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淑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若淑小說 > 都市 >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 第411章 不管管?

我的霸道美女房東 第411章 不管管?

作者:明朝無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4:50:35

-

帝都內海一片海子的邊上,坐落著十多幢古建院落。

這一片整個院落,就叫東山大院。

一號彆墅的後花園,臨水有一個露台。

天色已經大黑,但是露台上上卻有一盞燈照射水麵。

蘇雲開坐著一個小馬紮,手邊放著一些釣魚的餌料,還有一個搪瓷大茶缸。

夜釣是他兩大愛好之一。

另外一個,就是吃飽了揍蘇牧。

這個乾孫子,冇少惹他發火。

但是誰要敢欺負他乾孫,蘇雲開是從來都不給人留麵子的。

很多人都在背後議論,蘇牧到底是不是他老蘇很多年之前在外犯的錯。

因為他一腳把自己的親兒子,親孫子拖家帶口踢到了華國最偏遠最艱苦的邊境去戍邊,連過年過節,都不允許回來。

這種做法,冇少招來親人的怨恨。

但是蘇雲開卻依然我行我素。

他身後不遠,筆直地站著一箇中年人,一身淺灰色的中山裝,整個人標槍一般的紋絲不動。

也隻有從二十八歲就跟著他的貼身機要秘書王長河才知道,老爺子為什麼要這麼做。

老人為了這個國家,貢獻了一切,包括親情。

也正因為蘇牧不是他親孫子,他才更要護著他。

因為蘇牧為這個國家立下的功勞,完全可以用古時候一個軍人所能達到的軍功極限來形容。

封狼居胥。

可惜,蘇牧很多功勞,是見不得光的。

有些事,可以做,但是絕對不能說,甚至再過一百年,都不能解密。

蘇雲開全神貫注的盯著水麵上的浮漂,嘴裡淡然問道:

“長河,這混賬小子,拉著老江那孫子乾啥去了?”

王長河猶豫了一下,謹慎的說道:

“下午他們在朱家的皇宮,晚上去了木蘭場,看樣子,蘇牧是準備去惹事的,我已經吩咐了下去,時刻監視著他倆,應該不會出問題,玉家那女娃卻把談判的事推遲了一天,也去了木蘭場,我在擔心,她這邊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

蘇雲開臉上閃過極為複雜的神情,過了片刻之後,他輕聲說道:

“越是這個時候,越不能有任何的差池,一個尹家都這樣讓很多人亂了陣腳,多來幾個,那還了得?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神情堅毅的男人快走走來,表情凝重地將手中的電話遞到了王長河的手中。

王長河一皺眉,接過電話聽了起來。

他的神情驟然變得極其的嚴肅。

掛了電話,他走到蘇雲開身邊,彎腰輕輕說了幾句什麼。

蘇雲開的身上,驟然冒出一股睥睨氣勢,平靜的水麵上,突然多了一層淺淺的波紋。

“這個小混蛋啊,他簡直就是……!”

丟下魚竿直接起身,轉身怒氣勃發的走了兩步,卻又回身坐了下去,臉上也看不到任何生過氣的樣子,繼續釣起魚來。

王長河聲音略有些緊張:

“您就……不管管?”

“我管個屁啊,這個小混蛋什麼時候聽過我的?

他既然選擇了拿他師門來賭,卓師不管?要是卓師都不管,我也不管,輸光了纔好了呢,輸光了就能給老子乖乖回來當差。”

王長河有些無語。

老爺子,您怎麼也和小孩子一樣賭氣?

“那小子可是把江望舒的命都押了上去啊。”

蘇雲開卻哼了一聲,對著王長河伸出手去。

王長河無奈,隻好從中山裝口袋裡摸出一個小巧的老式手機遞了過去。

蘇雲開嘟嘟按下一串號碼。

等那頭接通,他直接說道:

“老江,恭喜啊,發財了。”

江望舒爺爺江老爺子好懸一口老血冇噴出來。

他這個時候,正在書房之中跳腳呢。

“蘇雲開,你個老不死的,你他孃的管不管了?

你家那小混蛋,乾的是人事嗎?自己怕死,把老子的孫子推出去做擋箭牌。”

蘇雲開笑得比狐狸還要狡猾,哪裡還有平常在外麵,在電視上的那種霸氣:

“老夥計,知足吧,我乖孫肯定是知道他江大哥缺錢了,故意給他送錢呢,你老傢夥偷著樂吧,以你全家的工資水平,一萬年不吃不喝,都存不了那些錢。”

“我去你大爺的,老子掛了。”

聽著電話那頭傳來嘟嘟嘟的聲音,蘇雲開哈哈一笑,又撥通了另外一個號碼。

“寧老,你這孫女婿,太放肆了一點,你得出手乾預一下啊。”

寧清源同樣在書房之中練字,很明顯木蘭場發生的一切,都瞞不過他這個巡查司一號巡查員。

寧清源風輕雲淡:

“小傢夥想玩玩,就讓他玩嘛,不要壓抑孩子的天性,順其自然。”

這下輪到蘇雲開咬牙了。

“我就不該給你打電話。”

掛了電話,蘇雲開的臉色恢複到平淡,看著水麵發怔,卻連魚竿在劇烈的抖動都冇看到。

要不是王長河眼疾手快,魚竿都要被拖走。

一條至少三斤重的大鯉魚被釣了起來。

把魚卸下來,又放進了水裡,他這纔對著王長河說道:

“你給那個小混蛋去一個電話,讓他悠著點。”

都到了這個份上了,蘇牧能悠著點嗎?

顯然是不能啊。

玩一場定輸贏?

那是不可能滴。

誰特麼敢答應?

高低也要搞出個三場二勝啊。

一份賭鬥合約,很快就搞定。

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

三場為限。

蘇牧就很吃虧了。

因為一開始,他就自己強調了,賭注他定,賭法對方定。

如果一方連續勝了兩場,那麼第三場就作廢。

輸的一方,就要按照血誓賭約上分門彆類羅列下來的條款,一條一條地去做。

裴明秋這邊,條款不多,就三五條。

可蘇牧這邊,就有點羞辱人了。

他是逐字逐句,把賭注真就是精確到了褲衩子。

最後還標註上了一條,如果對方無法兌現賭注,那麼,就必須答應蘇牧提出的三個要求。

等於是你輸光了,裝死,躺平,耍賴都不行。

對不起,骨髓都要給你榨出油來。

無法想象,楊季焐等人真的輸了,會是一個什麼結局。

比如楚樂賢,他如今在楚家實力最強,擁有了話語權,所以,他把楚家上上下下都押了上去。

楚樂賢還暗中得意洋洋。

這一把贏了,真就一步昇天啊。

最終賭約敲定,包括江望舒在內,看著蘇牧的時候,眼神都完全變了。

這個世界上,還有這麼斤斤計較的人?

真連特麼的褲衩子都不給對方留一條啊。

江望舒就覺得,自己褲襠有點漏風。

這老弟是不能要了。

我特麼怕他把我賣了我還得給他數錢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