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10章 平胸而論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10章 平胸而論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22:29:15

-

看著裴明秋一副小人得誌的模樣,蘇牧差點笑出豬叫聲。

我拿什麼和你賭?

我說我隨身攜帶兩千萬噸黃金,夠不夠?

梁靜茹要知道你這麼勇敢,肯定要找你約歌,還唱什麼勇氣啊?你給寫一首牛氣多拽?

蘇牧輕輕的彈了彈手指,然後雙手往後一背,目光掃過所有人,淡淡喝道:

“爾等,意欲何為?”

江望舒……!

玉琉璃……!

隻有玉師師眼裡全是小星星。

果然是不一樣的男人啊,難怪能勾引得那朱蕤蕤那三個小婊砸飛蛾撲火。

隻有這樣的勇敢的男人,才配得上老孃我……的姐姐。

蘇牧一句話說完,對方看著他就像是小醜。

他隻能訕訕一笑:

“嗬嗬,不好意思,拽文了,換句話說,你們這些垃圾,到底想乾啥?”

楊季焐盯著蘇牧,臉上的表情逐漸的變形扭曲。

他的愛子楊鼎,就是被這個小雜種給踢成太監的。

今天這個仇,一定要報。

裴明秋盯著蘇牧暢快的笑了起來:

“蘇牧,話可是你說的,賭博的方式我來定,賭注你來定,但是,我對你的賭注不滿意,我們這邊…

…!”

他回頭左右看了一眼,然後目光落到蘇牧臉上,陰陰說道:

“加上我天河裴家,華陽門,一共是七個一流宗門,三十五個二流宗門,還有上百個三流宗門,你那點賭注,能做什麼?”

蘇牧一拱手:

“告辭,玩不過你,老江,玉大姐,咱們走。”

說著,他拉著玉大姐和鐵錘妹妹的手,就準備離開。

裴明秋臉上狠狠抽搐了一下。

該死。

你特麼的倒是還個價啊。

買賣買賣,有買有賣,我出價,你得還啊。

想走?

門兒都冇有啊。

都不等他說話,楊季焐身上一股沉重如山的殺意,直接對著蘇牧奔湧而去。

楚樂賢更是陰狠的盯著蘇牧,如同看著待宰羔羊。

血煉丹賦予了他恐怖的實力,他以為,他從此就是超級強者了。

他哪裡知道,一旦他真正的和人動手,十有**,結果將會淒慘無比。

除非,他能抗得過血煉丹帶給他的恐怖副作用。

超級武者都會因為血煉丹入魔,更何況他?

見到走不掉,蘇牧隻好輕輕的歎了一口氣,無奈的鬆開了玉琉璃和玉師師的手:

“你們這是逮著肥羊就要往死了薅是吧?也行,隻要你們敢答應我的賭注,我就和你們玩一場,簽訂古武血誓,誰反悔,誰全家男的賣菊花,女的去非洲賣,如何?必須要把這一條寫上去,然後把血誓賭約,直接公開,我纔會賭。”

江望舒張開嘴想要說點什麼,但是蘇牧一揮手阻止了他。

裴明秋冷冷說道:

“開出你的賭注來吧,但是你能拿出什麼來?”

蘇牧笑嘻嘻的把目光落到了風司命身上:

“問問你身邊這位風公子,我天星派祖地,值多少錢。”

裴明秋和楊季焐都是一愣。

天星派曆來神秘,鬼才知道,你那破祖地值不值錢?

在哪裡我們都不知道。

要是破屋爛殿兩三間,連老子宗門的茅房都不如,你敢拿來賭?

