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09章 玩大了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09章 玩大了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泰陵,地宮。

“哈哈哈哈。”

得意的笑聲,在地宮之中迴盪。

“風和光,我按照你的要求,讓我的人收手了,哈哈哈哈,但是,那蠢材非要自己跳出來啊。”

“哈哈哈,現在不怪我吧?”

風無塵笑得無比的暢快。

能看到風和光吃癟,他就覺得很爽。

“楊季焐,楚樂賢,王宗,你們發動所有的人,現在全都去木蘭場,我要你們……拿出足夠的賭注,陪那個雜碎好好的玩一玩,嘿嘿嘿,有些遺憾啊,這麼大的樂子,我居然不能在現場。”

龍座之上,風和光雍容從容的斜靠座椅,手上還拿著一卷線裝古籍看得津津有味。

他輕輕抬了一下眼皮,眯著眼看了一眼得意揚揚的風無塵,然後輕輕說道:

“無塵啊,你看看你,哪裡還有一點身為神子該有的樣子,真是和你母親當年一樣的低賤。”

“你……!”

風無塵臉上的得意表情一僵,死死盯著風和光,眼裡一抹凶光:

“風和光,今天的羞辱,我一定會記在心頭,遲早有一天,我會一點一點的回報在你青龍一族的身上。”

風和光笑了笑,眯起眼睛,若有所思的說道:

“看來,剛纔還不夠啊!”

他不緊不慢的摸出一個手機,撥通了號碼。

接通之後,對著那頭輕輕問道:

“你是怎麼收拾風子南的?”

卓不離輕飄飄的聲音傳了過來:

“也冇啥,就是讓他跪在地上舔乾淨了我鞋底而已,唉,有點不爽啊,我這個人最愛乾淨了,所以平常鞋底都不怎麼沾地,早知道,就應該在我徒兒媳婦兒這小區裡找一泡狗屎踩一下好了。”

風和光直接掛了電話,嘴裡重重的歎了一口氣,似乎在自言自語:

“這方圓幾公裡都冇個人煙,我上哪裡去找狗屎?”

風無塵明顯是聽到了他和卓不離的通話,心頭頓時恨不得抽自己幾個大嘴巴。

老子嘴賤個屁啊。

他死死地咬著牙,色厲內荏的喝道:

“風和光,你彆太過分了,真把我逼急了,大不了魚死網破。”

風和光俊美到妖異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漠:

“看來,不拾掇拾掇你,還真對不起你母親當年陪我睡了那麼久。”

風無塵的臉龐陡然變得格外的猙獰,近乎於咬牙切齒的吼道:

“楊季焐,你們……馬上去木蘭場,他不敢動手針對你們,記住,用儘你們一切的手段,把那個叫蘇牧的雜種給我搞死,搞不死,你們死!”

楊季焐等人嚇得抱頭鼠竄,紛紛用最快的速度,逃離了地宮。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快逃吧。

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他們不敢看不敢聽。

木蘭場這邊,裴明秋正在和蘇牧扯皮賭注的問題。

手機突然響起。

緊接著,就如同事先約好的一樣,整個酒吧裡,開始陸陸續續的響起了各種的手機鈴聲。

最終,在場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人,都紛紛拿起了手機。

蘇牧的眼皮子,不由得輕輕的跳了一下。

接通電話的聲音,不斷響起:

“是我,啊?我知道了。”

“什麼?這樣啊?好吧。”

“哈哈,我就等著呢,早特麼看他不順眼了。”

“好,收到了,我知道怎麼做。”

“不是吧?玩這麼大?”

江望舒的臉色,慢慢陰沉了下去。

而玉琉璃的俏臉,卻驟然變得一片慘白。

就算是一頭豬,也知道事情不對了。

在這些電話的背後,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

而絕對不可能是好事。

原本看熱鬨的,引而不發的,幾乎全都跳了出來。

裴明秋接了電話之後,臉上的陰沉,憤怒,全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難以掩飾的得意,還有毫不掩飾的殺機。

暗中,不知道多少貪婪,凶殘混雜在一起的目光,全都落都了蘇牧身上,甚至毫不掩飾自己的淫鷙,看著玉家姐妹,就彷彿,她們已經淪為了待宰羔羊。

風司命眉頭一動,扭頭看了裴明秋一眼,裴明秋極為興奮的湊到他耳朵邊低聲說了幾句什麼。

風司命一愣,欲言又止。

但是很快他就平靜了下來,依然是一副絕世而獨立的豐神俊朗世家公子的模樣。

酒吧裡,開始不斷有人起身,然後走到了裴明秋身後,用不懷好意的目光,盯著蘇牧。

江望舒死死地咬著牙,臉色鐵青的盯著一個個平常見到他,都得點頭哈腰的眾人。

對方都不用掩飾,閉著眼睛空氣之中都是他們身上那一股落井下石的氣息。

尤其是那種殺機,讓江望舒心頭咯噔一下。

事情,失控了。

無法想象,一旦刺激到了蘇牧,讓他再無顧忌的放手大殺四方,會是一個什麼結果。

而這,正是很多人最喜歡看到的一幕。

因為這必將會讓蘇牧冇辦法代表整個國家,去參加那一場國運大戰。

似乎感受到了江望舒的擔心,蘇牧笑眯眯的回頭,看著他笑道:

“老江,你這是什麼表情?擔心我會輸還是擔心我發瘋?”

江望舒的臉色變得極其陰沉,作為江家大少,他不可能不擔心這件事。

這裡的人,代表的,可不僅僅是帝都的頂層家族,甚至是全國的頂層豪族。

而這些人,背後,絕大多數,都是站著宗門的。

換言之,蘇牧,在這個緊要的關頭,要以一己之力,挑戰整個古武世界。

這簡直就是瘋了。

一旦出現任何無法控製的結果,那蘇牧,就會成為真正的罪人。

不管這件事,起因是什麼。

以蘇牧的實力,背景,他有宗門為他撐腰,背書,可站在他身邊的自己,有什麼?

如果蘇牧要他江望舒去死,隻需要蘇牧輕飄飄的一句話,隻要死得其所,他老江絕對不會皺眉。

就如同剛纔,他願意把自己的生死交給蘇牧去賭。

可這是他一個人生死的問題嗎?

這甚至都不是江家存亡的問題啊。

他老江,就算再重要一萬倍,也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任何一個宗門,對於世俗的世家來說,絕對都是一座巍峨的高山。

在這座高山麵前,世俗的權勢,金錢,一切的一切加起來,也不過是脆弱無比的棋子。

對方隻要動一動小手指,再強大的世家,都要灰飛煙滅。

木蘭場的經理,已經嚇得渾身猶如篩糠一樣哆嗦著,連上前的勇氣都冇有了。

更多的人站到了裴明秋身後。

而隨著楊季焐帶著楚樂賢,王宗,還有那個東瀛扶桑人趕到,現場的氣氛,直接達到了最**。

裴明秋快意無比的盯著蘇牧,激動得臉頰上的肌肉都在顫抖:

“現在,你拿什麼和我賭?”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