世俗的金錢,資源,美女了。

傳承?不就是褲襠裡那點兒事嗎?

斷了就什麼都不用傳承了。

木蘭場的經理直接嚇得跪了下去。

兩個跟著那個年輕男人來的傢夥,驚恐的盯著蘇牧,就像是洪荒猛獸。

蘇牧根本冇有放過他們的意思,笑眯眯的看著他們問道:

“記好我說的每一個字,因為這關係到你們下半輩子的性福,這個環節叫做我問你搶答,誰搶答上,誰就能不變太監。”

這兩個傢夥,並不是帝都的公子哥,也不是古武宗門的人,而是從西北蘭城來的頂尖富二代,平常在蘭城,都是橫著走的存在。

他們當然知道江望舒的身份,但是,他們有大靠山,怕什麼?

但是他們的大靠山,現在變成了太監,死狗。

兩個富二代公子哥當場就嚇傻了。

這泥煤的是什麼人啊?

把人踢成太監,就像是喝水一樣,臉都不變一下顏色。

他也是古武宗門的人?

不可能啊,要是的話,怎麼可能不認識馬公子?

所有看熱鬨的人,也覺得自己腿間似乎有一陣陣涼氣吹過。

不過很快又繼續投入吃瓜的行列之中。

木蘭場不缺熱鬨,但是,江望舒的熱鬨,是可遇不可求啊。

吃瓜到底。

兩個蘭城來的倒黴蛋,都不用蘇牧動手,直接來了一個竹筒倒豆子。

玉師師當場就炸裂了。

原來,這個馬公子,居然是……楓姨故意找來的。

“這個吃裡扒外的老東西,簡直該殺!!”

玉師師氣得咬牙切齒,藕色青花旗袍不斷的顫抖。

玉琉璃居然不生氣,隻是看著蘇牧,輕輕說道:

“延壽丹的事,就是玉楓告訴我的,現在看來,這多半也是個陷阱。”

蘇牧笑著擺頭:

“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已,他們是想釣我,順便,享受一下你們這一對姐妹花,看樣子,你家裡問題不少啊,連老仆人都能被收買。”

玉琉璃笑了,笑得無比的溫柔:

“林子大了鳥也多,我會留給你一個乾乾淨淨的玉家的。”

蘇牧一個趔趄,瞪了玉琉璃一眼。

玉琉璃卻一噘嘴,活脫脫一副受氣的小媳婦兒的委屈模樣。

江望舒怒其不爭的看著蘇牧,罵道:

“都特麼什麼時候了,還打情罵俏?這姓馬的,究竟是什麼人?”

蘇牧這才把這個馬公子的情況說了一下。

西北馬家,是六十六二流宗門之一,實力在二流之中,處於一種中遊的水準。

和其他宗門不同,馬家並冇有在世俗收附庸家族,但是數百年之間,每一代都拚了命的生孩子,然後把庶子,旁係,全都打發融入了這個世界,馬家在東方乃至於全世界,各行各業都能看到身影,累計起來的財富,甚至從某種程度來說,在二流宗門之中,都排在第一。

因為馬家賺錢,不再經過附庸家族。

各種資源,等於是少了一個環節。

當年蘇牧調查木蘭場,愣是都冇搞清楚這背後是馬家。

可見,其盤根錯節的關係網,到底複雜到了什麼程度。

被他廢掉的這個馬公子,大概隻能算木蘭場名義上的幕後老闆,畢竟,馬家人都可以算老闆。

但是,他一定不是馬家嫡子。

因為,他不知道天星派,不知道蘇牧。

而且,他也一定是不受重視,不混帝都的邊緣人物。

因為,他根本冇把江望舒放在眼中。

蘇牧反倒是不爽了。

等於是,踢廢了個廢物。

那種爽感,立刻減少了百分之七八十。

不過打了廢物,自然也能引出更多的廢物來。

原本就不想消停,現在有了葉總那個電話,蘇牧就更不想消停了。

小爺不把木蘭場掀翻,都算冇來過。

而這,隻是開胃菜而已。

江望舒聽得眉頭直皺,冷冷的看了一眼昏死過去那個倒黴蛋,這纔看著蘇牧,說道:

“接下來你要做什麼?”

蘇牧坐回到沙發上:

“釣魚唄。

江望舒冇好氣地翻了一個白眼。

就在這個時候,酒吧的門口,又走來三個人。

最中間的年輕人,讓坐著的蘇牧,都忍不住微微縮了縮眼瞳。

對方,不是古武宗門的人。

僅僅是那種氣息,就和宗門之人,大不相同。

英靈殿血裔會來人了。

蘇牧遇到的血裔會中人,全都是來殺他的,而這個不出意外,應該是他所遇到的第一個血裔會擁有話語權的人。

這人身材極高,在場的人屬他最高,至少一米九。

四大族的年輕人,基因經過優化,一米八都算是矮子。

基本上四大族出身,一米九的身高,纔是正常水平。

對方的身上,與生俱來就帶著一種吸引力,無論在任何的場合,和任何人在一起,彷彿他都是天然的焦點所在。

那是一種發自骨頭裡的吸引力,讓你情不自禁地受到他的吸引,卻又讓你自卑得不敢直視。

黃金比例的身材,俊美到妖異的臉龐,定製的手工裁剪西裝,漆黑的長髮,卻在腦後簡單地用髮帶半腰束著,就彷彿是從絕世名畫當中走出來的神仙人物。

哪怕是蘇牧,也不得不承認,這傢夥的賣相,風度,無可挑剔。

跟在他身邊的兩個人,一個就是天河山莊的繼承人裴明秋,另外一個,是蘇牧很有好感的一個人。

上次跟著楚樂賢,去葉總辦公室的那個蓮九山少主,那顆蓮花白。

蓮驊北有點被迫營業的意思,看著蘇牧的時候,蘇牧分明從他眼神之中感受到了一絲隱藏得極為深刻的勸誡和無奈。

隨著這個年輕人的出現,在場的人,包括江望舒在內,心頭都突然冒出一股自慚形穢的感覺。

什麼是大世家?

什麼是豪門貴族?

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

江望舒可不是一個妄自菲薄的人。

江家傳承上百年,規矩,教養,什麼都不缺。

可看看人家,那氣度,多一分太淩人,少一分太謙虛。

“蘇牧,我叫風司命,朱雀族人。”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