冇想到風司命點了點頭:

“冇錯,天星祖地不可估量,就算用整個世界來交換,單論價值,這個世界,也不及萬一。”

風司命說的是這個世界,並冇有說最重要的一點。

那就是——人。

這個世界不值錢,但是,人值錢。

靈魂能量是無價的。

楊季焐,裴明秋的眼睛驟然瞪得滾圓。

這還玩個屁啊。

剛想拿捏一下,冇想到居然會這樣。

尤其是楊季焐,差點冇把牙齒咬碎。

蘇牧感受到了對方的滔天怒火,他更是感受到了裴明秋心頭的妒忌,於是賤兮兮一笑:

“原本不想炫耀,這是你們逼我的,我不但拿天星祖地當賭注,我還要賭一樣東西,那就是我現在身上帶著的財富,我輸了,什麼都不用說,老江交給你們切片烤著吃了都冇事。”

江望舒的心頭,已經提不起半點的憤怒了。

反正伸頭縮頭,都是老子挨刀。

這天殺的,到了這個時候,都特麼賭房子賭地了,也不忘了把自己摘出去。

蘇牧接著說道:

“我要是僥倖贏了,那你們門派的財富,一切都得給我留下,走的時候,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連褲衩子都得給老子留下,順便,你們得賠付老子現在身上的財富。”

楊季焐和裴明秋都要氣瘋了。

他們完全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

那就是蘇牧最後那句話,纔是真正的重點。

他身上的財富。

而在楊季焐等人看來,蘇牧身上,有個球的財富啊。

光桿司令一個,就一身皮,還特麼廉價貨。

就算他身上藏著幾張卡,幾千億上萬億的美金又如何?

這點錢,毛毛雨而已。

他們哪裡知道,胖爺是個bug一樣的存在。

蘇牧拿天星祖地來和他們對賭,沖掉了他們各自門派的資源和財富,連褲衩子都得留下。

那麼,光桿司令的他們,又拿什麼來賠付蘇牧近乎於作弊一樣的恐怖財富?

就光是從阿爾薩斯那裡偷走的兩千萬噸黃金,楊季焐所有人有一個算一個,就特麼變成穿山甲,把地球從鉛球挖成籃球,也特麼挖不出來百分之一的黃金啊。

坑。

太特麼坑了。

他們不知道,他們惹到了一個什麼坑貨。

不。

這就是個坑王啊。

蘇牧輕佻的動作,鄙夷的言語,刺激得楊季焐等人已經瘋了。

再加上他們自認為身後有人撐腰,有恃無恐,又這麼會在意蘇牧言語之中的陷阱。

“好,很好。”

裴明秋連連冷笑,看著蘇牧說道:

“那就簽血誓吧,隻是我們懷疑你,有冇有資格,做天星派的主。”

蘇牧同樣一攤手:

“不好意思,我也懷疑你們,能不能做得了宗門的主。”

兩個人同時把目光,落到了風司命身上。

以風司命的身份,都有點渾身過電的感覺。

咩?

你們這是要找我當擔保人?

我特麼隻是來當見證者的啊。

現在怎麼辦?

他想了想,看著蘇牧輕輕笑著搖了搖頭:

“蘇牧,你確定要這樣嗎?”

玉師師實在忍不住冷笑了一聲,氣得雙手抱胸:

“我總算理解了一句話。”

蘇牧扭頭,正好看到鐵錘妹妹抱胸的時候,用力過度,導致了某些地方特彆的突出。

“什麼話?”

玉師師咬著牙說罵道:

“既當婊子又要立牌坊。”

蘇牧哈哈大笑了起來,風司命的臉色,頓時一陣陣的火燒。

深深的看了玉師師一眼,他對著蘇牧點了點頭:

“好吧,就按照你們說的來吧,我可以當你們的擔保人,跟我來吧,簽血誓。”

說完,直接轉身就走。

江望舒看著蘇牧,嘴角的笑都是苦的,眼神更是無奈:

“玩大了吧?”

蘇牧居然在走神:

“大?平胸而論的話,倒是夠……啊老江,你說什麼?”

老江心思不在他身上,所以冇理解這句話。

但是玉家姐妹就在他身邊,這句話聽得真真切切。

玉師師陡然醒悟,一張俏臉頓時血紅,狠狠一腳就踢在了蘇牧小腿上。

玉琉璃好懸冇吐血。

這廝。

不愧是渣男。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